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 众圣之王?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二十四章 众圣之王?

大道无矩钟! 当林寻听到这个名字,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自己获得的那一个大道无量瓶。 旋即,他又想起在道坛之巅案牍上所见的那一口铜钟。 一个是无矩钟。 一个是无量瓶。 皆都以“大道”二字命名,这其中莫非有关联? “当初,众圣的做法没错,他们早已推测到会有这么一天,大世将临,否则,就不会将费劲毕生心血铸就的这一口大道无矩钟遗留于此……” 老流氓喃喃,神色带着一抹感伤和唏嘘,并非伪装,他似想起了许多往事。 “此宝,便是你所说的‘众生心血之结晶’?”林寻忍不住问。 他们依旧在枝桠上前行,抵达云端深处,前路茫茫,还未寻觅到那通往外界的出口。 “不错。” 老流氓点头,“你在道坛之上所见的那一口钟,便是大道无矩钟,由众多圣人一起耗费毕生心血所铸就,钟声一响,便代表着众生之力汇聚,足可以令乾坤易改,鬼神退避,神妙之极,谁若能掌控,谁便等于能掌控众生之力!” “可惜了……”林寻心中有些无奈,若不是此次处境不妙,他可决不会错过这等造化。 “可惜?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却见老流氓一脸的唾弃和鄙夷,“那大道无矩钟代表苍生之力,当初众圣在祭炼成功之时,就因为此宝触犯禁忌,遭受前所未有之天谴,即便能够获得到,一时半刻也根本无法动用。” 林寻一怔:“这是为何?” “缺少众生之力。” 老流氓随口道,“众生之力,关乎众生之愿力,唯有在圣道封禅成功的大能者才有能耐去收集,这一下你小子该明白了吧,此宝根本就不是你们这些年轻后生可以御用的!” 众生愿力……圣道封禅…… 林寻心中一震,传闻中,圣人布道天下,教化众生,冥冥中自然会得到众生之信仰,从而凝聚成了一种神秘的力量——愿力! 就好比世俗中的庙宇神像,常年累月地被凡夫俗子烧香祭拜,自然而然地会有一种庄肃而慑人的气息。 那种气息,就是最粗浅的一种愿力。 而修道者所谓的愿力则不同,指代的是一种宏大的修道愿景,每一位真正的圣人,皆会立下自己的大道宏愿。 为此,有的圣人选择入世,教化众生,发扬自己宏愿,得到众生信奉和认同,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众生愿力。 同样,有的圣人选择出世,以自身之愿景,与诸天万道印证,当开辟出新的修行之途,亦或者开创出新的道法,同样能够获得愿力。 这种愿力,又被称作大道愿力。 无论是入世,还是出世,圣道之路,注定和愿力是分不开干系的。 林寻还记得,当初在弑血战场的桑林地中,那一只神秘的金蝉就曾发出一个足以惊世骇俗,震烁万古的宏愿—— 愿有朝一日,天下万灵,皆可为圣! 这,同样是一种大道宏愿。 只是林寻还是没想到,那一口大道无矩钟竟如此神异,仅仅只是御用,都需要以众生之力为源泉。 “还真是出人意料。” “所以你小子就少装蒜了,相比于大道无矩钟,你获得的那一个大道无量瓶才是真正的好宝贝。” 老流氓说话时,竟带着一丝艳羡的味道,“这可同样是由众生所铸就的宝物,可惜你力量太弱,根本无法发挥其全部威能,当初苍梧山一位圣人手持此瓶,一个人就镇杀了五位圣人,堪称是圣威通天!” 林寻神色变得异样,奇怪道:“此瓶是我在极限之境中获得的特殊奖励,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流氓怔了怔,就含糊说道:“笑话,这苍梧山上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与此同时,老流氓连忙提醒:“出口到了,快止步。” 林寻目光四顾,就见四野茫茫,尽是云雾,哪里有什么出口。 “快放我出来,我来为你们开启通道。”老流氓叫道。 “先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冷不丁地,林寻突然问道,黑眸幽邃。 “啊?我?”老流氓一副不解的样子,“不是说了吗,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乃秉承天地气运而生的一株九窍宝参……” 林寻不等说完,就打断:“到了这时候,你还骗我?整个苍梧山上,只有你一个拥有智慧的老家伙,你觉得这很正常?” “从论道第一重关开始,就有神秘的钟声响起,宣布考验结束,这钟声应该就来自你说的那一口大道无矩钟。” “直至抵达那一座道坛前,又有一道神秘的声音在天地间响彻,宣布淘汰了一个又一个无缘争夺造化的强者名单。” 说到这,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而当长生殿欲要击杀我时,那一道神秘声音又一次响起,以大道无矩钟的力量硬生生将长生殿逼迫而退。” “后来,那一道神秘声音又宣布,夏至与那所谓的大道相冲,没有了参与争夺第一造化的资格。” “你觉得,这很正常?”林寻一字一顿。 “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这老流氓一副诧异而惘然的样子,“我可一直被你镇压在这座宝塔中,可根本不知道你说的这些。” 林寻眸子中闪过一抹玩味:“若你承认,我反倒会怀疑你在说谎,可你现在却全都否定,就愈发证明你心中有鬼!” “你不是说苍梧山上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可为何你却不解释那一道神秘钟声和神秘声音的事情,直接就否定了?” 老流氓一副被冤枉的模样,没好气道:“你这明显是多想了,疑神疑鬼可不好。” “真的?”林寻死死盯着这老家伙。 却见老流氓忽然深深一叹,一脸的落寞和深沉:“既然都被你看出来,那我也不隐瞒你,事到如今,也是时候公布我真正身份的时候了……” 他抬起头,眸光睥睨,悠悠说道:“岁月浮沉,万世变迁,我本以为,可以嬉笑为乐,渡过余生,却没曾想到,这世上还有你这般慧眼如炬的年轻人。” “也罢,实不相瞒,我便是这苍梧山之主,在上古时代被世人称作‘众圣之师’,受万族生灵敬仰和推崇……” 一株泼皮无赖般的通灵王药,此刻却摆出一副高人风范,以一种沧桑而感伤的语态承认自己是这苍梧山之主,且有着“众圣之师”的称号,这让林寻唇角都不禁狠狠抽搐,冲动得想打人。 百风流这老棒槌是无耻之极,老蛤这家伙是得瑟嚣张之极,而这老流氓绝对称得上无耻、得瑟、不要脸之极! 林寻都被见过这种家伙,夸夸其谈也就罢了,可居然敢视自己为“众圣之师”,这就太无耻太不要脸了。 “哎,你小子什么眼神?搁在上古时候,连圣人见我,也得毕恭毕敬地行礼问好,你这小兔崽子却一点礼貌都没有……” 老流氓很不满林寻的反应,大发牢骚。 这就是众圣之王? 林寻受不了了,将这老不正经的家伙放了出来,他也看出来,除非这老流氓自己愿意说,否则别想从他口中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 重见天日,老流氓差点喜极而泣,尤其当看见林寻身边的夏至时,更是眼睛发光,带着一种狂热的味道。 “林寻,这一株灵药可以吃吗?”夏至声音悦耳清脆,带着一丝好奇,像盯上了食物。 老流氓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连忙摆动根须:“不能吃,不能吃,吃了我会闹肚子,会在自己道途上一路拉稀……” 他越说越不堪了,林寻都听得一阵恶寒,道:“少扯淡,赶紧开启通道。” 嗡! 老流氓很痛快,也不见他动作,那白茫茫的云雾中陡然掀起一阵剧烈的波澜,虚空起伏如潮汐,最终竟是拱卫出一道近若虚无的门户。 林寻一怔,这老家伙还真的没骗自己…… 夏至和白灵犀也都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很不正经的一株绝世王药,竟还有这般神异手段。 “小子,我不得不提醒你,此通道虽可以将你们送往完全之地,可你一路征战杀伐,身上的气息只怕早已被人锁定,当你们出去时,势必会引来一些风波。” 老流氓认真说道。 他突然变得很好心,反倒让林寻有些微微的不适应。 “那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当年盘踞在这苍梧山上的道统名叫什么?”林寻问道。 老流氓摇头:“早已是过往之事,提它作甚?若你真想知道,以后前往昆仑墟一观便知分晓。” 说罢,他那一缕根须一扫,竟如乾坤之袖,容纳周虚之力,将林寻他们全都送进了那一扇近若虚无的门户中。 在这个过程中,林寻他们连反应都来不及,也根本无法抵抗! 上当了,这老东西一定不是一株王药那般简单! 这就是临离开时林寻心中唯一的念头。 “妈的,终于送走了这小子,只是,为何那座塔会落入他手中?难道他曾进入归墟方寸之山……” “大道无量瓶被他带走,也不知是福是祸……” 被林寻视作老流氓的那一株通灵药王,此刻却露出一副思索之色,无形中,他气势变了。 势若大虚,威严如海。 —— ps:第三更晚上7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