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 无可阻挡的一拳 - 天骄战纪

第九百四十四章 无可阻挡的一拳

血色船舰狭长足有百丈,横亘在了远方。 船舰上,一众气息肃杀的修道者神色漠然,目光齐刷刷看了过来。 为首,是足足六位半步王境存在,皆身披黑袍,虽静默伫足,浑身散发出的威势却铺天盖地,慑人之极。 寇星、青面、赤练他们脸色凝重,内心惴惴不安。 对于这界河中的凶险,或许他们还能凭借自身丰富的经验去化解,可面对这样一支强劲的队伍,却让他们束手无策,感到绝望。 无他,实力相差太悬殊了! 这一支队伍是刚刚冲上来,阻拦在了他们的前路,根本不必问,必然是为那位乐姑娘而来。 “麻烦来了。” 乐姑娘倒显得很镇定,有些无奈似的轻叹了一声。 她将目光看向了一侧的林寻,“瞧,这就是傲来国圣火教的门徒,那为首六个老家伙,是圣火教的掌邢祭祀,一个个杀伐无情,手上起码葬送过上万的性命,称其为圣火教的刽子手也不为过。” 林寻嗯了一声,他正在打量对方。 六位半步王境,十八位衍轮境大修士,这种力量的确堪称是精锐和庞大了,足以令任何王境以下的强者感到绝望。 但并不包括林寻。 他只是感到有些奇怪,圣火教门徒的身上,无论是半步王境,还是衍轮境,皆带着一丝阴晦而森然的独特气息,令人很不舒服。 “乐姑娘,我们又见面了,只要你交出‘圣火道源石’,我们或许会开恩,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远处血色船舰上,为首那鹤发童颜,神色阴冷的老者淡漠出声,“你最好不要再有侥幸心理,这一次,谁也救不了你。” 圣火道源石! 林寻一怔,随即耳畔就响起乐姑娘的声音,“这是圣火教的圣物,其内汇聚着他们这些年从傲来国无数生灵身上汲取到的‘愿力’,对他们祭炼某种魔道极兵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与此同时,乐姑娘微微一笑,看向远处的血色船舰,说道:“圣火道源石的存在,伤天害理,为祸众生,乃邪祟之源,世所不容,我这可是在替天行道,你们却要杀我,这可很没道理。” “休要狡辩!”一名半步王境大喝,声如炸雷,响彻天地。 “不必废话了,此女执迷不悟,杀了就是,还有她的那些同伴,助纣为虐,也当诛!”其他半步王境也冷冷开口。 “也好。”为首的老者点头,神色冷酷。 自始至终,他们都不曾理会过除乐姑娘之外的任何人。 显然,无论是林寻,还是寇星他们,皆都被他们无视了,不放在眼中。 这种傲慢而冷酷的姿态,让寇星他们愤怒之余,又感到无比的沮丧,连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有着足以无视他们的本钱。 林寻也不禁皱眉,这圣火教可真够嚣张的,三言两语就打算把他们全都杀了,显然是以前做多了草菅人命的事情。 轰! 可不管林寻如何作想,对方已动手,一位拥有半步王境修为的黑袍中年踏虚空而至,探手一翻,一道黑色大手印镇杀而下,遮天盖地,道音轰鸣,将林寻他们所在的宝船笼罩。 他显得很淡漠和冷酷,高高在上,如若执掌生死的主宰。 寇星他们已濒临崩溃,他们纵然想要闪避和挣扎,可面对一位半步王境的打压,却让他们兴不起任何抵抗念头。 太强了! 根本就不是一个级数的存在,就宛如渺小的蝼蚁在面临天上苍龙的无情打击。 纵然是乐姑娘,此时也不免有些紧张,她也没想到,圣火教此次竟出动了六位半步王境! 这让她哪怕对林寻很看好,此刻信心也不免有些动摇,眉宇间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忧色。 林寻原本还在思忖,是否要采取一种缓和的方式,化解这一场突然而至的阻拦。 毕竟,他和圣火教并无仇恨,仅仅只是为了帮助乐姑娘而已,也犯不着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对方从一开始出现,就直接无视了他们,视他们不存在,这倒也罢了,现在他们竟直接要动手,把他们全都抹杀,那种漠然冷酷,生杀予夺的姿态,让林寻如何能忍? 无冤无仇都下如此狠手,可想而知对方何等之霸道了! 说时迟那时快,当对方出击那一刹,林寻已出击,脚踏冰螭步,身影冲霄而起,一拳打出。 “嗯?” 黑袍中年似有些意外,在这等时候,竟还有一个才洞天圆满境的少年敢站出来,还真是不知死活。 旋即,他就明白了,淡漠的神情上浮现出一抹不屑,察觉到林寻的气息瞬间从洞天境抵达衍轮中境。 原来是一个故意隐藏实力的家伙…… 可是,这就是他敢于站出来抗衡自己的底气? 也未免太不够看了! 黑袍中年神色淡漠,就像看到一只飞蛾在扑火,没有怜悯,也没有同情,甚至,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作为半步王境存在,他早已拥有了俯视“五大境”修道者的力量,这些年,也不知杀了多少衍轮境修者,又怎会在意这样的反抗了。 远处血色战舰上,一众圣火教祭祀和门徒也同样神色漠然,挣扎和反抗,他们见多了,这或许是每一个强者临死前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早已见怪不怪。 “这……”寇星他们傻眼,根本没想到,这等时候,那位林夏公子竟如此有骨气,宁死都不愿坐以待毙。 轰! 黑衣中年的一掌已拍下,铺天盖地,没有一丝改变。 轰! 与此同时,林寻的一拳也打出,古拙、平淡、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而后,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林寻的拳劲,势如摧枯拉朽,轻而易举轰碎了那一道遮天般的黑色掌印! 轰! 爆碎的轰鸣响彻,掌力化作漫天光雨溃散,声势惊天动地。 “不对!”远处血色战舰上,众人眼瞳齐齐一缩。 “这……”寇星他们瞠目结舌,那可是一位半步王境的一击,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化解了? “不愧是搅乱西恒界风云的林魔神!”乐姑娘心中暗赞。 而那黑衣中年的眼瞳则骤然一缩,这才猛地意识到了这一拳的厉害,和他之前所预判的完全不同。 不过,他毕竟是半步王境,临危不乱,依旧从容而冷酷,这点小意外,根本无法让他自乱阵脚。 轰! 那一道拳劲迸发璀璨的光,已碾压着虚空呼啸而至。 “能化解我一击,也算不错,我可以给你一个有尊严的死法。”黑衣中年冰冷出声。 神色依旧高高在上,依旧睥睨而傲岸,宛如在施舍。 说话时,他主动上前,一掌按出,虚空陡然塌陷,天地哀鸣,一股恐怖的掌劲汹涌而出。 势如大龙出渊,惊扰乾坤! 这就是半步王境的威势,虽非真正王者,可已伫足于“五大境”之上,拥有俯视的威能。 只是…… 当他的掌劲和林寻的拳芒对撞在一起的刹那,黑衣中年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他原本淡漠而睥睨的神色消失了,被一抹惊容取代,似难以置信,眉宇间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可他已来不及再去做什么…… 轰隆! 恐怖的拳劲犹如山崩海啸,带着无可匹敌,无坚不摧的磅礴力量迸发,瞬间将他的掌力击溃。 而后,在他难以置信的目光注视下,这一拳狠狠砸在了他身上。 轰! 在这关键时刻,他已动用了属于半步王境的全部力量去防御,可依旧感觉浑身一痛,胸腔骨骼猛地崩断,发出喀嚓喀嚓的爆音。 而后,他整个人都被轰飞出去,像断了线的风筝,在这个过程中,他口鼻喷血,脸颊扭曲,胸膛都塌陷,背脊像煮熟的大虾一样弯弓。 “啊……”最终,黑袍中年还是没忍住发出一声惨叫,响彻云霄。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在电光石火之间就完成,自始至终,林寻仅仅只轰出了一拳,先是轰碎了一道遮天掌印,而后又势如破竹般轰溃了一道掌劲,最终轰在了黑袍中年身上。 一路摧枯拉朽,无可阻挡!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无论是血色战舰上的圣火教众人,还是寇星他们,此时一个个如遭雷击,眼瞳扩张,一副无法相信自己眼睛的呆滞模样。 太快了! 也太出人意料! 一个被视作飞蛾扑火的少年,却用一拳轰飞了一位半步王境,轰出了所向披靡的气势! 唯有乐姑娘清楚,那黑袍中年完全就是自己作死,视林寻为撼树的渺小蚍蜉。 却不知道,林寻可不是蚍蜉,而是凶威震西横的林魔神! 若是黑袍中年认真对待,或许还不会败得偏偏地,他显得那般自负和大意,这不是自己作死是什么? 当然,黑袍中年大意是主要原因,但同样的,也是因为林寻战力太逆天,远超同辈,早在刚进入古荒域时,就能击败青丘天狐一族的蔺太真,这可同样是一位半步王境强者。 而现在林寻的战力和当初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