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 枯荣互转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二十五章 枯荣互转

苍梧山外。 “羽灵空死了!” 当这则消息传出,所有修者第一个念头就是,假的! 那可是南玄界长生净土的绝代人物,出身圣人世家,早已名满南玄一界,底蕴之雄厚,冠绝同辈。 似这般人物,怎可能被杀死? 可随着关于羽灵空之死的消息越来越多地传出来,一众修者皆沉默了,脸色变幻不定,内心犹如激荡的雷霆在轰鸣,掀起惊涛骇浪。 场中气氛死寂而压抑。 纵然是金鹤婆婆等一众大人物,在这一刻也被狠狠震撼。 那林魔神,真有这般强大? 若羽灵空真的被他所杀,那他的修为在同一辈中又达到了何等程度? “长生殿也无用,它被林魔神手中的一座神秘宝塔牵制,无法让羽灵空绝地反击。” 当得知此消息,修者们的情绪愈发复杂了,震撼中有着抑制不住的惘然。 那林魔神竟真如传闻中那般掌握有圣宝! 并且还不是一般的圣宝,否则哪可能和长生殿这等圣道至宝对峙? 一个来自下界的少年,却在短短不到半年时间中搅动西恒界风云,高歌猛进,一次又一次震撼世人。 他无依无靠,孤身一人,却硬生生在年轻一辈的争锋中杀出一条辉煌路,这本身就像是一个奇迹,足以惊艳世间。 至今,西恒界中谁不知道他林魔神的名字? 可以预见,当他击杀羽灵空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只怕不止是会轰动西恒界,甚至会将其威名扩散到东胜界、南玄界、北斗界! 许多修者都有一种恍惚的感觉,这林魔神崛起的太快,难道在年轻一辈中,他已真的近若无敌? 这世上的同辈中人,还有能和林魔神对抗的吗? 也有很多修者心理失衡,无法接受,一个来自贫瘠下界的少年,连师门都没有,却在西恒界中一枝独秀,引领风骚,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而就在这寂静、压抑的气氛中,又有最新的消息传出—— “林魔神遭劫,被长生殿击成重伤,正被群雄围攻,不出意外,他极可能伏诛!” 一下子,原本压抑死寂的气氛被打破,令全场哗然,各种声音嘈杂的响起,像炸开了锅。 “多行不义必自毙!似林魔神这种人,就不应该留在世上!” 有修者幸灾乐祸。 “不可能,这世间好不容易出了一位林魔神这般的绝代人物,以后是注定要引领一个时代的潮流,怎可能就此伏诛?” 也有修者无法接受。 而那些大人物则都不约而同地暗松一口气,不少人都露出了若有若无的笑意。 林魔神若活着,注定要压得他们那些古老道统中的传人无法抬起头,像一座大山般让人喘不过气。 还好,他终究要遭难了! 金鹤婆婆很惋惜,她一直建议招揽林寻为徒,认为这般绝世奇才,应当有一个更远大的前程,而今得知他将遭难,心绪一下子变得复杂无比。 只是,等待许久,也不见新消息传出,让苍梧山外的一众修者皆有些急不可耐了。 “林魔神究竟死了没有?” 所有修者心生疑惑。 也就在此时,最新消息传出——林魔神没有伏诛,反而是那些围攻他的天骄人物,全都被击杀当场,而做出这一切的,是一个突兀出现的神秘少女! “太可怕了,一矛击杀一人,绝无活口,那些绝代人物在她手中,简直像纸糊般不堪一击!” 当这则消息传出,场中先是一片诡异的死寂,而后,彻底变得喧嚣和沸腾。 有人振奋激动,也有人失魂落魄。 在这些哗然声中,还有一阵又一阵撕心裂肺般的怒吼声响彻。 “敢杀我玉虚观传人沐剑霆,不管你有多大能耐,也要以命赎罪!” “不可能,我那孙儿商甲天生掌握神秘道纹,怎可能就此遭劫?林魔神,你不得好死啊!” “自今日起,我沧溟道宗不惜一切代价,诛杀林魔神,为李清欢报仇!” 那些大人物皆脸色铁青,怒火中烧,一副几欲发狂的样子,恐怖的杀机充盈天地,令这片区域变得肃杀无比。 顿时,全场哗然声被压制。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次林魔神就是活着走出来,可也需要去面对诸多大人物的怒火! 为何会如此? 简单,林魔神虽强,可却没有足以给予他庇护的大势力,让得那些大人物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进行针对! 根本不必多想,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劲爆,注定将化作一场滔天风暴,在接下来的日子中,让西恒界各大古老道统震动,也会让少年魔神林寻的名字再一次传遍天下,成为名副其实的风云人物。 当然,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林寻走出苍梧山时,能否挡得住来自那些大人物的怒火和杀机。 同时,还有一个疑惑萦绕在所有修者心头,那掌握黑伞,手持紫矛的神秘少女又是谁? …… …… 那近若虚无的门户中,是一条时空甬道,五彩缤纷的时空光带扭曲在一起,有一种令人心悸的美丽。 进入其中,犹如进入瑰丽的混沌空间,周围有灰濛濛的雾霭浮沉,那些皆是规则所化,唯有圣人才能窥探其中所蕴含的至高奥秘。 哗啦~ 就宛如在一刹那间,林寻他们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时空力量推了出去。 来到外界。 远山苍翠,青黛如烟,这是一座山中峡谷,抬头看去,峰峦如聚,群山叠翠,天地高远,有一种莽荒原始气象。 轰隆隆! 一条瀑布从一侧万仞山巅落下,犹如白龙倒挂,发出若雷鸣似的轰震声,水雾氤氲,浪花如雪。 这是什么地方,距离苍梧山又有多远? 林寻他们两眼一抹黑,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不是苍梧山之外,起码暂时可以称作是一个安全之地。 “林寻,我想睡觉了。”旁边的夏至忽然开口,她撑着一把黑伞,色泽犹如永夜,遮蔽天宇白光。 “又要进行寂灭修行吗?”林寻心中一紧。 “不是。”夏至摇头,“我所修炼的法门,枯荣互转,极盛而衰,极衰而盛,周而复始,很讨厌,只有打破有极之壁障,踏足无极之境,才能消除此缺陷。” 说到最后,她皱了皱精致的黛眉。 “这么说,你现在……”林寻眼瞳一凝。 “无法战斗。”夏至毫无隐瞒。 林寻一阵错愕,这寂灭九转功还真是怪异,他不敢怠慢,让夏至进入无字宝塔中休息。 “你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白灵犀一直沉默,此刻终究忍不住问了出来。 “早些年从山林中捡回来的。”林寻笑起来,“从那时候起,我俩差不多就算是相依为命了。” 白灵犀错愕,感到很荒谬,随随便便就捡回一个如此独特而强大的少女? 旋即,她心中释然,认为林寻是开玩笑,不愿意多说关于夏至的事情。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白灵犀问道。 “抓紧时间修复伤势。”林寻毫不犹豫道。 “现在不走?” “我怀疑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 林寻黑眸幽邃,临离开那苍梧山时,老流氓可曾认真提醒过,纵然抵达外界,短时间内也注定不会安全。 做出决断,林寻将一滴“王药菁华”给了白灵犀:“用这个修复伤势,恢复得更快。” 这是一滴从老流氓身上提取出一滴本源菁华,堪称瑰宝,拥有起死回生的神效。 林寻费劲手段,也才从那老家伙手中勒索了三滴而已。 “这……是不是太宝贵了?”白灵犀动容,神秀明净的玉容上泛着一丝异样。 她一眼就看出此药的神妙,寥寥一滴,却氤氲着神性道光,喷薄一缕缕灿烂神圣霞光,简直像传说中的“仙露”似的。 “让你拿着就拿着。”林寻笑道,强塞给了她。 在那道坛顶部时,白灵犀曾不顾生死替自己抵挡杀伐,这才让得她负伤累累。 这可是过命的交情,仅仅只是一滴王药菁华而已,林寻哪会舍不得了。 “抓紧时间修炼吧。” 林寻在瀑布一侧的岩石上盘膝坐下,开始全力调息。 他此次受伤太严重,是被圣宝的法则力量重创,几乎要殒命,能够坚持到现在,还多亏了那老流氓赠予的一缕根须和一片青翠叶子。 这两种宝物虽不如王药菁华,可也神效惊人,足可以将他周身伤势修复,目前他唯一欠缺的就是修复的时间。 白灵犀驻足在那,白衣染血,俏脸苍白,但气质依旧如从前般空灵和神秀,宛如从画中走出来。 她怔怔看了正在打坐修炼的林寻许久,莹润的唇角边泛起一抹意味难明的弧度。 “若是选择道侣,这家伙倒是很不错……” 只是,她很快又想起了夏至,心中顿时一阵晒然,谁想和林寻结为道侣,注定首先得过了夏至那一关。 这可是一个神一般的少女,一想到夏至那强大到令人绝望的手段,白灵犀顿刚才那不经意间产生的一丝念头顿时就熄灭了。 “以后我倒要看看,哪个女人有勇气敢去招惹林寻了……”白灵犀有些恶趣味地想到。 —— ps:还没吃饭,饿得心慌,金鱼先扒饭去,第四更晚上11点左右。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