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讨价还价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二十三章 讨价还价

道坛下方,一些强者伫足。 他们之前放弃争夺造化,留在了古道青灯树底部,只不过目睹了那道坛所发生的神圣异象,又忍不住来了。 可惜的是,道坛上禁制晦涩,过于恐怖,让得他们无法靠近,只能伫足于此旁观。 “羽灵空都被斩了,这世上年轻一辈中还有人能阻挡林魔神的步伐吗?” “长生殿太恐怖了,不愧是长生净土的圣道至宝,刚才那一击,让林魔神差点遭劫!” “那少女是谁?怎会这般强大?” “她她她……竟杀了这么多绝代人物!” 议论声响起,尽管无法靠近道坛之巅,可这些强者却能够隐约地看到上边发生的血腥厮杀。 直至当注意到夏至孤身一人,如杀鸡宰猴般击毙了一个又一个绝代人物时,这些强者都惊得心中直冒寒气,毛骨悚然。 “哈哈,那少女这般强大,居然……居然没有争夺第一造化的资格,这下可悲剧了。” 而当得知这则消息,有人忍不住幸灾乐祸。 可仅仅片刻,他就闭嘴,眼瞳扩张,如遭雷击般呆滞在那,内心充满了恐惧。 不止是他,场中其他强者皆齐齐沉默,鸦雀无声,一个个神色大变,露出无比的忌惮。 在他们视野中,林魔神和那神秘少女以及白灵犀一起,从道坛上方走了下来…… 林寻没有理会他们,径直带着夏至和白灵犀匆匆而去。 直至他们的身影消失,这些强者才敢稍松一口气,一个个皆如释重负的模样。 无论是林寻,还是夏至,皆用血淋淋的辉煌战绩证明了自己的强大,可不是他们这些人敢当面去议论的! “消息传出去了没有?”有人忽然开口。 “传出去了。” “可以预见,此次论道灯会落幕后,当那林魔神走出苍梧山时,注定又要面临一场难以预料的杀劫!” “可是,他这不是提前离开了吗?” “不,他走不了,论道灯会不落幕,谁都无法离开!” …… …… “我们必须尽早离开。” 路上,林寻眉头紧锁,他同样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夏至身影纤柔,她赤足如玉,并肩走在林寻一侧,白皙而修长的手中撑着一把黑伞,有一种独特的幽冷恬静气息。 “只是,按照以往论道灯会的经验,第一造化之争不落幕,我们这些抵达古道青灯树前的人谁都不可能离开。” 白灵犀黛眉微蹙,她白衣染血,灵秀明净的脸上尽是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 之前的厮杀,让她也负伤累累,并不比林寻的伤势乐观。 说话时,白灵犀微微一怔,她敏锐察觉到,林寻身边的那个神秘的少女正在打量她。 不是暗中打量,而是光明正大的审视。 那一对漆黑若永夜般的月牙眼中,带着一种独有的漠然,不带一丝情绪波动。 这让白灵犀一怔,微微有些不自在。 也就在此时,夏至开口了,声音清澈如驼铃叮咚:“你和林寻是什么关系?” 这种话,原本应当是很隐私的问题,并且即便询问,也应该去问林寻才对。 可夏至明显和其他人不一样,她就那般恬静、简单、直接地问出声,让白灵犀不禁一呆。 “朋友。” 旋即,她就莞尔,察觉到夏至似乎很在乎林寻,所以才会问出这般话语,就是问话的方式太直接了。 “朋友?”夏至漆黑如墨的黛眉不易察觉地皱了皱。 “对,朋友。”白灵犀感觉有些奇怪,林寻和这少女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何她会如此在意这些问题? 却见夏至点头道:“朋友就好。” 而后,她就收回目光,不再多看白灵犀一眼,仿似确定了这个答案,已经让她对白灵犀失去了任何关注的兴趣。 白灵犀愈发感觉奇怪了,思来想去,也只能大致判断出林寻和这少女的关系必然不一般。 “还真是有趣,若是林寻身边多出一些暧昧不清的红颜知己,这少女只怕会第一个不答应吧?” 白灵犀心中浮现一抹古怪的念头。 …… 林寻自然将这一切听在耳中,不过他早已见怪不怪,因为夏至从来就和其他人不同。 从以前到现在,她一直这样。 虽然也有些奇怪夏至怎会问出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可林寻此时可没心思多问。 他正在思忖离开此地的办法。 “老家伙,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走出此地的路径。”很快,林寻直接找上了那一株通灵老药。 这老流氓一听,嘿然冷笑,一副不屑的口吻:“废话,老子在苍梧山活了不知多少岁月,哪里有蚂蚁洞都瞒不住老子的法眼,更何况是区区一条路径?” 林寻心中顿时一振:“在哪里?” 老流氓毫不犹豫道:“你先答应放我离开,我离开就告诉你,否则,你就是杀了我,也别想离开了!” 显然,他这是趁机在跟林寻谈条件,并且底气十足。 林寻冷笑:“你这是皮又痒了?” 老流氓脸色一变,旋即愤怒骂道:“你这小兔崽子还有没有良心,刚才是谁在危难关头给你送去了救命灵药?忘恩负义也不是这么玩的吧?有种你就杀了老子,老子若皱一下眉头,就跟你姓!” 他说的是那一缕白参根须和叶子。 林寻一阵无语,堂堂一株通灵的绝世王药,可却像地痞流氓似的,也太不正经了。 就在此时,老流氓忽然话锋一转:“当然,我也知道,你无非是想借助我的力量来修炼。” 他神色竟是变得很庄肃,有一种宝相庄严的气息:“当年,我在苍梧山上目睹一众圣人传道,也曾聆听诸多王境修道者阐述大道玄微,更见证了一位位踏足绝巅道途的年轻人是如何崛起的,可以明确告诉你,一旦你这么做了,这辈子别指望踏足王者境中的绝巅地步!” “绝巅之途,皆需从自身求索,与诸天万道进行印证,方能开辟出属于自己的绝巅王境路! “若假借外物,所成就之道途,也终究不属于你,更别妄谈什么绝巅王境路了。” 林寻心中震荡,倒是没想到这老流氓还有这般见识,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你说的不错,不过我擒下你可不是为了熔炼自身之道,而是充当救命的手段罢了,你不觉得,刚才我若是把你吞服了,身上的伤势会很快就会痊愈?”林寻斜睨着他。 老流氓神色一滞,宝相庄严的气息顿时不在了。 他气急败坏,咬牙道:“你知道吗,你这是在羞辱一位以后即将成圣做祖的药圣!” “少扯淡,究竟说不说?”林寻呵斥。 “打死也不说。” 老流氓这次反常地很硬气,“除非你放我走。” “真的?” “真的!” “哎哎,你小子怎么还动起手来了?” …… 最终,经过恐吓、镇压、劝解等一系列手段的谈判,林寻答应放这老流氓离开。 而老流氓也答应了林寻的条件,并且还会赠出三滴“王药菁华”和一颗王药种子,弥补林寻。 “妈的,老子就没见过像你这般狠的小兔崽子,太不地道了!” 老流氓骂骂咧咧的,他在肉疼,王药菁华可是他的本源,仅仅一滴,就能起死回生,哪怕受到再严重的伤势,也会在瞬间恢复过来。 同样,他所赠的那一颗王药种子,也堪称瑰宝,当今之世已经再寻觅不到。 乃秉承天地气运而生的‘九窍宝参’,天上地下独一无二,这颗种子便算是我唯一的子孙后裔,你可一定不要辜负它,” 老流氓一脸的深沉,“我希望你能去昆仑墟挖一些五色息壤,去归墟之下收取一些道玄圣水,去造化之墟采撷一些玄黄之髓,去众妙之墟……呃,众妙之墟的路早已断了……” “不管怎样,有了五色息壤、道玄圣水、玄黄之髓差不多就能马马虎虎地把我这唯一的子孙养活,这样的话,有朝一日,它或许也可以和我一样,开启九窍之心,拥有成圣为祖的潜能。” 听完,林寻都有杀人的冲动了,五色息壤、道玄圣水、玄黄之髓?那可是传说中的神物! 连圣人都不见得见过,这老流氓明显是在信口开河,在跟自己扯淡呢! …… 古道青灯树上,在老流氓的指引下,林寻他们沿着其中一条枝桠渐走渐远,都走入云端深处。 “在上古时候,此树每一条枝桠皆通往不同的一个世界,苍梧山上的修道者借助此树,可以任意前往不同的大千世界游历,可惜,它在很早时候就已遭劫,如今只剩下一具冷冰冰的躯壳……说起来,我俩当年还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呢……” 老流氓叹息。 林寻突然有些后悔了,这老流氓明显知道许许多多的秘密,这样放他走了,那可很不划算。 “那你可知道那第一造化究竟是何等宝物?”林寻心中一动。 老流氓不屑道:“这苍梧山上,还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你们所谓的第一造化,无非是当年那些圣人所留下的一些馈赠罢了。” 说到这,他似想起什么,喃喃道:“不过说起来,此次出现的造化,竟是那一口大道无矩钟,着实让我意外……” —— ps:第一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