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四章 界河惊变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三十四章 界河惊变

久逢知己千杯少。 对林寻而言,岳剑鸣能够“死而复生”,让他愈感觉,此情此景,唯有一醉方休才算痛快。 “说实话你别打我。” “说!” “在论道灯会上选择自我了断的时候,我真的没多少不舍,因为我知道,我终有一天还会活过来,却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会这般愧疚,哈哈哈哈,若传出去堂堂林魔神也会如此愧疚,世人该如何作想?” “滚!” “哎,脸色别这么难看,吃酒吃酒。” 青柳湖畔,林寻和岳剑鸣正在对饮,两人身边,已洒落十多个横七竖八的大酒缸。 酒是千湖城特酿“醉千秋”,味道辛辣醇厚,如火入喉。 两人皆有些醉眼迷离,若不是有修为在身,只怕早已不省人事,醉梦千秋了。 岳家老仆伫足在远处,笑眯眯看着这一切,就这么看着,他就感觉很得劲,很快意。 “千幻道宗为避免惹祸上身,已经和你划清界限,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多简单,走自己的路,悟自己的道,天下之大,何处无我岳剑鸣立锥之地?” “你不恨?” “当然恨,我视宗门为家,他们却视我为弃子,不过不管如何,他们终究对我有大恩,纵然恨,也不会去讨什么公道,就这么恩断义绝也挺好。” “看起来你已经看开了。” “不,你说错了,我没看开,我又不是大彻大悟的圣人,就这般被舍弃,我心中也有郁结之气,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让千幻道宗因为这个决定而后悔!” “这才像个男人。” “我本来就是男人!” 饮酒之余,两人聊了很多,像两个酒鬼,在静谧清幽的青柳湖畔喋喋不休,惊起不知多少白鹭。 直至暮色十分,夕阳残照,染红碧绿湖面,浑身酒气的岳剑鸣起身,醉眼迷离,打着酒嗝道:“我要走了,离开千湖城。” “去哪?” “浪迹天涯。”岳剑鸣嘿嘿笑道。 而后,他跨上岳家老仆牵过来的一匹毛色驳杂的瘦马,就跟林寻挥了挥手,策马而去。 走得那叫一个潇洒。 或许,正如他之前所言,他已经“死”过一次,虽无法大彻大悟,但有些事已经彻底看开了。 此次离去,无非是要去走自己的路,求自己的道。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远远地,传来岳剑鸣的大笑声,“林寻,我会去东胜界找你的。” 声音渐渐渺不可闻,夕阳下,老仆牵着瘦马,岳剑鸣身影摇晃,走远了。 林寻目送对方远去,半响才晒笑道:“狗屁的浪迹天涯,你就浪吧……” …… 两天后,炎都城。 鹧鸪天酒楼,一座包厢中,这里是两天前林寻和百风流约好的见面地点。 百风流这个老棒槌已经来了,当看见林寻的第一面,他就一脸唏嘘地感慨道:“谁能想象,把整个西恒界闹得鸡飞狗跳的林魔神,此刻正在单独宴请我百风流?” 和以往一样,这老棒槌还是这般无耻和不正经。 “少扯淡,这次找你来是有事相询。”林寻没好气道。 百风流眼珠一转,道:“让我猜猜看,是不是和离开西恒界有关?” 林寻诧异:“你怎么知道?” 百风流一脸的自得,笑吟吟道:“你别忘了,我可是要成为‘消息之王’的男人,这西恒界中生的事情,还能瞒得过我的耳目?” 经过解释,林寻这才知道,许多古老道统早已分析出,在这等风雨飘摇的局势下,自己极可能会选择离开,因为唯有如此,才能避免许多报复找上门来。 “现如今,海鲨族、钟离氏、青鸾族、玉虚观、大荒雷族……各大古老势力都已宣布,谁敢帮你林魔神离开西恒界,谁就是他们共同的敌人,必将遭受灭门之灾!” 百风流神色陡然变得严肃起来,道,“与此同时,这些势力都已派出各种力量,正在西恒界中全力寻觅你的踪迹,并且布了堪称惊人的悬赏令,一副要赶尽杀绝的架势。” 林寻黑眸骤然一眯,他这才意识到,论道灯会虽已经落幕,可他的处境却变得愈不容乐观了。 “看来,他们还是欺我林寻杀的人不够多啊。”他自语。 百风流连忙道:“你可别乱来,听说此次为了对付你,不少势力中的王境老怪物都已经准备出动!” 林寻一下子沉默了,归根究底,他们还是欺负自己是孤家寡人一个,背无依靠罢了! 百风流喟叹道:“想要一个人去和那些古老道统对抗,实在太难了,和螳臂挡车也没什么区别,我劝你无论如何都要冷静,离开西恒界避一避风头也好。” 林寻点头道:“我自不会鲁莽行事。” 他本来就打算前往东胜界,尽管心中愤恨那些古老道统欺人,可也知道,在自己不曾踏足王境之前,暂时只能避其锋芒,离开西恒界这个水深火热的凶险漩涡中。 当然,纵然是不离开,林寻也不惧这一切。 他手中还有不少底牌,纵然无法把那些古老道统全都铲平了,但也足可以让对方伤筋动骨,元气大伤! 黑魇天狗族分布在西恒界的窝点被铲平,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不过,若不是被逼迫得山穷水尽的地步,林寻是不会再去向通天秘境中那个神秘女人寻求帮助的。 那神秘女人答应帮助他三次,他已经用过一次,不想把这等宝贵无比的机会再浪费那些不必要的事情上。 “对了,论道灯会上第一造化最终被谁夺取了?”林寻忽然问道。 百风流摇头:“不清楚,或许是纪星瑶,也或许是来自地皇界弥罗宫的传人洛迦。” 说到这,百风流想起一件事,神秘兮兮道:“你可知道,羽灵空并没有死?” 果然如此! 林寻心中一震,尽管白灵犀早已说过此事,可当得到百风流的确认,他还是有些感慨,想杀死一个似羽灵空这般的绝代人物,的确是太难了…… “据说,这家伙是被圣宝长生殿所救,不过因为伤势有些严重,早已匆匆离开西恒界,要返回南玄界长生净土进行全面修复。” “临走前,他曾撂下一语,说下次相见时,就是你的死期!” 百风流神色间也带着一丝凝重,“不得不承认,那羽灵空的底蕴简直太吓人了,你这可等于杀了他一次,我怀疑,无论是长生净土,还是羽氏宗族,都会站在羽灵空一边,视你为眼中钉!” 林寻闻言,反而笑了,视他林寻为仇人的势力不知有多少,他到现在不还活得好好的? 他随口道:“这家伙死了一次也不长记性,还敢说出这般大话,那就试试谁能笑到最后。” 百风流挑起大拇指,赞叹道:“我谁都不服就服你林魔神,一个人搅乱天下风云,纵观古今,放眼当世,哪个天骄之辈能够拥有这般气魄和手段?” 林寻一脸无语:“能不能别这么膈应我了?” 百风流嘿嘿一笑:“行,谈正事,你现在想离开西恒界,想借助古老道统的挪移古阵是行不通了,但却并不是没有办法。” “说来听听。” “据我族得到的最新消息,分布于东胜、西恒、北斗、南玄四大界之间的界河,如今正在生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惊变,简而言之,界河正在渐渐消失!” “消失?” “对,据一些老怪物分析,这一次惊变,极可能会让原本分裂开的四大界重新融合为一体,让古荒域结束分裂的状态,重新恢复到上古时代时的完整模样。” “不过,现在只是有一些苗头,按照推测,当大世真正降临时,古荒域四大界,就将打破彼此孤立的格局,彻底恢复成一个完整的世界。” “而这种惊变,也被视作大世即将来临的征兆之一。” “到那时,四大界归一,古荒域注定会展现出一个大世新格局!” 说到这,百风流也不禁一阵激动,四大界已经彼此分隔无垠岁月,不知阻挡了多少修道者的路。 对一般修道者而言,想要横跨一界前往其他界修行,简直比登天还难,因为有凶险莫测的界河阻挡。 而今,四大界即将归一的征兆已经出现,一场前所未有的大世也注定要来临了,这让谁能不激动? 林寻也不禁动容,据他所知,上古时代,古荒域四大界的确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只不过后来因为一场惊天变故,让得古荒域残碎,分作了四大界,一直延续至今。 若此次真有彼此归一,恢复完整的可能,这对任何修道者而言,的确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惊变。 “当然,说这些还言之过早,不过界河的力量正在消退,却是不争的事实,现如今,西恒界已经有很多修道者开始去探寻界河产生惊变的秘密,试图从中走出一条通往彼岸世界的道路。” 百风流说道,“你若想离开,倒是不妨选择去横渡界河。” “横渡界河?”林寻若有所思。 “对,你先考虑一下,若真决定这么做,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个全新的身份,加入一个队伍中一起行动,三天后就可以出。” 百风流神色郑重。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