第九十章 波澜涌动 - 天骄战纪

第九十章 波澜涌动

距离府试只剩下五天,林寻依旧像以往那般修炼,白天磨练武道,晚上则淬炼灵力、神魂和灵纹一道。 他并没有因为府试即将来临而改变和调整生活的节奏,显得颇为从容和平静。 而夏至从受到重伤苏醒之后,也和往常一样白天睡觉,晚上则独自离开,林寻不用猜就知道,小丫头每次晚上只要出去,这平民区中必然会有一个黑道帮派遭殃。 总的来说,四十九号院和以往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不过在东临城中,最近几天却有许多大事发生,轰动全城。 首先就是姚拓海这位威名如日中天的大人物,如今已驾临东临城中,即将担任主考官一职,主持即将来临的府试考核。 因为姚拓海的来临,让得参与此次府试的修者数量一下子暴涨许多,考核还没开始,报名人数已突破了八千人! 这其中只有一半左右属于东临城本地修者,而另一半则是从其他城市赶来的修者,皆都是慕姚拓海之名而来。 因为这件事,让得东临城一下子变得比往日更加热闹,街头巷尾几乎都在议论,姚拓海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同时,帝国西疆铁血军的成员,护卫一位神秘少年抵达东临城的消息,让得原本就︽声四起的东临城中又掀起一片轩然大波。 铁血军! 这可是一支名震帝国的精锐军团,隶属于帝国军部“铁血王”宁不归麾下! 宁不归是帝国中一位传奇强者,铁血军则是帝国大军中的一支传奇军队,而今却有一支铁血军成员组成的队伍,护送一名少年前来东临城,可想而知会引起何等大的轰动。 铁血军成员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护送那少年前来,又是为了什么? 所有人都在猜测,在议论,但却没有人能够给予一个准确答案。 就连消息灵通的东临城各大势力,也都对此感到一头雾水,有些不知所措。 姚拓海来了,要亲自主持东临城的府试考核,但谁都知道姚拓海真正的目的肯定不会如此简单。 铁血卫来了,还护送了一名少年抵达,就更让人无法看出,他们又是要做什么。 这一切都让东临城局势覆盖了一层扑朔迷离的色彩,也让东临城气氛变得诡谲起来。 …… 石鼎斋。 幕晚苏怔怔出神,一对黛眉不知何时已紧紧锁起,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在她手中,有一道数个时辰前送来的加急情报,情报是从帝都紫禁城的石鼎斋总部传来,可情报上只有语焉不详的一行话 “近日将有大人物抵达东临城,切记要小心行事!” 就因为这句话,让幕晚苏变得心神不宁起来,这位大人物究竟是谁?为何能够惊动帝都紫禁城中的石鼎斋总部,不惜发出这样一个加急情报? 甚至这个情报中,连那位大人物的名讳都不敢标注出来? 直觉告诉幕晚苏,这件事很不简单! 她想起了突然出现在东临城,欲要亲自主持府试考核的姚拓海,也想起了那一个被铁血卫护送抵达东临城的少年。 难道……他们都是为了这位“大人物”而来? 意识到这点,幕晚苏不禁暗吸一口冷气,姚拓海的身份已厉害之极,整个帝国西南行省中,能够和姚拓海并驾齐驱的也只有大都督柳武钧。 而那被铁血卫送来的少年,身份只怕更不寻常了,那铁血卫可是属于铁血卫宁不归麾下的虎狼之师!这少年却能够得到铁血卫护送,身份岂能简单了? 若是他们都是为了那位“大人物”而来,由此就可以推测出,那位“大人物”的身份何其恐怖吓人了。 而就是这样一位大人物,为何要来东临城? 幕晚苏越想,心神就越是不安宁,第一次感觉有些看不透东临城局势了。 …… 四天后的清晨。 林寻吃过早饭,并没有再修炼,他感受到自己的体魄修为再一次遇到了瓶颈,打算前往东临炼武堂中,具体测试一下自己的体魄力量究竟达到什么程度了。 离开平民区,走进那繁华的大街上,林寻清楚感受到,相较于以往,东临城变得愈发热闹了,到处可见修者的身影,到处都在议论有关府试考核的话题。 因为明天一早,这一次的府试就将在东临学院中拉开帷幕! 对于府试,林寻并不担心什么,他已做好了准备,剩下的就只有去等待考核开始。 没多久,林寻来到了东临炼武堂,交纳了十块银币之后,被一名小厮恭恭顺顺的领进了“炼武室”中。 这炼武室内空间极大,宛如一个小型练武场,其内分布着许多铜皮傀儡。 所谓铜皮傀儡,归根究底就是一种融入机关术的灵器,傀儡身躯由坚硬的灵材矿石浇筑而成,最后再由灵纹师在傀儡内部篆刻出独特的灵纹图案,便可以通过傀儡内部的机关和灵力源,让傀儡自主行动起来。 一些厉害的铜皮傀儡,甚至可以像真正的修者般进行战斗! 不过东临炼武堂中的铜皮傀儡只是普通货色,只能进行简单的一些行动,它们最大的作用就是测验修者的武道力量。 …… 在林寻进入东临炼武堂的同时,距离东临城数千里之外的三千大山深处,这里群山莽莽,云海蒸腾,人迹罕至。 忽然,那碧蓝的天穹下,出现一支奇特的队伍。 队伍前方,是一群身穿帝国宫廷礼服的男子,只是他们身上的礼服颜色并非淡紫色,而是一种如黑夜般深沉的黑色。 这些男子一共十六人,分成两列在前边带路,仪态肃穆庄重,即便在天空云端中行走,也保持着一种近乎苛刻般的整齐姿势。 他们脚下仿佛踩的不是虚空流云,而是平坦坚实的大道,每一步踏出,每一个行走的细小动作,皆都保持着一种独有的节奏,整整齐齐,如出一辙! 能够在天空中飞遁的,只有灵海境修者,但并不是所有的灵海境修者,皆都能保持在云中踏步而行的力量。 即便能够在云中踏步而行,也不见得能像这十六个身穿黑色宫廷礼服的男子那般,所有人保持着同样的步调和精准如标尺的速度! 可就是这样十六位明显修为早已臻至灵海境,拥有着恐怖力量的男子,此刻却仅仅只是一队开路者的角色罢了。 因为在他们后方,还跟随着一辆马车。 马车通体黑色,也不知由何种材质铸就,表面篆刻着繁密若瀚海的晦涩灵纹图案,在碧蓝天穹下泛着一层若永夜般的黑暗幽邃气息。 拉动马车的是六匹黑马,它们眼瞳幽碧,宛如鬼火,头颅上生着一支独角,像极了传说中的独角兽,只是独角兽是白色的,而这六匹黑马则是纯黑之色,反而像是从地狱中跑出来的幽冥鬼马! 莽莽群山之上,碧蓝天穹之下,忽然出现一支身穿黑色宫廷礼服的队伍和一辆宛若永夜般深邃的黑色马车,这样一幕,着实触目惊心,宛如虚幻般不真实。 唳! 蓦地天穹极远处,响起一声嘹亮啼鸣,震荡云霄,仅仅瞬间,一抹黑影瞬息冲来,来到了那一辆马车之畔。 这是一头黑色怪鸟,生着四爪,羽翼漆黑若铁,眼眸如金,体型看似纤小,却散发出一股可怕的凶厉之气。 然而仅仅一瞬,砰的一声,就见这头黑色怪鸟,竟陡然炸开,幻化为了一名体形峻拔修长、穿着一袭黑色宫廷礼服,长发梳理得一丝不乱的老者! “小姐,老奴已搜寻了许久,并没有找到一丝线索,应该是有人故意毁掉了一切痕迹,我们来的太迟了。” 老者微微躬身,声音醇厚,仪态举止彬彬有礼,完美的无可挑剔。 “嗯。” 黑色马车中,传出一道充盈着独特磁性的沙哑女音,“早在意料之中,对于当年的事情,他们能隐忍到现在才动手,已经很让我意外。” 老者默然不语。 半响,黑色马车中的沙哑磁性声音再次响起:“天祭祀曾说,这三千大山中有绝世重宝降临,你可听说了?” 老者躬身道:“听说了,据说小剑君谢玉堂已证实此事并不存在。” “哦,是紫禁城乌衣巷谢家的那个小家伙?” “正是。” “此子倒也算有气运之辈。” 说到这,那沙哑磁性声音忽然顿住,旋即就看见,那黑色马车一侧的窗帘掀开,伸出一只白皙美丽的玉手。 这只手精致、纤长,莹白无暇,线条无可挑剔的尾指上,戴着一枚镶嵌着一颗奇异黑色宝石的戒指,仿佛是一只睁开的黑色竖目,令人不寒而栗。 这只美丽的手指着远处:“前方是哪里?” 老者道:“小姐,前方正是我们此行要落脚的目的地之一东临城,按照目前速度,我们三个时辰之后,便可以抵达。” “东临城……有趣……” 那一道沙哑磁性声音显得有些飘忽,又仿佛感知到了什么,令人难以琢磨。 ps:感谢万浩小邱等各位朋友的打赏捧场支持!昨晚第二更因为卡文没写出来,欠了一更,心中很惭愧,今天会努力补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