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暗血黑凰谜团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五十一章 暗血黑凰谜团

只是,舜白玄并不认得夏至,当看见一个身姿纤柔的少女站出来时,他直接皱紧了眉头,挥手道:“男人的事情,你一个小姑娘插什么手,快闪开。” 而后,他不悦地看着林寻:“亏你还自称魔神,不嫌丢人吗?让一个小姑娘站出来?” 林寻神色有些异样。 而洛迦则已看不下去,忍不住要出声提醒。 可就在此时,夏至已经动了,纤柔的身影踱步,如一道黑暗中的流光,倏然而去。 “你说和我对战很丢人?” 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彻骨的寒意,夏至人已经来到舜白玄身前,快的不可思议。 “我堂堂大男人,岂会欺负你这种小丫头,赶紧……” 舜白玄显得很不耐烦,只是话刚说到一半,他眼瞳骤然一缩,猛地发出一声怪叫,身影暴退。 锵! 一杆色泽古拙的紫矛不知何时,已刺杀而至,若不是他闪避及时,差点就被刺穿胸膛。 “你……”舜白玄震怒,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大男人就只知道退避?”夏至踱步上前,自始至终,她幽冷如黑暗,有一种令人心悸的气息。 唰! 紫矛掠出,简简单单,却让舜白玄脸色又是一变,感受到一股扑面而至的可怖压迫,他忍不住又发出一声怪叫,不得不避。 他脸色顿时憋得铁青,连续两次被逼退,让他颜面挂不住,大喝道:“别逼我下狠手!” “逼你又如何?” 夏至上前,紫矛幻化,干净利落地击出,她看似平静,却有一种迫人的气势。 “真当不敢收拾你!?” 舜白玄怒不可遏,祭出一杆金灿灿的战矛,与之硬撼。 砰! 两者碰撞,神辉轰鸣,震耳欲聋。 舜白玄浑身一个踉跄,差的被掀飞出去。 一下子,他眼瞳扩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这少女怎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不等他反应,夏至已再度杀来。 紫矛如电,黑袍飘曳,让少女如黑暗中走出的神祗,有一种幽寂冰冷的威势。 没有任何意外,舜白玄被击飞,发出怪叫,一副愤怒又意外的狼狈模样,憋屈得快咳血。 这怎么可能? 舜白玄一直很自信和狂傲,自认在年轻一辈中,也唯有圣隐之地中的一小撮逆天妖孽才勉强入得了自己的眼,除此,其他强者皆不堪入目。 事实上,他也的确有狂傲的资本,不止是天赋超绝,连血脉和底蕴都强横无匹,被视作舜族万年难遇的奇才。 可现在,一个少女却压迫得他抬不起头,一次又一次将他击飞,这让他都有些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了! …… 远处,寇星他们神色间尽是怜悯,这缺心眼的傻子,还真是可怜,连一个少女都打不过,还去挑衅林寻公子,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若被舜白玄知道他们的想法,非泪流满面不可。 他堂堂舜族的绝世奇才,被视作失足青年不说,还被人看做自取其辱,这也太气人。 乐姑娘怔怔,她早已看出舜白玄绝对是一号强横之极的角色,否则之前也不会出言讽刺,说他此刻挑战林寻就是胜之不武。 只是,她还是没想到,事态竟会发生这种逆转,一个突兀出现的少女,竟打得那舜白玄狼狈而退,就差抱头鼠窜了! 当然,她可不会认为舜白玄名不副实,这一切只能表明,那少女比舜白玄更强大! “她难道就是曾在论道灯会上,帮林寻击杀一众绝代人物的那个少女?”蓦地,乐姑娘也反应过来了,心中震动。 这件事,在西恒界闹得沸沸扬扬,许多人都在揣测那少女的来历和身份,可却一直是个谜,无人得知。 而今,亲眼见到她去镇压舜白玄,乐姑娘这才意识到传言果然没有夸大,这少女确实过于强大了! 洛迦心中轻叹,原本欲提醒舜白玄,可现在她倒是忽然觉得,让这家伙被狠狠教训一顿也不错。 唯一让她有些担心的是,舜白玄若被杀死,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也就在此时,她耳畔响起了来自林寻的传音:“洛迦姑娘不必担心,我已嘱咐过,不会要了他的命。” 洛迦抬眼看去,见林寻正笑吟吟看着自己,一副看破自己心思的模样,这让她心中莫名感到一阵郁闷。 若不是那舜白玄,自己何至于会被林寻如此对待?搞得自己太被动,还不得不领情。 远处,舜白玄在怪叫,鬼哭狼嚎一般,声音中透着愤怒、错愕、憋屈、恼羞等等情绪,就像在遭受蹂躏的黄花大闺女似的。 他此刻确实羞愤欲绝,气势汹汹而至,都还没和林魔神这个正主对决,反倒被一个少女给打得无力招架,这若传出去,他这一世英名可就全都毁了! 夏至可不管这些,若不是林寻早有叮嘱,按她的性格,可是打算直接杀了这破坏她和林寻交谈的家伙的。 啪! 紫矛掠空,狠狠抽在舜白玄背上,将他一下子震飞出去,嘴中发出惨叫,一张俊俏的脸颊都扭曲起来。 不过,他倒也极其了得,浑身金灿灿的直冒神辉,所施展的道法和宝物也堪称惊世,纵然被打压,可并不曾遭受真正的重创。 可即便如此,还是让舜白玄感到无比的耻辱,他可是令人谈而色变的混世魔王,如今却被一个小姑娘蹂躏,这若被人知道,那非成为天下一个笑柄不可。 “唉,这就是着急出名要付出的代价,一失足就成千古恨啊!”寇星唏嘘不已。 “早就劝过他了,偏偏不听,像这种一根筋的二愣子,也活该受到这种教训。” “我都没见过像他这种缺心眼!” 青面和赤练皆也都是一副喟叹的模样。 听到他们的交谈,林寻不禁一阵好笑,这舜白玄也的确够倒霉的,惹谁不好,偏偏惹毛了夏至,这不是找苦头吃吗? “对了,两位此次前来界河是要做什么?”林寻好奇,看向洛迦。 “为了一桩机缘。”洛迦也不隐瞒,将关于暗血黑凰的事情和盘托出。 林寻这才明悟过来,心中暗松一口气,他之前还真有些担心,洛迦也是为追杀他而来。 “暗血黑凰?原来传闻竟是真姑娘已经觉醒了血脉天赋力量?”乐姑娘一怔,若有所思。 “不错。”洛迦点头,而后目光看向林寻,带着一丝征询,有些不清楚乐姑娘的来历。 “这位是乐姑娘,这位是洛迦姑娘……”林寻将她们两人的身份向彼此简单介绍了一番。 当得知这个看起来有些病恹恹的秀美女子竟是来自某个圣隐之地时,洛迦清眸微微一凝,而后就恢复如常。 而得知洛迦身份时,乐姑娘则露出一抹恍然之色,似乎早已猜测出来了。 “关于这暗血黑凰的事情,我倒是了解一些,据传它是被一位出身古佛一脉的圣人所击溃,落了个身陨道消的下场,仅剩下的一缕残魂,也被封印于一处战场遗迹中。” 乐姑娘徐徐出声,“不过,我本以为是传说,可如今看来,这应当是真的。” 洛迦明显有些吃惊,似没想到,这位乐姑娘竟还了解如此秘辛。 对于她的吃惊,林寻很理解,因为他已经体会过这位乐姑娘的智慧和底蕴是何等惊人。 “洛迦姑娘,关于暗血黑凰的事情,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乐姑娘说道。 “但讲无妨。”洛迦也很好奇,这乐姑娘究竟知道多少关于暗血黑凰的事情。 “你此次和那舜白玄一起行动,是否是要借助他们舜族的祖器‘盘龙社稷鼎’来压制暗血黑凰的残魂力量?” “乐姑娘慧眼如炬,料事如神,竟连等事情都知道。”洛迦清眸中尽是异色。 “这很好猜,盘龙社稷鼎乃是舜族先祖所祭炼的圣宝,其上浇筑着太乙青龙的真血,用以克制暗血黑凰的力量再合适不过。” 乐姑娘微微一笑,旋即神色恢复认真,道,“不过若这么做的话,很可能适得其反,弄巧成拙。” 洛迦一怔,蹙眉道:“此话怎讲?” “你比我更清楚凰族的秉性,一生高洁,不尊天,不法地,唯吾独尊,你若用盘龙社稷鼎去压制,或许能克制对方的残魂,但后者只怕宁死也不会让你如愿以偿了。” 乐姑娘此话一出,让洛迦直接怔在那,玉容变幻,陷入沉思。 林寻见此,心中也不禁暗自感慨,这位乐姑娘还真是了不得,令人想不佩服都不行。 “多谢指点。”许久,洛迦长长吐了一口浊气,面带感激,郑重致谢。 “若洛迦姑娘不介意,我倒是有一个法门,可以帮你破解这个难题,获取这一桩大造化。” 乐姑娘此话一出,让洛迦心中一震,道:“愿闻其详。” 见此,林寻本打算避让,毕竟,这般秘辛太过隐私,牵扯到一桩大造化,自当避嫌。 可出乎他意料,乐姑娘却叫住他,道“公子请留步,获取这一桩造化,还需你来帮忙。” “我?”林寻一怔。 洛迦也有些意外,怎么又和林寻牵扯上了? “对。”乐姑娘认真点头,明显不是开玩笑。 就在这时,一道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响起。 而后噗通一声,舜白玄被抛在了宝船甲板上,四肢趴地,屁股朝天,姿势别提多狼狈和羞耻。 —— ps:第二更下午4点左右! 请用搜索引擎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