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送你们上路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二十七章 送你们上路

抵达此地,已根本不必卓狂澜用“神罗针”指引,众人一眼就看到了林寻。 半山腰崖畔处,一株苍劲的古松之下,林寻双手负背而立,山风猎猎,吹动他的衣袂,飘然出尘。 当目睹这一幕,所有人都是一怔,没想到林寻竟会如此光明正大地显现踪迹。 “林寻,你这是自知无路可逃,在等死吗?” 谢玉堂亢奋的大叫,眸光怨毒,他在浮沉海之畔,可是被林寻蹂躏得颜面尽失,名誉扫地。 “不,我在等着送你们上路。” 林寻回答的云淡风轻,很从容和平静,让那些强者皆惊疑,有些拿捏不准。 “少他妈装神弄鬼,故作玄虚,若是无惧,刚才为何要逃?”谢玉堂不屑,大声喝斥。 他感觉很痛快,就像瓮中捉鳖似的,即将得报大仇。 其他强者则在审视和查探四周,颇为谨慎,担心有诈,尽管很确信凭借他们的力量,足可以轻松击杀林寻。 可他们却不敢大意,林寻在论道灯会上已经杀出了赫赫凶威,并且手握圣宝,让他们不得不谨慎。 “林寻,快让那少女出来吧,这时候你已山穷水尽,退无可退,何必再遮遮掩掩?” 一位大人物淡漠出声。 “杀你们,我一人足够了。”林寻俯视下方,语气愈发冷淡。 “诸位前辈,还请动手,这小子明显是在使诈,故意在拖延时间。”谢玉堂叫道。 “且慢,听我一言。” 蓦地,一位大人物站出身,是一名灰衣老者,眸光精湛,遥遥看向林寻:“年轻人,若你能将手中圣宝交出,老夫保证,可以给你争取一线生机,不至于就此灭亡。” 众人顿时躁动,颇为不满,可当认出老者的身份,皆心中凛然,不敢多说什么。 这是一位西恒界赫赫有名的散修宿老,自号峰崖居士,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早在很久之前就已踏足半步王境。 “林寻,眼下局势你已经看清楚了,趁此机会,若你乖乖交出身上所有宝物,老身同样可以为你争取生存的机会。” 一个白发苍苍,面颊狭长的老妪也开口了,让得其他人又是一阵不悦,可因为这老妪来历比峰崖居士还要吓人,他们也只能隐忍不言。 “两个老白痴,死到临头还不自知。”林寻晒笑,言辞毫不客气。 一下子,峰崖居士和白发老妪气得脸都绿了,杀机迸射,而其他强者神色则都怪异。 都这时候了,这林魔神竟还敢如此强势和狂妄,是谁给他的勇气? 林寻越是有恃无恐,就越让他们拿捏不定,有认为他是故弄玄虚,在拖延时间,也有认为他是自知必死,反倒豁出去了。 甚至,还有人怀疑,林寻是不是疯了…… 毕竟,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在这等生死攸关的时刻只怕都不会表现得如此无所谓了。 不过时间紧急,已容不得他们多想。 接下来,一些人向前走去,欲要登山,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肃杀之气弥漫,风雨欲来。 “早该如此了!” 无论是谢玉堂,还是卓狂澜和青涟儿,此刻皆眸绽冷光,死死盯着林寻,要看他是如何被杀死的。 “年轻人,机会都已给你,你却不珍惜,何苦来哉?”峰崖居士踱步,神色从容,非常自信。 “林寻,你不如跟老身走吧,你也算当世一等一的绝代人物,若如此死了,岂不是太可惜?”白发老妪淡然出声,有一种不容置疑的霸道威势,极其慑人。 其他大人物哪会眼睁睁看着林寻被其他人杀死,一个个也都出动了,争先恐后,唯恐慢了一步,就会被其他人抢先夺走林寻身上的宝物。 眼见此幕,林寻淡然如旧,黑眸深邃幽冷,不曾产生一丝波澜,看向那些强者的目光就像盯着一群死人…… 嗯? 同时,林寻注意到,还有一部分修者伫足原地,不曾上前,一副迟疑不定的模样。 顿时,林寻露出警惕和紧张之色,落入其他修者眼中,顿时就成了惊慌失措,心中没底的表现。 “大家瞧瞧,这家伙露陷了,开始害怕了!” 谢玉堂大笑,带着浓浓的嘲讽,“林寻,你继续装啊,怎么现在突然害怕了?” 青涟儿和卓狂澜也都敏锐注意到林寻的面部神情变化,心中顿时大定,再无顾虑。 哪怕就是他林魔神,在面对死亡时,也不过如此! 与此同时,那些抢先出动的大人物也都加快步伐,若不是他们彼此之间有所顾忌,早已抢先出手了。 “林寻,老身说话算数,你现在回心转意还不晚。”白发老妪一脸的和蔼,声音中却带着威胁,“可若是再迟疑,那可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她脚步一迈,已轻飘飘登山而上。 林寻心中冷笑,这老太婆忒可恶,自以为可以轻易拿捏他,语带恐吓,殊不知她早已进入绝境中! 如果不是打算一锅端,林寻早已展开杀戮。 “年轻人,机会稍纵即逝,我希望你不要犯糊涂,否则,注定性命不保。”峰崖居士看似自若和自信,实则步伐比谁都快,一副欲要第一个击杀林寻的架势。 其他大人物虽无言,可也都在从不同方位朝林寻逼近。 而此时驻守在原地的那些强者,都有些按捺不住了,无法容忍林寻被其他人抢先。 蓦地,那一头白玉雷狮发出大吼:“杀一个身负重伤的小杂碎而已,何须这般麻烦?都让开!” 轰! 它腾空而起,一只巨爪狠狠拍出,雷暴汹涌,凝聚为一个巨大遮天的爪印,狠狠朝那座山上拍下。 顿时,天地色变,虚空紊乱,这可是半步王境的一击,足可以轻易将这片山河抹灭一空! 林寻心中一紧,遭受此击的话,他预先布下的大阵可就彻底暴露了,一锅端的计划也会被破坏。 “你敢!” “想在老夫面前抢宝物?别想!” 只是,却有人比林寻更着急,就见那白发老妪和峰崖居士皆大怒,抢先动手,将白玉雷狮这一击化解,反倒在无形中帮了林寻一个大忙。 与此同时,他们加快了步伐,朝半山腰冲去。 在往日里,这点距离,他们一眨眼就能抵达,可今日也不知怎么回事,越往山上行去,就越显得遥远。 初开始,他们不甚在意,还以为是林寻布下的障眼法,可很快,他们就脸色微变,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可此时已经骑虎难下,他们只能前冲。 并且,他们心中理所当然的认为,纵然有什么埋伏,凭他们的手段也足可以轻松化解。 而那些原本驻守原地的大人物们见此,都已等不下去,全力冲出,白玉雷狮的一击,都被其他人化解,可以预料,若不冲过去,根本就不可能抢占到一丝先机。 “终于都来了……”林寻笑了,黑眸中涌动着寒芒。 “这家伙居然……居然还笑得出来?” 谢玉堂瞪大眼睛,咬牙切齿道,“真是不知死活啊,我都没见过像他这般狂妄的人!” 卓狂澜和青涟儿脸色也有些难看,这时候的林寻,忽然变得极其从容,且笑容灿烂,不见一点的惊慌、无助、绝望的情绪,这让他们皆无法接受,心中发闷。 他们可是要亲眼目睹林寻被杀的整个过程的,而不是想看到这些! “小家伙,机会已经给你了,可惜,你自己不珍惜,那就别怪老身下狠手了。” 白发老妪终于第一个抵达,说话时,她毫不犹豫冲出,掌指如电,抓向林寻。 她能不着急吗,眼见其他人都已紧随而来,她可不想在这等节骨眼发生意外。 “老白痴,是我来送你们上路才对!” 也就在此时,林寻将负在背后的双手伸展出来,手中早已蓄势已久的阵盘,在此刻产生嗡鸣。 轰! 一头火红朱雀虚影凭空浮现,鲜红的羽翼拍打,洒落万千道璀璨炽盛的火焰,将冲过来的白发老妪笼罩。 “啊……” 猝不及防之下,那白发老妪嗷呜一声叫出来,她原本很自信和霸道,结果现在一蹦三尺高,叫声像杀猪般凄惨,顿时形象皆无,反而显得很狼狈。 那朱雀虚影横冲,火焰光雨飘洒,皆是由晦涩的王道禁制衍化,杀伐力恐怖无边。 瞬间而已,那白发老妪就被笼罩在一片火海中,连蹦带蹿,欲要挣脱,可却根本不行,被困于其中,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 所有人震骇,瞠目结舌,那可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半步王境,怎会突然就遭难了? 那叫声也太惨了吧? 可很快,他们就脸色大变,预感到不妙,浑身发寒,这难道是一个早已精心准备好的陷阱? 不少强者果断撤退,想要退避,审势而行,可已经晚了。 这一刻,林寻已经等待很久了,都已经到了该收网的时候,自然不会容忍有人再逃走。 他催发阵盘,将整座覆盖于此山上的王道禁阵全力运转起来。 一刹那,这片天地陡然一变,雾霭遮天,杀气腾腾,密密麻麻如潮水般的禁制秘纹铺天盖地般涌现,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危险光芒。 —— ps:五月一号,月初第一天,向童鞋们求一下保底月票! 另外,前两天爆的有些狠,接下来休整几天,不过会保持正常更新,金鱼前阵子就说过,以后会有很多爆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