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二十章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长生殿呈现古朴的青铜色,恢弘庄肃,有一种至高的圣道气息在流转,恐怖无边。 它犹如从沉寂中苏醒,此刻爆发出的威势比运用在羽灵空手中还要更强大。 让人仅仅远远望着,就心生绝望,根本兴不起抵挡的念头。 事实上,此刻林寻的确无法动弹了,一是在刚才的一击中遭受到极大的重创,二则是因为这长生殿太可怖。 仅仅是散发出的气息,就将林寻禁锢在那,压迫得他神魂都差点崩溃掉。 要知道,林寻如今可拥有“神花聚顶”层次的神魂力量! 可却都直接被震慑和压制,无力地抵抗,可想而知长生殿的威势是何等之无量。 这才是真正的圣宝之威! 也是林寻修行至今第一次正面这等宝物的威胁,让他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助和无力。 林寻目前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全力去运转无字宝塔,希冀它可以帮着化解眼前困境。 可林寻也知道,希望很渺茫,他大意之下,已经被那长生殿抢占先机,处于被动之极的局势中。 就在这危机无比的关头,蓦地,天地间响起一道淡漠的声音—— “造化传承之地,不得外物干扰,退下!” 而在话音响起的同时,道坛中央案牍上的那一口铜钟,陡然发出一道宏大的钟声。 铛! 像混沌初开的声音,天地激荡,一股恐怖无边的无上威能席卷而开,狠狠冲向长生殿。 全场强者皆浑身一僵,如遭雷击般,神魂恍惚,踉踉跄跄,如饮醉酒似的,摇摇欲倒。 而长生殿也陡然一颤,轰的一声,爆绽出无量道光,有圣道法则力量涌现,如瀑布潮水,汹涌恐怖到了极致。 可那钟声却似无物不破,扩散而至,将长生殿的威能稳稳压制住! 这太不可思议。 谁能想象,被他们是做第一造化的铜钟,竟会此刻显现神威,在压制和驱逐长生殿? 这才是真正的圣宝对决! 哗啦~~ 长生殿四周,浮现出晦涩的道纹图案,有先民祭祀,有岁月浮沉,也有神魔喋血的惊世景象。 它威势愈发恐怖,宛如圣人般,泼洒出万千圣道法则,在和那如涟漪般扩散而来的钟声对抗! 所有人头皮发麻,肝胆欲裂,这等争锋所释放的力量过于崇高和强大,超出他们可以理解的范畴,宛如真正的圣战! “钟声即众生,而圣道起于众生,与之对抗,大逆不道!”那一道淡漠的声音再度在天地间响彻。 轰! 钟声苍茫,多出一股大势,宛如汇聚苍生之力,令乾坤色变。 长生殿涌动着晦涩的道纹,神圣气息蒸腾,可最终,它似知道此战无解,放弃对峙。 嗡~ 它周身光华流转,喷薄出一道绚烂的神圣匹练,将羽灵空所遗留之尸骸和血肉收取,而后撕裂虚空而去。 自始至终,无法被阻拦! 而在同时,那一道苍茫的钟声也随之沉寂。 若不是羽灵空的尸体不见,众人都怀疑方才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梦,显得太不真实。 圣宝对决? 他们还是头一遭见识,那当超凡入圣的威能,绝对是恐怖无边,令人感到分外之渺小和无助! 林寻死里逃生,惊得一身冷汗。 他这才意识到,“圣宝通灵”这四字的含义,一件宝物,当拥有圣道法则力量,已彻底变得不同,宛如有灵,威能如虚,大而莫测! 甚至林寻都怀疑,羽灵空究竟是否真的死去。 案牍上,半尺高的铜钟寂静无声,流转着青色的光晕,那天地间的一道淡漠声音也沉寂,不曾再出现。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太快了,当众人回过神时,场中只剩下遭受重创的林寻。 也就在此时,那些早已盯着这一切的强者做出反应,一些人出手了,朝林寻扑杀而来! “你们——!”白灵犀惊怒,毫不犹豫上前冲去,保护林寻。 沐剑霆、李清欢、商甲等人皆出动了,要趁此机会进行绝杀,除掉林寻这个可怕的对手。 因为他们都看出,此刻的林寻虚弱无比,且遭受重创,这可是被圣宝长生殿所击伤,注定不会有假。 这无疑成了击杀林寻的最佳时机! 唰! 沐剑霆几乎是第一个抵达,他早已记恨上林寻,抓住机会后,哪还会客气,一剑劈杀而至。 “卑鄙!”白灵犀愤然,灵秀明净的玉容上写满怒意,她一直密切关注局势,自然不能容忍林寻被其他人所杀。 唰! 她身影飘曳,周身浮现梦幻般的清辉,祭出自己的道剑,全力出手。 这里产生轰鸣,剑意纵横,白灵犀和沐剑霆厮杀,爆发出璀璨而夺目的光。 道坛之巅原本的寂静也是就此被打破! 哧啦! 一杆黄金战矛扫来,绝世锋利,杀伐气冲霄,贯穿虚空,直取林寻的心脏之地。 商甲出手了,早在攀登道坛时,他就曾对林寻偷袭,要替青涟儿出头,拿林寻只命做聘礼,去青鸾族提亲。 而现在,他抓住机会出击,端的是狠辣无双。 林寻不得不避,他的伤势根本瞒不住人,不是一般的严重,长生殿的圣道力量过于恐怖,若不是无字宝塔帮助化解了大半攻击,他早已被镇杀当场。 唰! 另一侧,李清欢也杀来,角度刁钻,御用一口璀璨光刃突袭,飞快刺来。 这些人,有想要林寻命的,有想要夺取林寻手中宝塔的,目的虽不同,可却不约而同出击。 事实上,不光这几人,其他一些强字宝塔能够和长生殿对峙,必然是圣宝无疑。 在这等难得的机会面前,谁能忍得住? 若灯林寻恢复过来,那可就太难对付了,连羽灵空都被他击杀,谁还能阻? 白灵犀战力不俗,堪称绝艳,可面对一众绝代人物的击杀,她顿时相形见绌,濒临险境。 至于纪星瑶和洛迦他们,并未参与进来,他们在争夺案牍上的第一造化,群雄皆去击杀林寻,倒是间接地也给他们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总之,场中局势风云变幻,而林寻则成了众矢之的,处境比之刚才还要更凶险! 若不是无字宝塔防护,很难再支撑下来! 噗! 没多久,白灵犀也咳血,受伤了。 林寻黑眸幽冷,盯着这些人,心中真是怒到极致,这些家伙还欲捡便宜,趁机要了他的命,这让林寻无法容忍。 可林寻却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他的伤势真的太严重了,若再这样下去,哪怕不被杀死,也会被耗死。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林寻心中一叹,却并不曾放弃,他想起了那一株通灵白参! 得知林寻要借用自己的一些药力疗伤,这老流氓顿时跳脚,毫不客气拒绝:“不可能!想都别想,老子辛辛苦苦耗费无垠岁月才开启了一线慧根,哪能便宜了你这小王八蛋!” 林寻可没有一点心情开玩笑,这时候,哪怕是珍贵的灵丹妙药,也难以修复他的伤势,可惜的是从那一头独角金睛兽王巢穴中获取的“金髓玉液”早在晋级衍轮境时就已经用光。 否则的话,大可不必跟这一株老流氓扯皮,之所以跟对方商量,是不想破坏了这株老药罢了。 “我活不了,你也别想活了!”林寻当即就决定,将这老家伙给整株吃了! “你要干什么?”老流氓惊得大叫,“行行行,你别动手,我答应你还不成吗?”说着,他一脸的肉疼,老脸都扭曲成一团。 最终,他拔掉了自己一缕根须和一片青翠欲滴的叶子,骂骂咧咧地扔出去:“若以后老子成为药圣的根基不保,你这小兔崽子要负主要责任!” “林寻,你受伤了?”可就在同时,一道清澈空灵的声音在无字宝塔中响起。 林寻顿时心中一颤。 被小心搁置在宝塔一层内的一块巨大的奇异玉石,此刻开始产生嗡鸣,而后在咔嚓咔嚓的声音中爆碎。 一道纤柔的倩影从中站了起来,如梦似幻,周身涌动永夜般的黑色光雾。 她穿着宽大的黑色斗篷衣,帽檐遮盖住了半张容颜,只露出一张略带苍白的唇,和一截白皙晶莹的下巴。 即便如此,依旧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樱唇轻抿,鼻梁高挺,肌肤如羊脂般白净无瑕,吹弹可破,被黑色的帽檐遮着,神秘而惊艳,让一切都显得暗淡。 夏至! 她终于从寂灭中苏醒,只是和以往相比,她明显长高不少,身影挺秀而笔直,黑色的斗篷衣袍已无法遮盖脚踝,露出一对纤秀玉足,宛如白玉雕琢而成似的,泛着晶莹的光泽。 若说以前的夏至是一个清稚而极尽完美的小女孩,那么此刻的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蜕变为清妍多姿的聘婷少女。 “好像每一次见到你,你都很狼狈,是不是又有人欺负你?”清澈的声音充满空灵而恬静的韵味,犹如天籁叮咚作响。 说话时,夏至随手翻开帽檐,手中多出一柄紫矛和一柄黑伞。 “我帮你。” 一如当年在绯云村时,她也曾这般说过,若黑宝石般的一对清澈眼眸中,尽是认真之色。 而她的语气,却那般理所当然,和当年一模一样,从不曾有过任何变化。 —— 第四更晚上9点半左右,童鞋们,别忘了关注金鱼微信公众号,搜索“xiaojinyu233”添加关注即可。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