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此间有大恐怖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五十七章 此间有大恐怖

无论是林寻,还是洛迦、舜白玄,在得知乐姑娘的态度后,皆意识到了问题的紧迫和严重。 故而甫一开战,谁都不曾有任何迟疑和怠慢。 唰! 林寻身影闪烁,暴冲上前,这古刹深处很神秘,曲径通幽,沿途被黑色的覆盖,竟宛如没有尽头似的。 并且,禁制的力量无所不在,让林寻前冲之时,还不得不谨慎和小心。 随着深入,场景也在变化。 大地上,到处是大战残留的痕迹,有爪印、掌痕,也有被焚烧后残留的灰烬。 一路上,到处都是破败、疮痍的景象,触目惊心。 可以预见,上古时代,此地曾上演绝世之战,留下的斗战痕迹历经岁月侵蚀都无法被磨灭掉! 没多久,林寻见到一个古旧斑驳的钟磬,只是早已残碎,其上染着金色的血渍。 血渍明显已经干涸不知多少岁月,可当林寻望过去,却感到一股扑面而至的神圣气息,如渊如狱,压迫得他神魂一阵悸动,都有一种要崩溃的迹象! 圣人之血? 否则,怎可能会在干涸无垠岁月后,依旧残留着如此恐怖的气息? 林寻心中震荡,连忙运转小冥神术,不敢再去感知。 从这里开始,气氛开始变得不同,多出一股令人心慌的不详和压抑气息。 轰! 电光闪烁,一缕缕雷霆交织出现,这是禁制的力量,恐怖无边,雷电中弥漫毁灭气息。 林寻已经足够谨慎,却依旧被雷电擦中身躯,肩膀处被撕裂一道血痕,一丝丝晦涩的毁灭力量以一种惊人的度在伤口扩散。 林寻运转星湮吞穹道的力量,这才将这些扩散的晦涩毁灭气息炼化掉。 “禁制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林寻神色凝重,他感受到了一种致命的威胁。 嗡! 没有任何迟疑,他祭出无字宝塔,由造化神铁铸就的塔身宛如琉璃般,飘散出金灿灿的神辉,拱卫林寻全身。 与此同时,莹白如雪的断刃掠空,锋刃流淌虚幻光泽,蓄势以待。 做完这一切,林寻这才稍稍心安,继续前行。 沿途上,禁制力量波动,佛光如墨,宛如黑暗永夜般令人心悸,不时会对林寻进行杀伐。 以林寻那灵纹宗师级的造诣,都无法将其彻底化解,只能躲避或者硬抗,那力量太可怕了。 庆幸的是,无字宝塔极其神妙,金色神辉流转,帮林寻抵消了诸多致命的杀劫,不然的话,根本抵达不了这里。 没多久,林寻终于现了地藏寺十八子之一的木正。 他一袭黑色僧袍,身影昂藏如山,周身涌现出灿灿佛光,手中握着一个黑色钵盂。 那钵盂很神妙,飘洒出亿万道黑色佛辉,衍化出一道又一道佛陀虚影,镇守在木正周身,隐隐约约,还有一阵梵音禅唱声从钵盂中传出。 阿赖耶钵! 当初在那河水漩涡之前,木正就是凭借这一件宝物带着他们地藏寺一行人进入这片遗迹中。 而按照乐姑娘的说法,这阿赖耶钵可是地藏寺中赫赫有名的一件圣道佛宝,传承悠久无比。 而在木正头顶,则浮现着一部虚幻的佛经,释放出一串串奇异若黑金铸就的文字,灿灿光,正在帮助木正化解沿途所见的禁制力量。 “嗯?”仿似察觉到林寻的目光,木正蓦地回。 当看见林寻时,他眼瞳微微一眯,湛然明净的眉宇间充斥上一抹凛冽冷意。 尤其当看到林寻头顶那座无字宝塔,他罕见地露出惊容,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最终,他收回目光,转身继续前行,他似不愿被耽搁,并且加快了步伐。 可林寻却从他刚才的神色中察觉到,这家伙对自己动了杀心! “一个修佛之人,却这般冷漠和无情,这地藏寺传人果然和世上的佛修不同……”林寻皱眉。 旋即,他也不再多想,抓紧时间前行。 这就宛如一场无声的竞争和较量,无论是木正,还是林寻,皆在用尽一切办法前行,要抵达这古刹的尽头! 林寻一边前行,一边琢磨,这古刹看似破败,并且不大,却另藏乾坤,别有玄机。 其中分布的禁制力量,堪称是鬼斧神工,夺天地之造化,让林寻都感到无比的惊叹,甚至是有些痴迷了。 他都怀疑,若是能将这片禁制的奥秘全都参悟透彻,自己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绝对会生突飞猛进的蜕变! “乐姑娘说错了,进入此地光懂得灵纹还不行,还得有圣宝相护,否则的话,就是王境老怪物也寸步难行,不敢越雷池一步,冒然闯入注定有死无生!” 经过一路的感应和探寻,林寻得出一个结论,这片古刹所覆盖的极可能是一座圣阵! 并且此阵已残缺,被遗弃了无垠岁月,失去了力量之源。 否则的话,就是有无字宝塔相护,也可能早已经遭难了,根本不可能让自己抵达这里。 足足一炷香后,终于抵达古刹尽头。 这片地带,没有了禁制力量,但却漂浮着一盏盏佛灯,明净的光辉流转,将这片天地照亮,染上一种圣洁和庄严的气息。 “那是……” 林寻眼瞳一缩,看到尽头之地,竟坐落着一座洁白如玉,剔透无暇的莲台。 莲台上,端坐着一道身影,通体散无量大光明,刺目而绚烂。 简直如一尊佛陀、菩萨! 由于那里太过明亮,让林寻都无法看清楚,可他却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光明、神圣之威笼罩此间,让人都有一种跪地膜拜的冲动。 此时,木正就站在那,手中阿赖耶钵弥漫黑色佛光,周身悬浮一尊又一尊虚幻的佛陀身影,和那洁白如玉的莲台以及那端坐其上的身影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黑一白,恰如阴阳,产生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这……”木正似现了什么,失声叫出。 与此同时,林寻也终于看清楚,那洁白如玉的莲台上,除了那一道大放光明的佛陀身影,还有一个人。 那是一个浑身沐浴在神焰中的女子,如瀑青丝披散,以一种舍命相助的姿态挡在了那一尊佛陀身影前。 两人身躯几乎是紧靠着。 佛陀皱眉,怒目瞪着远处。 女子垂眸,神色间带着一抹焦灼和决然。 而在距离两者不远处,还有一道身影,周身覆盖在一层奇异的金色光泽中,身影看似瘦削,却给人无限高大之感,挤满天地乾坤,压迫天经地纬,宛如天地间唯一的主宰。 最让人胆寒的是,这神秘的金色身影手握一杆大戟,刺穿了那洁白如玉的莲台,刺穿了女子的胸膛,也刺穿了佛陀的心脏! 这是致命的一击! 仅仅一看,就让人绝望,心生大恐怖! 林寻头皮麻,恍惚间,仿佛看见,在那上古时代的某天,一道金色身影从天而降,抵达这座古刹。 没多久,此地爆惊世对决,佛陀含怒,驭白玉莲台对敌,佛光普照九天十地。 只是,却抵不过那手持大戟的金色身影镇压。 危急时刻,女子显现,舍命相助,帮佛陀挡住一击,却不料敌人太过恐怖,一戟之下,莲台碎,女子亡,佛陀被刺穿心脏。 临死,女子焦灼无助,佛陀悲愤怒视,充满不甘! 不知觉间,林寻全身被冷汗浸透,虽猜测的一丝真相,可他内心却不可抑制地感到很不真实。 并且,此地有恐怖的杀机弥漫,铺天盖地,那是残留在此地不知多少岁月的杀意,是来自圣道强者的无上之威! 若不是有无字宝塔,林寻早已被震慑,神魂崩碎而亡了! 与此同时,木正也很不堪,浑身僵硬,神色间尽是吃力之色,手脚都在颤粟。 若不是有阿赖耶钵的力量相守,他必然也早已坚持不住。 铛! 宛如警世般的钟声响彻,这片天地充斥的杀机和威压皆消失不在了,气氛变得圣洁和庄肃。 再看远处,那佛陀身影和女子身影皆消失不见,连那宛如主宰般的金色身影,也再寻觅不到。 仿似他们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刚才所见到的只是一些如梦魇般的幻觉。 “原来,渡寂祖师原来是被人所杀了……只是……只是那黑凰圣后为何……为何要舍命相助……” 木正喃喃,似很不理解,眉头都紧锁在一起,“宗门那些长辈不是说,他们两者是死敌吗……为什么……” 果然! 林寻闻言,心中也无法平静,他之前已猜到一些,却不敢肯定。 可现在,却不得不相信了。 刚才那显现在白玉莲台上的佛陀和女子,竟分别是上古那位地藏寺圣僧渡寂,和那一位踏足圣道的暗血黑凰! 传闻中,不是说渡寂在此击杀暗血黑凰,并且将她封印起来了吗?却为何……为何两人会并肩作战而亡? 难道传闻有假? 林寻意识到,即便是乐姑娘所掌握的秘辛,只怕也只是传闻,和真相有着很大的出入! 只是,若真如此,杀死他们的那一道金色身影又是谁? 两位圣道大能啊,却被人一击连杀,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林寻越想越是心惊,遍体直冒寒气。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