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 镇压全场 - 天骄战纪

第九百六十六章 镇压全场

远处礁石岛屿上,一群修道者将一个瘦弱的少女围堵了起来。 “小丫头,还不赶紧乖乖地把手中的星骸陨石拿出来?” 为首的修道者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可此时却脸色森然,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其他修道者也都冷笑,目光贪婪而炽热地盯着少女紧攥的右手中,那里有一缕缕银灿灿的光辉从指缝中溢散出来。 “这是我的!是我拿命换来的,凭什么给你们!?” 少女瑟瑟发抖,死死咬着牙关。 她极其瘦弱,穿着陈旧的粗布衣裙,模样倒是颇为清秀,只是带着一股病态般的苍白之色。 看其年龄,充其量也只不过十四五岁,并且从衣着打扮上看,必然是来自底层的贫寒之家。 “休要嘴硬!这可是我们血剑宗的地盘,你这黄毛丫头私自偷挖星骸陨石,我们都还没跟你算账!” 为首的老者喝斥,眸光森然,“念在你年幼,我等也不为难你,交出手中的陨石,现在就放你走,否则,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少女气得浑身哆嗦,大叫道:“你们血口喷人!这陨石是我从另外的地方挖掘到,只是路过这里,就被你们围住,你们……你们还讲不讲道理?” 啪! 一个修道者上前,一巴掌就打在少女脸上,后者惨叫,瘦弱的身躯横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唇中咳血,清秀的脸颊都红肿起来。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片子而已,何须跟她废话,直接动手就是了。”这修道者是一名壮汉,满脸横肉,躯体高大威猛,神色很不屑。 地上,少女悲恸,眼眶泛红,唇角在躺着血渍,满身泥泞,看起来异常狼狈和可怜。 她也知道反抗也是徒劳,可她却不曾妥协和放弃,手中兀自紧紧攥着那块陨石,像攥着自己的命运,指节都发白。 “别打,别打。”一个修道者走出,目光闪烁,盯着那少女道,“我身边恰好缺一个贴身侍奉的婢女,这丫头模样倒也周正,你们可不能将她毁了。” 他模样倒也英俊,一袭白衣,颇为潇洒,只是说话时,眉宇间却泛起一抹难以掩饰的淫邪。 其他修道者见此,皆哄堂大笑,皆知道这白衣男子极其之好色,修行这些年,暗中不知祸害了多少无知少女。 显然,这家伙又色心大发,盯上了眼前的少女。 “你们……”瘦弱少女悲愤,感到无比的耻辱和绝望,眼前黑暗,她原本以为,凭借手中的陨石,足可以让她改变命运,哪曾想,等来的却是一场厄难! 不止是陨石可能被夺走,连她的身躯也可能会被玷污! 一想到这,她都有自杀的念头。 “少废话,先夺了那陨石再说。”为首的老者似有些不耐了,下达命令。 当即,那满脸横肉的壮汉上前,一把就朝地上的少女抓去,粗暴而蛮横。 见此,少女已绝望,神色一片灰败,心死如灰,心中只剩一个念头,这老天……果然不公平! “滚!”可几乎同时,一道挺秀的身影出现在少女身前,口绽道音。 壮汉只觉双耳嗡的一声炸响,神魂剧痛,眼前直冒金星,整个人踉跄倒地,抱着头惨叫出声。 那些血剑门修者眼瞳齐齐一缩,看向那挡在少女身前的身影,见只是一个衍轮中境的少年,皆都不禁皱眉,脸色也随之阴沉下来。 “这位公子,为何要插手我血剑门的事情?”为首的老者沉声道。 那少年正是林寻,他没有理会这些家伙,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正从不远处靠近过来的乐姑娘。 这一次他之所以出手相助,一方面是出于义愤和不忍,一方面也是因为乐姑娘表现出了异于寻常的激动和怒意,一点也不像从前那般自若和镇定。 这让林寻敏锐意识到,此事有些不简单。 果然,这一刻的乐姑娘抵达后,看到那躺倒在泥泞滩地上,狼狈而又绝望的少女时,她双手都在微微颤抖,清秀的玉容上浮现出一抹难以遏制的愤怒。 这极其罕见,是林寻在乐姑娘身上从不曾见过的一种情绪。 与此同时,那瘦弱少女也有些惘然,原本她已心死,已经有了自我了断的打算,却没曾想,竟是……得救了? “大胆!那丫头是我们的猎物,谁敢动,谁就是和我们血剑门为敌!”为首老者大喝。 说话时,他已命令其他人动手。 因为他察觉到了不妙,担心那少女手中的星海陨石被夺走。 轰! 这些血剑门的强者足有十多个人,一起出击,声势极其之壮观和惊人,顿时引来其他区域不少修者注意。 “你们快走!”瘦弱少女焦急,脱口而出。 这让林寻和乐姑娘皆有些意外,旋即对视一眼,心中皆做出了决断。 “死!” 那一袭白衣,相貌英俊的男子第一个冲来,摇开一把描金玉扇,唰的一声,扇面澎湃血光,扇骨上迸射出一道道凌厉无匹的血芒。 最毒辣的是,这一击并非攻击林寻和乐姑娘,而是朝地上的瘦弱少女而去! “老子得不到,你们也别想得到!”他大喝,神色冷酷。 只是,让他胆寒的是,他的攻击还未靠近,就无声无息地被吞没,消失得一干二净。 而对面那少年自始至终都不曾有过任何动作,就那么盯着自己,黑眸中一片幽冷。 不好! 他意识到蹊跷,心中颤粟,毫不犹豫就要逃走。 可他身躯刚转过去,就感受到一股无形的恐怖威压奔袭而来,犹如大山从天而降。 噗通! 他整个人直接被压迫倒地,浑身筋骨断裂,七窍流血,都来不及惨叫,就直接晕厥了过去。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皆在一刹就发生。 快的不可思议,远远看去,就好像那白衣男子主动被镇压,无声无息就倒地不起了,画面诡异之极。 而白衣男子被镇压时,其他血剑门强者也都已动手,当看见这诡异而恐怖的一幕,他们皆脸色大变。 可当要做出反应时,明显已经晚了一步。 就见林寻周身骤然释放出一股恐怖的威压,犹如大渊吞穹,铺天盖地,令这片虚空都哀鸣臣服。 接下来,就听噗通噗通一阵乱响,包括那为首的老者在内的一众血剑宗强者,在同一时刻被镇压倒地,一个个口鼻喷血,惨叫不已。 刹那间,这片天地都是他们那凄厉而惊恐的大叫声,令得远处被惊动的修者皆色变不已。 连带着,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变了,有一种无比的忌惮。 “这些家伙的确可恶,犯到林公子手中,活该他们遭殃!”寇星他们皆感到很痛快。 而那瘦弱的少女早已看呆住,简直都不敢相信眼睛,怀疑像在做梦一样,那般不真实。 乐姑娘见此,心中一叹,眉宇间浮现出一抹伤感,想起了太多的往事和回忆。 当年的她,也曾是一个挣扎于底层的孤弱少女,每天想吃饱都难,常常为了存活,甚至要和厮混于街头上的乞丐争夺食物。 后来,她为了改变命运去努力,也曾和这少女一样,以为凭借一件拿命换来的宝物,就能不再受这般困苦。 可最终,她也绝望了,心寒了。 因为当年的她,也曾遭遇和眼前这少女几乎一模一样的事情。 还好,当年她的师尊恰好路过,将她救了下来,并带着她一起返回宗门进行修行,从此改命! 也还好,眼前的少女被救下来了,不必再面临绝望和死亡的打击…… 想到这,乐姑娘看向这少女的目光中,不禁浮现出一抹欣慰和怜惜之色。 “这位公子,我血剑门和您无冤无仇……”地上,那老者在苦苦哀求,神色痛苦。 林寻目光看向乐姑娘。 乐姑娘则将目光看向了那少女。 少女抿嘴,眼瞳中写满仇恨,可最终,她还是摇头道:“大哥哥,大姐姐,我现在不想杀他们。” “为何?”乐姑娘问。 “我……我想以后亲自报仇。”少女低着头,声音却极其之坚定。 “若你从今日起,依旧无法改变自身处境怎么办?”乐姑娘问。 少女一怔,旋即抿嘴道:“我没想过这些,从记事起,我便一无所有,所以也不怕拿命去赌。” 言辞平静,却透着一股令人动容的决然味道。 乐姑娘目光愈发柔和了,唇角浮现出一抹欣慰之色。 恍惚间,她想起多年前的自己,面对师尊的询问,也曾以一种坚定的口吻说:“我孤苦一人,为求存活,已无路可退,若无法改变,死亡也算不得什么。” 也正是这句话,让师尊收留了自己。 “大姐姐,这块陨石就送给你们吧。”这时,少女深吸一口气,似做出了决断,紧攥的右手摊开,递在了乐姑娘面前。 刹那间,一抹璀璨的银色光辉从少女掌心涌现,瑰丽如梦,透发着一股令人吃惊的晦涩波动。 仔细看去,这是一块鸡蛋大小,剔透莹澈的黑色星骸陨石,显得极其与众不同,神异无比。 请用搜索引擎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