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魂双体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魂双体

郑云巧带着愤怒的质问在大厅中回荡着,却令气氛愈发压抑了。 出乎意料的是,林寻并不曾动怒出手,而是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世道以力量为尊,强者凌驾于弱者之上。” “但是……” 林寻话锋一转,黑眸如电,冷冷扫视全场所有郑家高层,最终落在了郑云巧身上,“你们郑家错了!” “凭什么这么说?”郑云巧不服。 “因为我比你们强,拳头比你们大,你们羞辱我朋友的弟弟,那就是羞辱我弟弟,让你们跪下赎罪,有什么问题?” 林寻神色认真而平静,字字如惊雷。 这话看似有道理,可却显得一点都不讲道理,霸道之极,让郑云巧哑口无言。 “说到底,无非还是仗势欺人罢了。”半响,郑云巧才恶狠狠说道,眼眸怨毒。 “我就欺负你们郑家了,怎么着?” 林寻不屑道,“你弱,你就有理?你若真明白什么叫强者为尊,就不会问出如此白痴的问题。” 郑云巧神色阴晴不定,却最终颓然,她知道,这时候的确讲什么也没用。 大厅寂静,包括郑乾龙在内的郑家高层皆跪倒在地,一个个内心惶恐,如丧考妣。 目睹这一幕,岳家老仆心中莫名生出一阵快意,只是一想到大少爷可能再也回不来,他心中又不禁一阵悲怆。 “这位公子,你在我郑家闹事,未免过分了吧?”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大长老! 刹那间,郑乾龙等人眼前一亮,原本惶恐而无助的心中生出一丝希望。 大长老名郑源修,成年多年,衍轮圆满境大修士,不止在千湖城,在附近其他城市中也都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在众人看来,此次若有大长老出面,或许事情就有了转机! 伴随着声音,一名身穿墨绿长袍,雍容而威严的老者大步走了进来,整个人有一种久而弥坚,如山如岳的气势。 当看到跪倒在地的一众郑家族人,郑源修眼眸不易察觉地一眯,眉宇间浮现一抹阴霾,而后将目光看向了林寻:“原来是一位踏足衍轮中境的年轻俊杰,怪不得如此有恃无恐。” 他声音淡然,带着一抹愠怒的味道,朝地上众人道,“我都来了,还跪着做什么?还不嫌丢人?” 虽是喝斥,但郑乾龙他们却反倒心中大定,认为这是大长老有把握拿捏住那少年的征兆。 只是,当他们刚欲起身时,就感觉周身压力骤增,压迫得他们差点都抬不起头,筋骨都差点断裂掉。 与此同时,就见林寻以一种比郑源修更平淡的声音道:“老家伙,目空一切可不好,你也跪下说话吧!” “好一个狂妄的后生,你家长辈没教过你什么叫礼数吗?” 郑源修脸色一沉,他自认为说话已经够客气,并不曾立即发难,没曾想,对方竟不识抬举,挑衅到他头上来了。 “让我讲礼数?你这老家伙也配?” 林寻说着,一掌拍出,轻描淡写,简单而直接,看起来很稀松寻常。 “还真是找死啊!” 郑源修彻底怒了,轰隆一声,周身猛地爆发出可怖的威势,神辉弥漫,犹如一头从沉寂中苏醒的老龙。 他同样一掌拍出,掌势刚猛而璀璨,一个衍轮中境的少年罢了,敢如此嚣张,肯定是不曾受过什么波折的骄纵子弟。 他决定给狂生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砰! 只是,当掌劲碰触的一刹,郑源修就一怔,发现自己的一掌就像打在棉花团里,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所有的掌力都被瞬间就吞没。 “这……”郑源修心中顿时察觉到不妙。 只是,当他刚准备变化招式时,就感觉那原本如棉花团的掌力骤然间变了。 变得如渊如狱,恐怖无边! 咔嚓一声,郑源修的掌指和手臂在瞬间就被一股山崩海啸般的伟力击断,鲜血迸射。 “啊……”郑源修发出惨叫,惊得魂儿都差点冒出来,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这是一个衍轮中境少年应该有的力量? 轰! 不等他反应,那恐怖的掌力已将周身笼罩,如大山压顶,有不可撼动的磅礴巍峨气势。 刹那间,在一众骇然和惊恐的目光注视下,在他们心中犹如定海神针般的大长老,竟是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双膝砸地,地面都被砸出一个大坑,碎石横飞。 全场寂静。 所有看向林寻的目光犹如看着一个魔神,充满了难以置信和恐惧。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少年? 衍轮境圆满层次的大长老,竟都无法挡住他一击,就被压迫跪地,也太可怖了! “老家伙,现在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跟我讲礼数?”林寻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嘲讽。 而岳家那老仆也直接傻眼了,因为这些年里,就连岳剑鸣在郑源修面前也都礼让三分,尊敬对方的身份和力量。 可哪曾想到,郑源修在大少爷这位朋友面前,却竟不堪一击! “你……你究竟是谁?”郑源修额头青筋爆绽,面颊扭曲,感到无尽的耻辱和惶恐。 “我是岳剑鸣的朋友。”林寻言辞很认真,前所未有的认真,绝对是发自内心的话语。 只可惜,在场那些郑家族人都不理解,为了一个朋友,就独自闯入他们郑家大闹,谁信? “嗯?” 忽然,林寻注意到,不远处的岳剑飞,此刻竟如中邪一般,浑身在剧烈的颤抖,状似痛苦无比。 与此同时,无字宝塔,在此刻竟也微微颤抖起来。 是被存放于其中的岳剑鸣的尸体所引起! 林寻瞬间就感知到了,他心中一动,将其尸体托了出来。 “大少爷!”岳家老仆如遭雷击,发出悲呼。 而郑家那些人也都愣住,他们虽早已听说岳剑鸣的死讯,可当亲眼看到其尸体时,依旧有些吃惊。 “难道……他是……”郑源修似意识到什么,看向林寻的眼瞳一缩,老脸一下子变得刷白无比,失魂落魄。 林寻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完全被眼前发生的一幕吸引了心神。 被他抱在双臂中的岳剑鸣的尸体,在这一刻竟是一寸寸化作光雨,飘洒在了其弟弟岳剑飞身上,将对方整个身躯沐浴在一片璀璨光晕中。 半响,光雨消失。 岳剑飞的身躯不再颤抖,恢复了平静,且浑身焕发出一股脱胎换骨般的气韵,仿似和以往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而后,他长吐一口浊气,长身而起,目光从郑家那些高层身上一扫而过,最终看向了林寻。 “林寻,我们又见面了。”他微笑,带着一抹感激,“多谢你把我的另一半魂体带回来。” “岳兄?”林寻动容,连他都有些难以置信,怎会这样? 这…… 而郑家那些高层直接傻眼了,岳剑飞这个傻子怎会瞬间而已,就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果然是他……果然是他……”唯独郑源修当听到“林寻”二字,简直如遭晴天霹雳,整个人都懵了,脑海空白。 “待我处理了此间事情,再与你解释其中缘由。”岳剑飞微笑道。 林寻点头:“也好。” 岳剑飞转身,看向郑源修等人的那一刻,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凌厉而迫人的气势,如深藏匣中的宝剑出鞘。 “之前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退婚是不可能的,但却可以给你们写一封休书。” 岳剑飞声音平静,“早些年,你们求我订下这门婚事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会有今天,却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休书! 郑云巧眼前一黑,她可都还没嫁人,直接就被休掉,若背负上这样的名声,以后还让她如何见人? “你……你究竟是谁?”郑乾龙大叫,犹如活见鬼似的。 “我是岳剑鸣,也是岳剑飞。”岳剑飞淡然道。 一下子,全场郑家族人懵了,心都在滴血,若真如此,岂不是意味着,若他们不悔婚,郑云巧极可能会嫁给岳剑鸣这位名满火灵州的天骄人物? 可是……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 最终,郑云巧被休了,这是“岳剑飞”对郑家的惩罚。 “他们这般对你弟弟,你不生气?我还以为你会忍不住想杀几个人。” 走出郑家,林寻忍不住问。 “他们虽无耻了一些,但这些年毕竟也算帮我照顾了弟弟,一报还一报就好。”“岳剑飞”说道。 “那你呢,究竟是怎么回事?”林寻问道。 “就知道你会忍不住问。”“岳剑飞”洒然一笑,“你听说过一魂双体吗?” 一魂双体! 林寻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天生属性,一个灵魂寄存于两个胎体中,和双胞胎完全不一样。 最奇特的是,拥有这等属性的人,不止是能够给修行带来不可预估的益处,并且纵然另一副身躯被毁掉,也不会彻底死亡! 唯一的弊端或许就是,两者同用一个灵魂,注定会让另一个因缺少灵魂力量而变成世俗人眼中的“白痴”。 “这次我也算因祸得福,真正体会了一次死亡的感觉,虽无法大彻大悟,但却让我对修行有了全新的认知,并且,经由此次经历,让我彻底发现了‘一魂双体’天赋的本源奥秘,说不准,以后我很可能会在道途上超越于你。” 这一刻的岳剑飞就是岳剑鸣,眉宇间涌上那一抹林寻所熟悉的自信风采。 林寻一拳砸在对方肩膀上,笑骂道:“怪不得你这家伙当时死的那么干脆利落,害我白伤心一场!” 他心中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走走走,吃酒去!” “一醉方休?” “就一醉方休!” —— ps:身体不舒服,更新晚了,并且今晚只能一更了,因为实在坚持不住了,跟大家说声抱歉,明天会补回来的。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