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福兮祸兮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五十九章 福兮祸兮

一个个黑色佛文如符号般,将林寻周身覆盖。 佛文中释放度厄的力量,浸入林寻周身肌肤,朝他体内涌去,产生恐怖的净化威能,让他整个人有一种燃烧自焚的错觉。 这就是超度的力量,源自普济度厄法! 林寻终于体会到了这种力量的可怕,但却并不惊慌,因为就在此时,星湮吞穹大道的力量自发运转。 哗啦啦~ 转瞬间,如风卷残云般,那一个个神异而可怖的黑色佛文被一扫而空,被彻底炼化掉,再无法浸染林寻丝毫! 无疑,在大道力量本质上,度厄的力量明显无法和星湮吞穹道相提并论,。 林寻心中生出一丝明悟。 他之前之所以被压制,完全是对佛宗力量不了解,才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而现在,他已不惧! …… 菩提之根,在修佛者眼中,这就是天地间一等一的神物,妙不可言,藏着诸天大道的本质奥秘,拥有不可思议的妙用。 上古时代,曾有一株菩提树屹立世间,一枝一叶、皆可衍化出一方天地乾坤,宛如三千世界般,神异到了极致! 据木正所知,在上古时代,地藏寺中就有一位强者,仅凭一片菩提叶,就悟出了“大乘迦叶道”的无上妙谛,当场大彻大悟,拈花而笑,由此一步迈入圣境! 若眼前这一截枯萎树根和菩提树有关,那价值就太惊人了。 作为修佛之人,木正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这一截枯木的独特气息,让他都无法控制内心情绪,产生强烈无比的渴望。 故而,他没有理会林寻,没有理会无字宝塔,而是第一时间将目标锁定在了此物上。 唰! 他毫不犹豫动手了,对此物志在必得。 “和尚,你太心急了!”可就在同时,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和声音一起的,还有一抹莹白如雪的锋刃。 快! 太快了! 木正一心想着如何获取那一截枯木,登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噗! 寒芒一闪,无匹的刀气横扫,顿时有血水迸射而出,木正探手抓住的右臂,被当场斩落。 不得不说,木正实力极其可怖,在这危机时刻,暴退闪避,虽损失一臂,却险之又险的保住了一命。 若换做其他人,只怕早已被镇杀当场了。 “你……”木正吃痛,面颊抽搐。 可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林寻在遭受“诸天超度”之力后,竟是安然无恙,毫发无损! 这让他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那可是他最强大的杀手锏,自认放眼整个古荒域中,哪怕就是那些圣隐之地中的绝世妖孽,只要遭受此击,也必将遇难。 可现在…… 这一招却失手了! “和尚,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林寻神色冷冽,立在白玉莲台前,身影挺秀,如一睹山岳般横亘在那。 “你是如何办到的?”木正脸色变幻,他一直很淡漠和从容,可此刻却无法再保持平静了。 他收回了阿赖耶钵,防御在身前。 因为林寻的强大,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 “幼稚,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林寻晒笑,同样没有立刻下杀手,收回了无字宝塔。 木正很快恢复平静,将断臂止血,眸光如电,盯着林寻:“按照我地藏寺古籍记载,似你这般人物,已可视作异端,注定是要被诛灭的。” 异端! 林寻黑眸一眯,冷笑道:“我也听说过,你们地藏寺自诩为‘度厄行者’,以铲除天下异端为己任,但凡被你们盯上,就会进行不死不休的追杀。” “只是我却没想到,你们竟是如此定义异端的,呵呵,这就是你们地藏寺的作风?未免太无耻了吧?” 话语中毫不掩饰嘲讽和不屑。 木正神色不动,口宣佛号道:“我地藏寺自上古至今,身在地狱,心向光明,注定不被大多数世人所理解,无耻与否,也无法改变你是异端的事实。” 林寻挑眉,泼脏水也不是这么个泼法,这完全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你敢!”蓦地,木正似乎察觉到什么,当即暴怒,大喝出声。 “我有什么不敢,你在拖延时间,我就陪你一起拖延时间,有什么不对?”林寻笑说道。 说话时,他身影一闪,就已冲上了那白玉莲台,袖袍一挥,就要收了那一截枯木。 并且速度极快,一气呵成,明显是早有准备。 当木正察觉到不妥时,林寻的身影早已在那白玉莲台上了。 “你找死!” 木正彻底怒了,浑身汹涌黑色佛光,暴冲而来,像怒目世间的佛陀,威势惊人。 轰! 可不等靠近,那白玉莲台骤然产生一层神圣般的波动,将他整个人震飞出去。 由于冲势太猛,被震飞后,木正眼前直冒金星,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来。 可这一切,都无法取代木正内心的错愕和震怒。 “怎可能……我可是地藏寺传人,渡寂祖师所留的遗物为何反而在针对我!?” 白玉莲台发光,圣洁无比,神妙莫测, 莲台上,林寻已顺利摄取到那一截枯木,这让木正心中愈发难受,脸色铁青到了极致。 只差一步,却酿成这般后果,这打击太大了! 可很快,他神色就变得异样,发现了蹊跷,那林寻……似乎比自己更痛苦? 就见白玉莲台上,刚收取了一截枯木的林寻,此刻却浑身颤粟,嘴皮子都在哆嗦,一副遭到雷击般的模样。 并且在他身上,被一缕缕细若牛毛的金色光芒蔓延,像他肌肤一寸寸撕裂,皮开肉绽,诡异而可怖。 “那气息……” 蓦地,木正想起来,刚才所见的幻象中,曾有一尊如天地主宰般的金色身影出现,手持大戟,刺穿了白玉莲台、黑凰圣后和渡寂师祖。 而此时那一缕缕细密的金色光芒所散发出的气息,和那一尊金色身影上的气息如出一辙,明显源自同宗! 顿时,木正神色间浮现出一抹古怪,有庆幸,有心悸,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嘲弄。 他终于明白了! 那一截枯木即便是菩提之根,也必然曾遭受过那一尊金色身影的可怕打击,方才会呈现出枯萎、破败的样子。 并且,此物虽不曾被彻底毁掉,可其中却蕴含着属于那一尊金色身影的战斗力量! 简而言之,林寻看似是抢先获得了一场机缘,实则,这就是一场杀劫!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因果循环之理,果然妙不可言!” 木正笑起来,内心的憋屈、愤恨和惘然全都一扫而空,反倒很庆幸,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夺得此物。 他驻守在白玉莲台外,开始默默修复断臂,静心等待。 只要林寻遭劫,他就会第一时间冲上去,夺走他手中的那一截枯木。 可以预见,到那时候,枯木中的神秘金色力量注定已经被林寻所消受,留给自己的,就是一株真正的菩提之根! 或许此物损毁严重,可只要带回宗门,必然有办法将其复苏过来! 越想,木正心中就越轻松,甚至有一种冥冥中自有天意垂青自己的感慨。 …… 林寻此刻的确很不好受。 一缕缕至刚至霸的金色力量在他体内冲撞,充斥恐怖无边的毁灭气息,让他根本就承受不住,身躯内外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被破坏着。 “他妈的,是那家伙!” 林寻也有些气急败坏,本以为终于占据优势,哪曾想,抢到的却是一场杀劫。 并且,他也意识到了这金色力量的来源,愈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上古时候,那家伙手持大戟,将两位圣人都击杀掉,可想而知其力量多恐怖。 这金色力量残留于枯木之中,尽管微乎其微,只剩下一丝丝残余,可却根本不是目前的林寻能够承受! “记住它!” “一定不能忘了……” 就在林寻痛不欲生之际,恍惚间,仿佛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响起。 一道声音威严而庄肃,振聋发聩,如大道伦音响彻。 一道声音则带着焦灼的气息,如金玉之声,透着一股独有的磁性,宛如仙凰锵锵而鸣。 刹那间,林寻脑海中就浮现出渡寂圣人和黑凰圣后的身影,两者身影被击穿。 临死前,前者愤恨,怒目远方,后者低眸,焦灼而不甘。 林寻心中震动,是他们在提醒自己,要记住这一股金色力量吗? 轰! 与此同时,林寻只觉手中那一截枯木陡然涌现一股神秘的生机波动,朝自己体内涌去。 并且,枯木腐朽破败的表面,竟涌现一点点如梦幻般的圣洁青碧光泽,宛如要从枯败中复苏似的。 怎么回事? 还不等林寻想明白,脑海中轰的一声,一阵天摇地晃。 恍惚间,他来到一株苍劲的古树前,此树枝桠参天,叶片如青翠的玉石铸就,飘洒出万千绿霞,将天地染成一片神圣气象。 一位相貌清奇而古拙的僧人端坐树下,正自推演法门,他身影沐浴在圣洁的佛光中,犹如传说中的菩萨般。 在他旁边,一道修长的身影伫足,正低头对僧人说着什么,一头青丝挽起,露出一张绝美的侧脸。 在她身上,同样有圣光飘洒,化作一头栩栩如生的黑凰,在那古树枝头上梳理羽翼,活灵活现。 林寻呆住,眼前所见一切景象,祥和而神圣,宛如传说中的仙之净土! 请用搜索引擎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