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少女的恐怖实力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二十二章 少女的恐怖实力

砰! 李清欢的尸体被丢弃,砸在地上,临死脸上依旧写满惊愕和惘然。 他没想到,自己竟会有如此不堪的时候。 更没想到,他会步入沐剑霆的后尘,同样在一击之间,就被一个突兀出现的神秘少女镇杀。 这一切都太具有震撼力,让原本正欲围攻的商甲等人心都凉了,亡魂大冒。 无论是沐剑霆,还是李清欢,可都是西恒界年轻一代中的绝代人物,天赋出众,战力超群,且出身古老道统,掌握有保命的底牌。 可现在,他们都来不及动用地盘,直接被一击镇杀了,那等简单而利落的杀人手段,无疑太过惊人。 她究竟是谁? 难道是一位王境存在? 可她的气息分明只有衍轮境层次,只不过显得极其独特,宛如身处黑暗中,不属于这世间。 难以言喻的惊慌涌上商甲等人心头,第一造化就在眼前,可当意识到性命遭受到严重威胁,他们已顾不得这些。 “逃!” 根本没有任何商量,他们就四散而逃,朝道坛下冲去。 唰! 只是,少女的行动比他们更快,倏然间已出现在通往道坛下的那一条路径出口前,拎着紫矛阻挡在那。 她周身萦绕永夜光泽,犹如黑暗将那里覆盖,一下子令商甲等人都色变。 而此时,就连远处围攻白灵犀的强者也都惊疑,果断舍弃白灵犀,选择了警惕和戒备。 那少女太过神秘和可怕,让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趁此机会,白灵犀终于脱身,来到林寻身前。 她浑身负伤,俏脸煞白透明,可此时也一阵惊心,同样无法想象,这少女是林寻从哪里找来的,怎会这般强大。 “你挡在那里,就不担心我们去击杀林寻?”有强者开口,神色阴沉无比,目光闪烁。 对于此,夏至的反应很简单,将手中紫矛投掷而出。 呜呜呜~ 虚空爆碎,化作乱流,那紫矛不知是何等宝物,竟是恐怖无比,有杀伐一切,无坚不摧的威能。 噗! 那开口威胁的强者都来不及闪避,就被击穿身躯,仰头栽倒在地。 有一个绝代人物死了! 对当世其他修者而言,似商甲这些绝代人物就像难以攀越的高峰,不可撼动。 可在夏至手中,他们却像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一击就带走一缕亡魂,自始至终,都不曾发出一语,那种漠然而孑然的姿态,在众人眼中无疑显得太过可怕。 他们背脊直冒寒气,内心紧绷到极致,感受到了严重威胁,尽管他们各自手中皆掌握有强大的底牌。 可在此时,他们却失去信心,不确定是否能化解危险。 唰! 只是,在他们迟疑着究竟是否要拼命时,夏至却先动了。 她似失去耐心,欲要速战速决,将紫矛掌控手中,身影缥缈,行走于场中。 有人欣喜,以为寻觅到逃遁的可能。 可还不等冲到出口,就被击杀当场,鲜血染红地面。 在这个过程中,这位强者也曾抵抗,也曾动用底牌,可一切都显得徒劳和无用。 少女如万法不侵,身处黑暗永夜,紫矛一出,必是划分生死的一击,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杀伤力。 商甲他们自不会坐以待毙,皆豁出去了,动用底牌,一时之间,这片区域神辉璀璨耀眼,各色古宝飞舞,场景慑人。 嗡! 少女抬手一招,黑伞腾空而起,大放黑暗永夜之光,破灭万法,阻隔一切古宝杀伐,神异到了极致。 噗! 而在这个过程中,她继续冲杀,每一个眨眼间,必击杀一名对手,鲜血像烟花似的在不断绽放,凄美而令人绝望。 这哪里是战斗,分明就是一场完全一边倒的屠杀! 若传到外界,非引发一场空前的风暴,举世皆惊! …… 林寻都倒吸凉气,难以置信。 夏至的力量明显已超出衍轮境的范畴,可她所展现出的气息,却依旧是衍轮境层次。 并且林寻敢肯定,夏至所拥有的战力,连自己只怕都无法与之抗衡。 “这是什么层次的力量?” 林寻不解,唯一能断定的是,夏至并非踏足绝巅,而是她所掌握的力量过于强大,才让她发挥出的威能显得那般强大。 一侧,白灵犀同样动容,心绪难平,修行至今,她可从不曾碰到过如此离奇而静惊心的事情。 一个少女,视一众绝代人物如无物,如杀鸡宰猴般进行镇杀,那一幕幕血腥画面简直如一重重的梦魇,那般不真实。 …… 不知何时,争夺第一造化的纪星瑶、洛迦、释云等人都已停手。 他们本以为抓住绝佳时机,足可以趁此机会夺得那案牍上的一座铜钟,可没曾想,依旧是彼此混战的局势,谁都占不到便宜。 并且在激烈的杀伐中,他们或多或少都负伤了。 直至察觉到夏至突兀出现,而后以一种绝对姿态横击全场时,他们同样也被震撼,内心波澜汹涌。 之前林寻击杀羽灵空时,就已展现出惊世骇俗般的威能。 而现在,那突然出现的神秘少女似乎还要更恐怖一些,自始至终,竟无一人可以阻挡她的杀伐! 出于一种本能的忌惮和戒备,不约而同地,他们皆停手,不得不慎重面对这突变的局势。 …… 血水在泼洒,惨叫在回荡。 道坛之上,犹如化作血腥炼狱。 夏至一袭黑色斗篷衣,身影缥缈,紫矛古拙,她行走场中,看似缓慢,实则快到了极致,宛如瞬移。 最不可思议的是,她一对赤足依旧洁净莹白,不染一丝血腥和尘埃。 而她周身,则覆盖永夜之光,血腥的地面,洁白的玉足,宛如永夜裁剪而出的绰约身影,共同交织出一副奇异而又震慑人心的画面。 而在画面中,夏至就像一位行走于黑暗中的一位王,孑然一人,却主宰了这片永夜黑暗。 噗! 最后一个强者被击杀,尸体倒在血泊。 至此,众人才如梦初醒,当看到那满地的尸体,猩红的血泊,以及孑然一人伫足在其中的少女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寒意涌上了每个人心头。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少女? 没人知道。 包括林寻,也从不曾真正了解夏至的来历。 “原来,是为了夺取此宝。” 蓦地,夏至将目光看向远处案牍上的那一口铜钟。 一下子,纪星瑶、洛迦他们的神经都戒备起来,做好了出手的准备,或许夏至有着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可他们同样拥有足以抗衡的底牌。 只是不到关键时刻,谁都不会轻易使用。 林寻眼眸也是一眯,若是夏至和纪星瑶他们发生战斗,他心中也有些不踏实。 无论是纪星瑶,还是洛迦,皆拥有着不弱于羽灵空的底蕴,且极可能掌握圣宝。 与之对战,仅凭力量上的较量是完全不行的。 就像林寻自己,尽管成功击杀羽灵空,可最终还是被那长生殿给重创,让自身处境变得岌岌可危。 故而林寻可不想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在夏至身上。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在这等时刻,那一道沉寂已久的淡漠声音罕见地主动响起—— “道途相冲,与造化无缘,且退!” 一下子,夏至黛眉蹙起,清澈的眸中涌动慑人的力量。 而纪星瑶、洛迦他们先是一怔,而后皆如释重负,有一种意外之喜,这无疑证明,那少女失去了争夺第一造化的资格! 扪心自问,谁也不愿和夏至对决,刚才发生的一幕幕,让他们皆意识到了夏至的强大,除非逼不得已,谁也不想和这种对手殊死相搏。 “我们走!” 而在此时,林寻拉着白灵犀,就匆匆朝道坛出口走去。 夏至一怔:“不要了?” “保命要紧。”林寻说着,就拽住夏至胳膊朝道坛下走去。 夏至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案牍上的一口铜钟,最终还是忍住,跟随林寻一起离去。 从前的时候,她就如此,只要林寻在,她对其他的事情从不曾放在心上。 就正如当年她曾说的话,她的世界太小,只容得下林寻一人。 林寻的突兀离去,同样也让纪星瑶、洛迦他们意外,历经杀伐和凶险,好不容易才坚守到此时,就这样放弃了? 若早这样,还何须和羽灵空殊死搏杀? 又怎会被那长生殿重创,几乎要陷入绝境? 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就如此放弃,甘心吗? …… 林寻当然不甘心,可他清楚,夏至已失去争夺资格,而自己重伤未愈,白灵犀也因救助自己而负伤累累,若去和纪星瑶他们争夺造化,注定是希望渺茫。 故而林寻极其果断就放弃了。 当然,还有更重要一个原因,那就是今日死了太多绝代人物,他们各自背后的大人物可都在外界等候,一旦这一场造化落幕,当走出这苍梧山时,必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报复和打击。 所以,必须提前离开! 否则等这一场论道灯会落幕时再走,那就已经晚了。 那第一造化虽诱人无比,可也得有命去争取,林寻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搭在这里。 —— 五更爆发完毕!明天保底爆4更,五一劳动节,不苦逼地努力劳动怎行?第一更预计还是中午,童鞋们,都这时候了,你还不来公众号约吗,搜索公众号“xiaojinyu233”,约起来!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