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佛胎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五十六章 佛胎

与此同时,为首的黑衣僧人看了一眼乐姑娘,似乎有些惊讶她对大藏寺的了解。 “姑娘所言不错,小僧法号木正。”黑衣僧人开口,眉眼湛然,淡漠而平静。 他仪姿如山,昂藏雄峻,气势极其不凡。 “既然姑娘知道我等来历,就还请立刻离去。”木正双手合十,态度虽平静,却有一种强势而决绝的味道,不容违逆。 “还请离去!” 其他四个黑衣僧人也皆双手合十,和木正不同,他们眉宇间带着一抹冷寂肃杀之意,更为慑人。 “哟嗬,够嚣张啊!” 舜白玄一脸惊诧,“本公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霸道的和尚,想让我们离开也行,先打败本公子再说!” 轰! 说着,他周身涌现金灿灿的神辉,威势汹涌如海,慑人无比。 却见木正他们神色淡漠,像盯着一个傻子似的看着舜白玄,让得后者顿时大怒。 “看什么看,要战就痛快点,不怕告诉你们,和你们一起的那些同伴都已被本公子杀得一干二净,可他们太弱,让本公子可很不满意。” 出乎意料,听到这个噩耗,木正他们只是皱了皱眉,神色也比刚才冷漠许多,但却并未被激怒。 这让林寻他们都感到很意外,这些地藏寺传人简直就像一群冷血动物,宛如没有情绪般,令人忌惮。 “也罢,我们继续行动吧。”木正收回目光,转身重新跏趺而坐,面朝那一座黑色的佛龛,转动手中的念珠,宝相庄重,唇中在诵读什么。 他竟是浑然不再理会林寻他们,视他们如无物。 并且,其他四名黑衣僧人也都如此,跏趺而坐,守护在木正的四极之地,浑身涌现出黑色佛光,神秘之极。 “你们这些秃驴可真够狂的!”被人无视,让舜白玄很不爽,当即就要冲过去杀敌。 “不可!”林寻立刻阻拦。 轰! 舜白玄本就对林寻极其不服气,根本就不听劝,祭出金灿灿的黄金战矛,隔空朝远处的木正等人劈杀。 金色的锋利矛影掠空,极其惊人。 可还不等靠近,虚空中涌现神异的佛光禁制气息,产生出恐怖的镇压力量。 嘭的一声,矛影炸碎,连同舜白玄整个人都被轰飞。 “咄!”关键时刻,林寻舌绽春雷,袖袍一挥,一片璀璨的清辉化作漫天灵纹,这才将那一股佛光禁制化解。 与此同时,洛迦探手一抓,将舜白玄被震飞的身躯拉了回来。 “妈的,这鬼禁制也太可怖了。”舜白玄惊出一身冷汗,脸色很难看,刚才他都有一种要被彻底镇压而亡的窒息感。 这让他意识到了厉害,再不敢乱来。 “你若再莽撞行动,下次我可不会再救你了。”林寻皱眉扫了舜白玄一眼。 被如此训斥,舜白玄心中颇不是滋味,可是刚才毕竟被林寻救了一次,让他也不好反驳。 他心中暗自嘀咕,神气啥啊,等以后找个机会本公子也救你一次,然后也让你尝尝被破口大骂训斥的滋味! “林寻,我们也得抓紧时间了,他们欲要降服那佛龛中的暗血黑凰,一旦被他们得逞,我们就再没有机会了。” 乐姑娘神色凝重。 木正他们连同伴的生死都不顾,可想而知,他们对那黑色佛龛中的存在志在必得,不容有失。 这很不妙。 按照洛迦的感应,那暗血黑凰的一缕残魂同样沉寂于佛龛中,若被地藏寺的人抢先得到,后果注定不妙。 林寻点头,他也意识到局势严重。 哗啦啦~ 他深吸一口气,做出决断,袖袍一挥,一道道青铜阵旗掠出,而后瞬间消失在不同位置的虚空中。 这是禁阵“王之四象”的阵旗,林寻此刻做的,就是以阵破阵,如此才能最短时间内冲入这座古刹深处。 不过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这些阵旗在破阵时会遭受破损,这也正是林寻一开始不愿动用的原因。 但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了,阵旗损毁还可以重新祭炼,若此地的机缘被对手夺去,那可就真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轰隆~ 阵旗很快发生奇效,扩散出滚滚灵纹阵图,和此地覆盖的先天神禁发生对撞,轰鸣如惊雷。 “走!” 林寻当先带路。 只是,在他们前行没多久,惊人的一幕发生。 整个破败的古旧佛刹中所覆盖的禁制力量犹如被彻底惊醒,涌现出冲霄而起的佛光。 那佛光宏大、炽盛,却呈现出若永夜般的黑色,给人无比压抑的恐怖镇压气息。 同时,一阵钟声响彻,如警世之音,又如佛陀威严的诵经声,令这片天地都笼罩在一种说不出的庄重氛围内。 林寻心中震动,这绝不是由他破解禁引发的。 “是他们!” 很快,林寻等人皆察觉到,不知何时起,在木正等地藏寺传人身上,涌现出惊人的异象。 木正头顶,涌现出一卷虚幻般的神秘佛经,飘洒出一串串密集的奇异文字,每一个字迹皆如黑玉铸就,灿然流溢佛光,朝那一座佛龛上笼罩而去。 而在其他四位黑衣僧人头顶,则分别浮现出一杆烙印着黑莲图案的韦陀杵。 一盏铭刻着奇异佛纹的黑色铜灯。 一株如青铜玉石铸就而成的菩提树。 一个浑圆若满月的佛陀玉牒。 一个个宛如虚幻的异象,皆在释放佛光,和木正头顶的佛经一起,笼罩那一座佛龛。 显然,他们欲要收走此物,并且即将成功! 那一座佛龛原本岿然不动,但在此时却爆发出恐怖无比的佛光犹如大火燃烧,照亮乾坤。 而在佛龛中,那一头蜷缩如神胎,羽翅收敛,宛如在沉寂般的暗血黑凰身上,也涌现出繁密的道文,化作炽盛的黑色火焰燃烧,宛如要从沉寂中苏醒一样。 这一系列的动静太大了,堪称惊世骇俗,从而引发了整个古刹禁制力量的波动! “这些该死的秃驴,一个个像疯了一样!”舜白玄破口大骂。 “怎么办?”洛迦很焦急,无法淡定。 “先冲过去!” 林寻咬牙,古刹禁制被全面激活,让他压力倍增,不得不运转极限力量,全力破阵。 只是,他们刚抵达那一座佛龛所在的区域,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听一阵惊呼响起。 却见木正他们竟是一个个如遭雷击,身躯踉跄倒退,神色变幻不定,显得很狼狈。 与此同时,那一座佛龛中,一道黑色的光影骤然冲出,宛如挪移虚空般,朝古刹深处掠去,眨眼就不见了。 再看那佛龛内,空荡荡的,哪还有那一头暗血黑凰的影子? 林寻他们也怔住,这个异变发生的太突兀,让他们也猝不及防。 “可恨!就差最后一步!”一个黑衣僧人咬牙,一脸不甘。 “这佛胎中不止蕴藏‘渡寂’祖师所遗留的力量,并且还融合着暗血黑凰的本命圣血,极其神异和不可思议,乃古来未有的佛胎,不能强来。” 木正神色古井不波,“还好,它无法从此地逃走,还有机会将它带回宗门。” “嗯?”说到这,木正脸色微变,这才发现,只顾着降服目标,竟是浑然没有察觉到,林寻他们已抵达此地。 与此同时,林寻他们神色异样,心中皆震动不已,融合了暗血黑凰本命圣血的佛胎? 这是何等神异的存在? 唯有乐姑娘似猜出生命,失声喃喃:“传闻果然是真,上古地藏寺渡寂圣僧在此地击败暗血黑凰之后,也不曾离去,而是选择了一种奇特的方式,和暗血黑凰进行了一种交换,两者一起施展了某种禁忌之术,欲孕育出一个古来未有的生命!” “那佛龛中所供奉和孕养的,或许就是这种生灵!” 一下子,林寻他们全都不淡定了,也意识到木正他们此来的真正目的,竟是要降服这种由佛修圣僧和暗血黑凰一起孕育出的生灵,也就是被他们视作“佛胎”的存在! “四位师弟,此地就交给你们了。”木正神色冷漠,扫了一眼林寻他们,就朝古刹最深处冲去。 同时,那四名黑衣僧人上前,一个个神色肃杀而无情,阻在了林寻他们之前。 这一刻的乐姑娘显得比洛迦更为焦急,不像从前那般从容和镇定,飞快道:“林寻,你去追击木正,我和他们一起对付这些家伙,一定要快,那佛胎藏有古来未有的大秘密,千万不能让木正得逞!” “好!” 林寻深吸一口气,展开行动。 轰! 那四名黑衣僧人毫不犹豫冲出,去击杀林寻,一个个威势可怖无比,比林寻他们之前击杀的那些黑衣僧人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无疑,这四人是地藏寺中的顶尖人物,即便不如那木正,也绝对差不了多少。 “秃驴!你们的对手是本公子!”舜白玄早已忍不住,发出震天大喝,浑身金光奔涌,扑杀了过去。 锵! 与此同时,洛迦也出动,并且第一时间就动用上了辟魔绝天剑这件恐怖的圣兵。 大战爆发,林寻没有纠缠,施展冰螭步轻松摆脱围堵,而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古刹深处冲去。 —— ps:今晚更新晚了,先道歉,然后保证会有第二更,不过时间可能会在凌晨后了,等不及的童鞋明天再看哈。 请用搜索引擎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