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 慷慨赴死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一十八章 慷慨赴死

轰! 羽灵空又一次被挫伤,左胸处被林寻拳印砸中,若不是他身穿一副神妙不凡的内甲,这一击就能将他身躯凿穿。 他咳血,感觉不妙。 可与之相比,他内心的耻辱和愤怒更甚,战斗到此刻,他竟又被击伤,这是以前从不曾遭遇过的事情。 与之相反,林寻愈发从容和平静了,从参与论道灯会到现在,他一路上历经了不少战斗,自身实力一次又一次蜕变。 像在极限之境的全面突破、在浮沉海中的破境、在点魂灯时灵魂力量的升华、碑林感悟时获得的星湮吞穹大道力量…… 一系列的历练和收获虽堪称惊人,可却有些驳杂,许许多多的感悟和心得不曾真正地消化。 而在这一场艰辛无比的大战中,却让他得到一种实质的锤炼,将自身所得一一梳理和领会,其战力也随之在发生着蜕变。 直至现在,林寻周身气机愈发炽盛,而内心则愈发空明,纤尘不染,诸般领悟涌现心头,让他在这一场极尽战斗中得以最全面的磨炼! 他开始向前不断逼迫,睥睨无比,若横推乾坤的魔神。 羽灵空脸色终于变了,感觉到大事不妙。 他之前动用的力量虽强大无匹,可对修为的消耗同样巨大,直至此刻已快要承受不住。 噗! 仅仅片刻,他脸色一白,终究还是没忍住,咳出一口血,这是濒临衰弱的迹象。 瞬间而已,其他强者悚然。 之前的羽灵空何等睥睨盖世,犹如神王,掌控绝品道法,且底蕴逆天,拥有诸多底牌。 可现在,他却似要支撑不住! 这让人无法想象,太过不可思议,之前的他们可从没想过,羽灵空这等宛如无敌般的绝代人物会呈现出这种状态! 那两位长生净土的传人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致,内心失衡,无法接受这一切。 圣宝长生殿都已出击,怎会被抵挡住? 这怎么可能? 轰! 与之相反,林寻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盛,周身一切气息空前沸腾,拳劲撼天动地,横推场中。 “真是该死啊!”羽灵空额头浮现青筋,怒发冲冠,修行至今,他一直以无敌的姿态崛起,不曾有过一败,而今所遭遇的打击无疑是一个难以消除的耻辱。 他决定孤注一掷! 可就在此时,林寻凌空而至,拳劲遮天,破杀而下,羽灵空竭尽全力阻挡,勉强才化解这一击。 他气血翻滚,状态愈发不妙了,意识到若再不反击,这一战注定再难以扭转乾坤。 只是在此时,林寻同样已不打算给他喘息机会,在拳劲被化解的同时,莹白如雪的断刃已斩杀而至。 寂空斩! 天地俱寂,一切声音仿若消失,唯留下一抹如梦似幻的刀芒在虚空中轻轻一闪。 羽灵空毛骨悚然,致命的危险让他毫不犹豫暴退,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胸膛被断刃锋芒扫中。 哧啦一声,他所穿戴的内甲如纸糊般被撕裂,而在他躯体上则划下一道血淋淋的伤痕,皮开肉绽,鲜血如泉涌。 差点就被开膛破肚! 遭受如此重创,羽灵空也忍不住发出痛叫,身躯横空飞起,嘴里喷出一串血花,凄艳惊人。 一击惊世! 这一击太凌厉,无坚不摧,若神来之笔,突如其来,给予羽灵空重创,鲜血迸射。 全场呆滞。 谁也没想到,林寻这么迅猛和霸道,根本就不给羽灵空任何机会,神勇到了极致,让人震撼。 那两位长生净土传人失声尖叫。 沐剑霆、李清欢等人脸色大变,心都在狠狠抽搐。 纪星瑶和洛迦他们则露出惊容,心中波澜汹涌,林寻的表现,同样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估。 “啊……” 羽灵空发出嘶吼,浑身发光,体表的伤势在以惊人的速度愈合,并且气息依旧强大。 刚才仅仅只差一丝,他就要被镇杀,这让他焉能接受? 轰! 只是,不等他起身,林寻已再次冲来。 征战到此时,让他早已清楚羽灵空的可怕,很确定一旦让家伙活下去,以后注定会是个大隐患! 故而,林寻没有任何迟疑,果断而直接,要彻底诛了羽灵空。 可就在此时,远处蓦地响起一道大喝:“住手,林魔神你看这是谁?” 大喝声来自一名长生净土传人,名叫孙川。 此时在他身前,还立着一名青年男子,只不过却被孙川牢牢控制,将一柄灵剑抵在青年咽喉上。 而那青年,赫然正是岳剑鸣! 一下子,林寻眼瞳骤然一缩,脸色变得冰冷慑人之极,根本没想到,早已放弃争夺造化,留在古道青灯树底部的岳剑鸣,竟会被对手早已抓起来,当做人质来威胁! 显然,他们早有预谋! 与此同时,场中其他强者也都目睹这一切,神色皆变得异样,同样没想到,堂堂长生净土传人,竟还会做出绑架人质的事情,这手段未免有些不光彩。 尤其是,此举纵然能够救得了羽灵空,可若传出去,这势必会成为一个污点,伴随羽灵空一生,无法洗涮掉。 到那时,世间皆会认为,羽灵空不敌林寻,为了活命,拿他人之命来对林寻进行威胁! 这一刻就连纪星瑶和洛迦也不禁蹙眉。 毋庸置疑,岳剑鸣早已被抓起来,说明此事是早有预谋,这就令人心悸了,谁敢相信,长生净土传人会做出这等下三滥的事情? “你们这是在找死吗。” 林寻眸子若深渊般幽冷,内心蒸腾的杀机快要抑制不住,声音字字带着杀伐气。 “哼,想让你朋友活着,就按照我们说的做,你若敢做小动作,可别怪我不客气!” 孙川脸色森然,牢牢控制着岳剑鸣,剑锋抵在后者咽喉,肌肤被刺伤,淌出一点一滴的殷红血珠。 趁此机会,另一个长生净土传人早已冲过去,将岳剑鸣搀扶起来,和他们汇聚在一起。 场面一时诡异的死寂,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所有人都看出林寻已彻底怒了,像一座随时都会喷发的火山,周身涌动的杀机铺天盖地,恐怖到了极致。 “放了他,我让你们走,否则,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最终,林寻神色淡漠出声,用尽一切力量才压抑住内心的杀机和愤怒。 见此,孙川他们暗松一口气,他们不怕林寻出尔反尔,就怕他不在乎岳剑鸣的命! 无疑,他们赌对了,强势如林魔神在面对朋友的生死问题时,也只能隐忍退让! “我们也不会把你逼得太过分,想要你朋友活命很简单,把你手中那座宝塔交出来!”孙川眸光闪烁,提出一个要求。 这一下,连纪星瑶他们都看不下去了,这还不叫逼得过分?实在让人无法想象,长生净土的传人,其嘴脸却竟会这般丑陋! 羽灵空默然,他正自全力疗伤,没有掺合一句。 而他内心中则早已决定,等此次活下来,立刻就杀了孙川,然后告诉天下人,此事和自己无关! 如此,才方可以保全他的名誉和尊严不受损失,至于孙川的死,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让我交出宝塔?” 林寻自语,神色愈发冰冷了,这般无耻的话竟会从一个长生净土传人口中说出,这让他也意料不到,快要出离愤怒。 “你没听错,所以也不用怀疑。”孙川此刻竟有一种得意,感觉就像掐住了林寻命门,有恃无恐。 “孙师兄,你此举未免过分了吧?我相信若是宗门长辈看见这一幕,也决不会让你这么做。”白灵犀终究是没忍住,冷冷出声。 一句话,却让孙川脸色一沉,破口大骂:“白灵犀,我早看出你和那小子关系不正常,记住,你是长生净土的传人,帮助那小子就是在背叛师门,私通敌人,罪不可赦!” 白灵犀清眸一凝,玉容上浮现出愠怒,气得贝齿紧咬,心都凉了,根本没想过,还会被人如此排挤和训骂。 只是还不等她开口,就见被控制起来的岳剑鸣忽然抬起头,一脸羞愧地看着林寻,道:“林寻,是我连累了你,这一路上你帮了我多次,可我却屡屡给你添麻烦……” 说到这,他深吸一口气,神色间浮现出一抹决然,道:“你把我岳剑鸣当朋友,我自不会让你遭人威胁!” 忽然,林寻心生一抹不好的预感,脸色骤变:“不要!” 可已经晚了,岳剑鸣在说完之后,犹如得到解脱般,脸上带着深深的歉意和伤感,主动迎上了脖颈前抵着的剑锋。 噗! 鲜血迸射,滚烫而凄美,染红虚空。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无论是谁都没想到,岳剑鸣竟会于此刻慷慨赴死,如此果决、如此从容。 而他这么做,仅仅只是为了不让林寻被威胁…… 无言的震撼涌上每个人心头。 鲜红的血水在喷洒,浇了孙川一身,他傻眼了,呆滞在那,眼睛直勾勾的,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在他旁边,羽灵空和另一名长生净土传人也都愣住,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岳剑鸣竟会如此刚烈和果决。 —— ps:爆发开始,第一更送上!第二更下午三点左右!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