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众圣之乡的传闻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二十九章 众圣之乡的传闻

断刃出击,杀伐之气冲霄。 这自然是林寻的手段,以他如今的神魂力量,早已可以一心多用,断刃又是神兵,可以用神魂力量御用,隔空杀敌完全就是信手拈来的事情。 对林寻而言,他最恨的就数谢玉堂、青涟儿、卓狂澜这些人,他们彼此早已结怨很深,若不趁此机会将他们全都击杀,以后还不知会给自己添多少麻烦。 噗! 根本没有任何意外,片刻后,卓狂澜这位羽化剑宗的传人就被斩杀,暴毙当场。 至于谢玉堂,林寻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杀他。 原本都已绝望的谢玉堂一呆,睁大了眼睛,难以相信在这时候,林寻竟会放过他。 而后,他耳畔响起林寻那淡然而冷冽的声音:“别忘了在论道灯会时我曾说过的话。” “你……” 谢玉堂瞬间暴怒,脸色青白交加。 他终于明白了,林寻之所以不杀他,根本不是良心发现,而是另有目的! “我会让你亲眼看着,我是如何在这古荒域崛起,如何一步步争锋于大道之上,而你,注定就是一只可怜的虫子,一辈子只能活在我的阴影中!” 这一番话,谢玉堂怎能忘记? 这对他而言,无疑是最大的羞辱和蔑视! 一瞬间,谢玉堂眸子中写满了怨毒和恐惧,浑身发僵,气得脑海空白,呆滞在那。 白灵犀怔了怔,似有些无奈,摇了摇头,自语道:“谢家也算帝国七大上等门阀之一,当年的谢玉堂也是何等傲骨铮铮,谁曾想,到了这古荒域之后,他已不再是当初的他了……” 说着,她转身而去,不再看谢玉堂一眼。 …… 嗯? 林寻眼眸一凝,旋即轻叹了口气。 几乎同时,覆盖整座山上的王道禁阵竟是产生嗡鸣,散发出的威势瞬间一落千丈,光华暗淡,灵纹消散。 仅仅眨眼间,大阵就如云烟般消弭一空。 原因很简单,这座山下蕴藏的灵髓矿脉力量已被抽取一空,化作废料,再无法为王道禁阵提供力量。 大阵消弭,露出此山的真面目,一股浓稠血腥的气息瞬间扩散而开,呛鼻之极。 那山峦每一处区域,有残碎的尸骸、猩红的血泊、断裂的宝物……可谓是满地血腥和狼藉。 山体都呈现出令人心悸的血腥红色。 这就是之前王道禁阵发威之后的成果,其中一部分强者直接化作灰烬,连一丝痕迹都没留在世上。 此时,山风呼啸,仅剩下零零落落十多个强者还活着,他们伫足不同区域,身上或多或少皆染血,气息喘喘,脸上尽是惊魂甫定之色。 侥幸逃过一劫,让他们都有些难以置信,还以为是在做梦,半响才敢确定这是真实的! “林寻!” 一下子,他们将目光齐刷刷看向了山腰崖畔处,林寻正伫足在那里的一株苍劲古松之下,身姿挺秀,从容而淡然。 和之前不同,这些强者看向林寻的目光中有怨毒、憎恨、愤怒,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忌惮。 刚才,正是这个外表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精心布置一座王道禁阵,坑杀了数十位半步王境! 这太惊人和恐怖,足以令任何强者颤粟和恐惧,若传出去,必然会引发整个西恒界动荡,许多古老道统只怕都会坐不住。 只是,林寻为何在这最后的关头放了他们? 他这是要做什么? 一个又一个疑惑涌上这些强者心头,刚才吃了那么大一个亏,才刚死里逃生,让得他们对林寻充满了忌惮和戒备,根本不敢再冒然出手去报复回来,担心再被坑了。 出乎他们意料,林寻什么也没说,连一点表示都没有,转身就和白灵犀一起离去。 嗖! 浩宇方舟轻轻一闪,就横渡云空远处,消失不见。 “这……” “他就这么走了?” “居然还能活着……” 那些强者发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可很快,他们就明白了! 嗖嗖嗖! 极远处虚空中,忽然响起刺耳无比的破空声,一道道遁光犹如神虹掠空,璀璨绚烂,正在朝这边全速赶来。 那是一群修道者,足有数十位,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目睹这一幕,场中仅剩下的那些强者哪会不明白,林魔神并非是心慈手软,而是早已提前一步察觉到,又有大批强敌靠近过来了! “那林魔神肯定就在此附近!” 远处有人亢奋大叫。 “咦!那是……” 可当靠近这座山峦时,这些强者皆眼瞳一缩,齐齐倒吸凉气,山体染血,残尸遍布,明显发生过惨烈无比的厮杀。 而当得知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原本气势汹汹杀来的这群强者一个个都浑身发僵,脸色大变,额头直冒冷汗。 这也太吓人,若是抢先一步抵达此地,岂不是也会遭遇这等杀劫? 没多久,在另一侧的高空中,又掠来一群强者,目的也都一样,是为追杀林寻而来。 可很快,他们也都心寒,惊骇不已。 谁能想象,那林魔神凭借一座王道禁阵,竟硬生生坑杀了数十位半步王境存在? “这西恒界年轻一辈中,这林魔神已可称得上是第一人了……” 有大人物感慨,神色复杂。 “他从下界前来,才不足一年时间啊,就已搅动西恒界风云,以后……谁还能制得了他?” “可恨,此次论道灯会上竟被他逃了,以至于错过一个镇杀他的最佳时机!” 不管何种议论,所有人都清楚,从今日起,谁想要去击杀林魔神,就得掂量掂量自己分量够不够了! 一场论道灯会而已,死在他手中的天骄人物已不计其数,沙流禅、钟离无忌、羽灵空、青涟儿…… 每一个背后可都站着一方庞大势力,可林魔神照杀不误,横行无忌,根本不曾退让和畏惧过! 直至现在,连数十位半步王境存在都被一锅端掉,以后的西恒界中,除非有仇,谁还敢去招惹? …… …… “接下来的路上,应该就会太平一些了。”云层上,浩宇方舟内,林寻终于可以轻松起来。 “太平?” 白灵犀忍不住提醒道,“你杀了那么多古老道统的传人,只要留在西恒界,就会有意想不到的仇人找上门来。” “你可别低估了那些古老道统,他们盘踞世间不知多少岁月,至今依旧屹立不倒,俯瞰世间,其底蕴之雄厚,势力之庞大,足可以让王境存在都忌惮。” 林寻点头,他明白这些。 古老道统之所以可怕,最大一个原因就在于其宗门内,有着王境强者坐镇,并且还不止一个。 而像一些顶尖古老道统中,更有真正的圣人坐镇! 像西恒界第一道统问玄剑斋内,就有一位活着的圣人存在。 这就是底蕴,也是古老道统和其他势力的最大区别之一。 “所以等我解决手头上的事情之后,就会立刻离开西恒界,现在惹不起,难道我还躲不起吗?”林寻笑道。 “立刻?你打算去哪里?”白灵犀好奇。 “东胜界。” 林寻没有隐瞒,他要为复仇做准备了,去打探通天剑宗的底细,尤其是要进一步了解一下那云庆白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那可是古荒域最辉煌和鼎盛的一界,用‘道统林立,万家争鸣’来形容也不为过。” 白灵犀显然了解过东胜界的一些事情,说道,“像在这西恒界,唯有问玄剑斋等寥寥几个顶尖道统中,才有真正的圣人坐镇。” “可在东胜界,似问玄剑斋这般的古老道统起码有数十个之多!” 林寻心中一震,倒是没想到,仅仅只是一界之隔,西恒界和东胜界的区别就会如此大。 白灵犀继续道:“并且,东胜界被视作‘古荒域’的本源之地,自古至今就有着‘众圣之乡’‘圣道永续之土’等等美誉,其底蕴之悠久和古老,更是远超其他三界。” “我曾听羽灵空说过,当世最顶尖的绝代天骄中,有七成都出在东胜界中,剩下的三成,被西横、南玄、北斗三界各占其一,由此就可以想象,东胜界何等之鼎盛和辉煌!” 说到这,她声音中已抑制不住地带上一丝憧憬和向往。 林寻也不免动容,众圣之乡!圣道永续之土!只听这些美誉就知道,那东胜界是何等不凡了。 “在前来西恒界时,羽灵空就曾说,等此次返回时,就立刻前往东胜界,因为自上古时代就震烁世间的‘天骄金榜’若出现,也必将出现在东胜界中。” “而你也应该清楚,自古至今就有一个公认,唯有能够将自己名字跻身此榜上,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天骄,也才拥有在大世中竞逐绝巅王境大道的资格!” 听到这,林寻若有所思道:“若真如此,这天下四界年轻一辈中的绝代人物,岂不是都会在大世之争来临前朝东胜界涌去?” “正是如此。”白灵犀点头。 说到这,她猛地想起一件事,眉宇间浮现一抹凝重,“我有一件事要提醒你。” “什么?” “羽灵空没死!” 林寻黑眸骤然一缩,难以置信,羽灵空可是被他亲手镇杀,怎可能还活着? 白灵犀认真道:“因为他的一缕命魂早已被孕养在圣宝长生殿中,除非将这一缕命魂抹除,否则,这世上没有人能彻底将其杀死!” 林寻这才明悟,心中有些无法平静,不禁皱眉道:“这么说,若想击杀他这一缕命魂,必须得拥有能够完全将那长生殿镇压的力量?” “正是如此。”白灵犀轻叹道,“无论是长生净土,还是羽氏宗族,可都不会允许羽灵空被杀的事情发生,因为羽灵空被他们一致看好,认为他最有希望在大世之争中踏足王境绝巅!” 林寻沉默片刻,就洒然一笑,道:“我能杀得了他一次,就能杀第二次,第三次,第无数次!”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