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 天骄战纪

第九百六十二章

莲台就将被击溃! 木正一下子亢奋起来,他暗自发誓,当莲台破碎的一刹,就用最强大的力量去超度了林寻! 唯有如此,才能宣泄他内心的耻辱。 他堂堂地藏寺传人,今日在自家祖师所留的机缘之地,却被别人夺走了造化,这不是耻辱是什么? 谁说修佛者没有脾气? 上古时代,佛陀一怒,诸天都得抖三抖! 只是,就在此时,他心中猛地狠狠一跳,笼罩上一层致命的危险气息,这让他脸色骤变。 可当反应时,已经晚了一步,就听咣当一声巨响,木正只觉脑门剧痛,眼前直冒金星,浑身一抽搐,差点栽倒。 幸亏他自幼修炼罗汉金身,体魄强横无匹,不曾被击晕。 可他那光亮的脑门上却鼓起一个红肿大包,像犄角般,峥嵘独立。 木正当即暴怒,竟有人敢偷袭自己!? 无法抑制的杀机涌上心头,他霍然转身,当看清楚偷袭自己的黑手时,顿时一呆,佛胎? 却见那只黑鸟也有些发怔,似没想到这和尚的脑门这么硬,一锅竟没有打晕他。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木正内心的震怒被无尽的狂喜取代。 刚才为了夺取那菩提木,他差点就忘了,这次前来的真正目的可是为了这古来未有的佛胎! “小友,之前皆是误会,如今你既现身,就随小僧走吧。”木正口宣佛号,施展出地藏寺的传承力量,去和对方沟通。 他相信,对方若觉醒灵智,必然会感受到自己的诚意。 并且,按照地藏寺一些长老所言,若佛胎临世,以大地藏经的力量去召唤,就足以让对方唤醒本我意识。 因为这佛胎,本就是渡寂圣人所留! 黑鸟一怔,斜着眼看着眼前的和尚,一副看白痴的模样。 木正皱眉,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佛胎怎么有一股流氓地痞似的气息,显得很邪乎。 他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施展地藏寺传承力量,与之沟通,欲要感化对方:“小友……” “小友你大爷!” 黑鸟脾气显得很暴躁,大骂了一声,爪子抡起铁锅就砸向木正。 咣当! 猝不及防下,木正脑门又被砸中,眼前金星乱窜,身躯摇摇欲坠,意识都有些模糊。 他震怒,脸色铁青:“你竟敢无礼?” 黑鸟恶狠狠呸了一口,手中铁锅转动,像街头地痞无赖拎着搬砖干架一样,冲上去就是一阵狂砸。 “无礼?若不是你们这些贼秃,老子哪可能会被迫提前觉醒?” 咣当!咣当! 痛骂时,黑鸟把那一口铁锅挥舞得虎虎生风,砸得木正顿时扛不住了,栽倒在地,疼得差点晕厥过去。 最可怕的是,那铁锅也不知由何等神铁铸就,竟是坚硬无比,且流淌着晦涩的道纹光泽,以木正的能耐,都被压迫得无法抬头。 “呸!最恨你们这种虚伪的混账,既然想请本大爷做客,为何之前要用力量降服本大爷?” “叫!你继续叫!叫破喉咙也没用!” 这黑鸟的确很邪乎,并且明显憋了一肚子气,拎着铁锅狂砸木正,生猛得一塌糊涂。 连林寻都看怔住,这……真的是佛胎? 与此同时,木正也在内心悲愤大吼,这怎可能是佛胎?简直就是一个泼皮无赖! 咣! 最终,木正被砸晕了,脸上兀自残留着悲愤屈辱的神色。 而黑鸟似乎意犹未尽,伸出金灿灿的爪子,对这木正的身躯又狠狠踹了一阵子,这才长吐一口浊气,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 “唔,这位小哥,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了?别怕,本大爷以德服人,一般不喜欢动手,也不会干一些没风度的事情。” 黑鸟将手中的黑锅背负身上,而后施施然转身,高昂着头颅,面向林寻,显得很自负。 林寻神色异样,这黑鸟形似暗血黑凰,可却又不像,它背负着一口黑锅,让它的气质显得很……另类。 并且,它还很自恋和不要脸,刚才还一副地痞流氓的架势,现在就直接堂而皇之地不承认了,还口口声声谈什么以德服人,简直是无耻。 “本大爷先走了,你若想继续在这玩,随便你,反正这鬼地方是再没法呆了……” 还不等林寻开口,黑鸟就探出爪子,将地上的木正拎起来,羽翼一展,就朝远处虚空掠去。 “等等!”林寻叫道。 “少他妈烦本大爷,那渡寂老儿所留的造化都已被你得去,你还想咋地?” 黑鸟不耐烦地大叫。 林寻黑眸一凝,显然,这黑鸟知晓很多秘密! 唰! 他毫不犹豫就追了上去,这黑鸟行事很奇特,击晕了木正,却没有杀掉,反而将木正带走。 并且,它似乎已知晓自己从菩提木中获得的机缘。 可让林寻震惊的是,那黑鸟羽翼一展,竟如瞬移般,挪移虚空而去,刹那间就不见了踪迹,快得不可思议! “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历?” 林寻愈发感觉这黑鸟不凡了。 第一次见到它时,它蜷缩如一个神胎,羽翼收敛,沉寂于那一座黑玉佛龛中,周身燃烧着一缕缕黑色神焰,有奇异的道纹交织其中。 当时,木正和其他四名地藏寺传人联手,都不曾将其降服,反而被它轻松遁走。 而现在,当它再度现身时,一举砸晕了木正,实力生猛得一塌糊涂,要知道,木正可也是一位绝巅人物,之前和林寻的对决中,展现出了过人的战力。 可就是这样,却被那黑鸟三下五除二地镇压,这就显得有些匪夷所思了。 最让林寻感到奇怪的是,对方明知道自己获得了造化,却只是表现出一些不耐烦而已,并没有因此而和自己动手,这表现无疑太过反常。 它,究竟是谁? …… 白玉莲台残碎,濒临崩溃,这片天地间,佛光禁制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褪着。 这座神秘的古刹正在无声地发生着惊变。 想起此行所经历的一切,林寻伫足在那,也不免有些恍惚。 “林公子,你没事吧?” 没多久,乐姑娘、洛迦他们的身影出现,当看见林寻伫足在那,浑身完好时,都一阵轻松。 “没事。”林寻清醒,摒弃脑海杂念,不再多想。 “那木正呢?”乐姑娘放眼四顾。 “此事说来复杂,等离开此地,我再与你们一一详谈。”林寻说道。 “也好。”乐姑娘点头。 而洛迦则有些忍不住了:“林寻,可曾……” 不等说完,林寻已点头道:“幸不辱命。” 顿时,洛迦长松一口气,绝美而明秀的玉容上浮现出一抹难得的轻松。 没有耽搁,他们快速朝古刹外掠去。 这里的佛光禁制正在消褪,失去了这层保护力量,这座古刹注定会很快就湮灭消失掉。 甚至,整个遗迹都会因此而沉沦,不存于世! 毕竟,这是自上古时代延存至今的一片遗迹,没有了禁制力量防护,必定会彻底覆灭掉。 果然,就在他们身影刚冲出去,那古刹深处,就响起一阵阵倾塌毁灭的震荡声音。 林寻忍不住回头,就见那一座残破的古刹,仿似失去了生机般,变得暗淡无比,令人心生怆然。 “走吧。” 没有迟疑,他们沿着原路返回。 …… 直至他们的身影消失,那古刹建筑上,浮现出一只黑鸟,羽翼如黑色的火焰燃烧。 “这家伙竟能经受住这等考验,莫非冥冥中自有天意?”黑鸟心中喃喃。 它很清楚,那一截菩提木中所封印的金色力量何等恐怖,纵然是它,也不愿去碰触。 因为这是一种足以斩圣的力量! 可林寻并未立刻遭难,反而经受住考验,获得了传承,这让黑鸟也不免震惊。 “哼!那本该是属于本大爷的造化,却被你得去,等本大爷了断一桩私事,就去找你小子要账,若不给本大爷足够的好处,哼哼……” 黑鸟冷哼。 而后,它转过头,一对漆黑若永夜的眸看向古刹深处。 “你们啊,当初明知必死,为何又要踏出这一步?到头来,却徒留我一个在今世觉醒……” 一股说不出的悲恸情绪涌上心头,这一刻的黑鸟,身影竟显得异常的孤独和萧索。 “孽畜!”旁边,昏厥的木正艰难地睁开眼睛,当看见身边的黑鸟时,之前的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顿时怒吼出声。 咣当! 黑鸟看也不看,动作娴熟地拎出黑锅砸下,木正脑门一痛,翻了个白眼,身躯直挺挺躺下,悲催地又一次晕厥过去了。 “真是个死心眼的秃驴,本大爷好不容易真情流露一次,又被你一嗓门破坏了。” 黑鸟恶狠狠呸了一口,而后,它羽翼一展,拎着昏厥的木正就朝远处掠去。 “这次提前醒来,也不知是好是坏,或许,这就是缘法?也是时候前往地藏寺走一遭了……” 在黑鸟身后,那一座从上古时代屹立至今的破败古刹,最终轰然塌陷,化作漫天烟尘消弭。 没多久,天地沉沦,这片由无上发力开辟出的古老遗迹也随之崩溃,如烟云般消散。 —— ps:今天是金鱼的母上大人的生日,晚一会陪着老娘一起过个生日……当然,不是请假,我是说,第二更10分钟后发出! 请用搜索引擎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