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一锅端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二十八章 一锅端

轰! 漫天晦涩的灵纹在闪烁,密集如潮涌,绽放璀璨的神辉。 一时间,原本只能算灵秀非凡的一座大山,竟是如从沉寂中醒来,爆发出煌煌浩大之势,惊扰风云,照亮乾坤。 而身处其中,则又是另外一番情景。 有的区域如火海熔浆世界,一片火红,滚滚热浪澎湃,有朱雀虚影展翅其中,发出清啼,焚天灭地。 有的区域苍茫而雄浑,天地呈莽荒之势,有压迫鬼神之气息,一头青龙盘绕足有万丈长的躯体,龙吟震九天。 有的区域则一片漆黑,杀机如黑云压城,一头异常恐怖的白虎睁开一对冷酷而淡漠的眸,杀意震八荒。 而在另一片区域,则有一头玄武迈动四只宛如擎天之柱的脚掌,每一步落下,虚空塌陷,大地沉沦。 太恐怖了,天地四极之地,完全变成一副末日灾象! …… 所有人灵魂颤粟,被惊得浑身发寒,毛骨悚然。 上当了! 原本一座寻常之山,却刹那间呈现出这样恐怖的景象,很显然,这是一场早有蓄谋的埋伏。 许多强者毫不犹豫就要逃,但是发现根本走脱不了,这是一座王道禁阵,尤其是被林寻布置在此山灵脉之上,沟通天地之威,那等威势就更不凡了。 “啊……” 那白发老妪还在惨叫,声音凄厉无比,令人心中直发毛,她身躯被淹没在炽盛火海中,可却无法挣脱,正在被炼化。 能够清楚看见,她的衣饰、肌肤、头发、躯体都被烧得焦糊起来,像一块焦炭似的,触目惊心。 “他妈的,这是一座禁阵!我们都上了那林魔神的当!”有强者怒吼,愤怒难当。 其实根本不必解释,在场所有修者都已认清这一点。 只是谁也没想到,明明在论道灯会上被长生殿击成重伤,差点死掉的林寻,怎会还有布置恐怖大阵的能耐。 “可恶!” 许多人脸色阴晴不定,心中后悔。 他们终于明白,为何之前的林寻会那般镇定和自若,更叫嚣着要送他们全部上路。 当时他们还不屑,认为林寻是故布疑阵,装神弄鬼,可很显然,他们都想错了! 大错特错! 这让他们的肠子都差点悔青,脸色一个个皆奇差无比。 之前的他们,何等自信和睥睨,视林寻为砧上鱼肉,争先恐后地欲要将其击杀,夺取其手中圣宝。 而现在,他们悔恨气恼的就差直接骂娘了。 “小孽畜,待老夫脱困之时,非将你挫骨扬灰不可!”另一侧,那峰崖居士也在惨叫怒嗥。 他被压迫在玄武虚影所在区域,正在被镇压,玄武虚影那巨大如擎天的脚掌踏下,将他身躯差点碾碎。 众人又是一阵骇然。 和白发老妪一样,峰崖居士可也是一位战力极其强悍的半步王境,可现在被困于阵中,竟同样正在遭劫,任凭挣扎,都无法脱困,简直太恐怖了。 “老白痴,自己贪心作祟,欲要意图不轨,现在遭难,反倒怨恨上我来了,还要不要脸?” 大阵中,响起林寻那淡然冷冽的声音。 此时林寻正在操控这座王道禁阵,手脚利落,动作娴熟,将一位灵纹宗师的底蕴和造诣演绎都淋漓尽致。 轰隆隆~~ 大阵威势愈发可怖了,轰鸣如惊雷。 “小友,我向你道歉赔罪,只求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另一处区域,那头来自玉虚观的白玉雷狮在哀嚎,他很不巧地落入那一片漆黑区域,正在被那白虎虚影镇杀。 白虎主杀伐,恐怖无边,利爪落下,杀气如剑,斩得那白玉雷狮躯体上尽是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疤,鲜血如瀑流淌,凄惨之极。 这时候,其他强者也都遭遇危险,一些实力稍弱的早已经被抹除掉,灰飞烟灭。 “放了你也可以,将你灵魂献出,为我充当坐骑,以此替你赎罪如何?”林寻声音淡然。 “休想!” 白玉雷狮大怒,目眦欲裂,他可是玉虚观的护山兽,本身拥有半步王境的威能,如今却被一个小辈视作坐骑,这绝对是无法接受的奇耻大辱。 “那你就等死吧。” 林寻声音冷淡。 他的确并非出自真心,刚才的话就在羞辱这头狮子,说实话,若对投诚,答应充当他的坐骑,他反倒会不乐意。 一头半步王境的老狮子而已,纵然不凭借此阵,他都能将其击杀掉,即便留在身边当坐骑,也没什么潜力可挖。 “林魔神,我与你无冤无仇,还请你手下留情,我定会拿出足够的诚意补偿你!” “小孽畜,你这般欺人,迟早要遭劫!” “可恶!可恶啊——!” 大阵中,惨叫声、哀求声、嘶吼声……各种声音不绝于耳,宛如炼狱之地般,场景渗人。 一部分强者都已被磨灭,化作灰烬。 也有一部分强者在挣扎,不甘心就此遭劫而亡。 “这可是你们青鸾族的祖传之阵,难道你们就没有破解之法?”一头黑玉龙象嘶吼。 它躯体庞大如山岳,威势可怖,但此时不幸落入青龙虚影所在的区域。 和青龙虚影相比,它就像一只小虫子似的,被镇压得浑身筋骨断裂,血肉横飞,凄惨到了极致。 “此阵的确出自我族,可这毕竟是真正的王道禁阵,落入其中力脱困!” 一头青鸾在火海中奋力挣扎。 正如黑玉龙象所言,此阵来自他们青鸾族,可也正因如此,才会让它感到绝望,因为它太明白此阵的可怕了,连王境强者进入,也会遭劫! 而一想到他们青鸾族的宝物,如今却被林寻拿来镇压他们,就让这青鸾感到无比的耻辱和憋屈,几欲疯狂。 听到它这般说,其他强者心都凉了,感到无比的愤恨和绝望。 “啊……” 一道令人悚然的惨叫响起,却见那白发老妪彻底被炼化,躯体被滚滚火海焚烧,化作劫烬,连骨渣都没留下。 没多久,峰崖居士也支撑不住,被玄武虚影一巴掌抽飞,身躯直接虚空中炸碎,血雨纷飞。 目睹这一幕幕惨烈景象,其他强者都惊得亡魂大冒,差点疯掉。 他们开始求饶,哀嚎着让林寻放过他们一命,更有甚者还发出毒誓,决不会再和林寻为难。 可这一刻的林寻显得异常无情和冷酷,不发一语。 在苍梧山上时,他就被这些人所在势力中的年轻一辈绝代人物针对,不断遭受到打压和挑衅。 若不是他底蕴足够强,都不知道被害死多少次! 而今,这些一个个在西恒界中称得上是大人物的家伙,却一点都不顾身份,兴师动众追杀过来,要害他性命,夺他圣宝,这谁能忍? 没多久,白玉雷狮死了,身躯被白虎虚影斩成数断,血肉模糊。 紧跟着,黑玉龙象也死了,被青龙虚影一爪子直接拍扁,死相最是难看。 这座名为“王之四象”的王道禁阵,在这一刻发挥出了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恐怖威能! …… 此山远处,谢玉堂傻眼了,如遭雷击,嘴中发疯一样在嘶叫:“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兴师动众而来,却直接被人一锅端掉,这打击也太大了,让他无法接受。 一侧,卓狂澜眼前也一阵发黑,气得几欲吐血,就这样也没能杀死林寻,反而被对方趁机坑得几乎全军覆没,这让他差点都崩溃掉。 遭受打击最严重的当属青涟儿。 她眼珠子瞪大,气得浑身在哆嗦,尖叫道:“他……他也太无耻卑劣!竟拿我青鸾族的祖传之阵干出这等事情,我……我……哇!” 说到最后,急怒攻心之下,竟是咳出一口血来,原本就虚弱无比的身躯摇摇欲坠,脸上更是多出一股灰败之色。 他们是来亲眼见证林寻被杀的,故而并未参与到行动中,可当远远低看到这一幕,却给他们心灵带来了难以承受的打击。 “各位,我来送你们上路。” 便在此时,白灵犀那绰约的身影出现场中,白衣胜雪,灵秀明净,手握一柄灿若银霜的道剑。 猛地,谢玉堂他们从震怒和愤恨的怒火中惊醒过来。 “白灵犀,我们可都是来自帝国,你们白家和我们谢家还有不少关系,你难道要助纣为虐?”谢玉堂愤怒。 “不是助纣为虐,我是在帮你们谢家铲除祸患,以免以后给你们谢家带来大祸。” 白灵犀说话时,已身影一闪,直接动手。 “若是林寻来了,我或许还会顾忌三分,可就凭你一人,也配说这等大话?”一侧的卓狂澜冷冷出声,身影暴冲而出,和谢玉堂一起去对付白灵犀。 “快杀了他,否则等林寻赶过来时,想走都晚了!” 青涟儿焦急。 只是,她话音刚落,天穹上就陡然降落一道莹白如雪,近若虚幻的断刃,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斩来。 噗! 本就虚弱无比的青涟儿都来不及闪避,头颅就被斩落,血洒当场。 而目睹这一幕,正自和白灵犀对决的谢玉堂和卓狂澜当即失色,惊得差点心神失守。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