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 鉴宝大会 - 天骄战纪

第九百八十六章 鉴宝大会

在酒楼临窗位置,坐着一名玄衣男子,很年轻,肌肤白皙,带着一股阴柔孤傲气息。 这明显是一位出身不凡的豪门子弟,身边还有一对妙龄女婢为其斟酒夹菜,伺候得无微不至。 之前就是他开口,说杀林魔神如宰鸡。 “这位朋友言过了,不管怎么说,那林魔神杀死了墨犀老怪这位王境存在,肯定不简单。”有人不同意。 玄衣男子嗤笑:“那是你不懂什么叫强大,更何况,墨犀老怪虽是王境,但却是一个伪王,才踏足王境十多年而已,只能算是最弱的王者,被坑杀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他很随意,言谈之间尽显自负。 这让不少人看不顺眼,道:“王境就是王境,哪怕是最弱的王,那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评判的,更何况,若那林魔神在,你还敢说这般话语吗?” 玄衣男子悠悠饮了一杯酒,淡然道:“据我所知,他也只是衍轮境修为而已,杀他易如反掌,我不止敢说此话,更敢一巴掌灭了他!” 林寻就在不远处,不禁瞥了此人一眼,这家伙气息阴柔,虽没有流露出什么霸道张狂之气,但却显得极其自傲和自负。 这种自负必然很遭人反感,当即就有人说道:“这位来自西恒界的林魔神只是个年轻人,修为已踏足衍轮境地步,这已经相当惊人,敢问朋友你又是什么境界?” “区区不才,十四岁时已踏足衍轮境。”玄衣男子随口答道。 顿时,附近众人皆吃惊,意识到这玄衣男子必然也是一位绝代人物,难怪敢如此自负。 “敢问公子姓名?”有人忍不住问。 “南宫水。” “可是天枢圣地的南宫水?” “呵呵,这世上难道还有第二个我?”玄衣男子晒笑,唇角浮现一抹孤傲弧度。 “难怪,竟是天枢圣地真传六子之一的南宫水,在古苍州中可极少有能够与之抗衡的同辈。” “南宫氏一门双天骄,兄长南宫水,弟弟南宫火,如今可都是天枢圣地中的耀眼人物。” 酒楼众人惊叹,议论纷纷,显然都曾听说过这南宫水。 而林寻则怔住。 他猛地想起来,当年在紫曜帝国的时候,天枢圣地曾派人降临下界,抵达青鹿学院中。 这南宫火就是其中的一员。 当时南宫火身边的一名仆从角色,就打得青鹿学院学生无人能与之对抗。 后来也是自己出手,才将他们一一镇压。 林寻清楚记得,当时这南宫火同样极其自负,可却被自己一脚踹得屁股开花,差点抓狂。 最终,也是在一个名叫岳修的王境老怪物出面调解下,这才化解了当时的局面。 让林寻没想到的是,竟在此地碰到了南宫火的哥哥! “难道对方已猜出了自己身份,才会对自己流露出那般不屑的态度?”林寻若有所思。 …… 下午时候,鉴宝大会如期开始。 城郊区域,一下子热闹起来,天际不时有神虹飞出,人影幢幢,大多是年轻的修者。 他们皆朝那一座规模极大的园林涌去。 林寻也来了,只不过此刻的他却是一袭黑色僧衣,手持念珠,额头光洁,施展大无相术化作了一名青年僧人的模样。 若地藏寺十八子之一的木正在这里,一定会气得吐血,因为林寻所化的模样正是他。 拿出高天一所赠的令牌,林寻很顺利就进入了那一座园林中。 放眼望去,此地亭台楼榭,古树葳蕤,园林覆盖区域极大,到处可见年轻的修者身影,同时还有许多修者纷至沓来。 唰! 一道金灿灿的神光划破长空,那是一艘宝船,瑞霞万道,压迫云层,直接降临在了园林深处区域。 人群顿时喧哗,将目光纷纷看过去。 “是天枢圣地的重要人物和俊杰来了!” “好强大的一群年轻人,天枢圣地不愧是古苍州第一道统,培养出的传人都这般强大,令人吃惊。” 议论纷纷之际,许多人看到,一道金色的身影掠出,这是一名金袍青年,他风神玉秀,体魄修长,周身沐浴金光,整个人如璀璨的大日,血气惊人,宛如一尊神祗般。 在他身后,一群年轻男女如众星拱月般拥簇着,愈发映衬得这金袍青年不凡。 楚北海! 有些人,不必刻意表现,随意一个动作,就显得卓尔不凡,毫无疑问,楚北海就是这种人,器宇轩昂,头角峥嵘,宛如鹤立鸡群,周身金芒炽盛,超凡脱俗。 此刻,不少年轻女子都露出痴迷狂热之色,而那些男修者也同样流露出推崇和敬服的神情。 一个人,刚一出场,风采就冠盖全场! 连林寻都不得不承认,这楚北海倒无愧是一位绝代人物,风采斐然,令人想不注意都难。 当然,这种角色林寻见多了,起码舜白玄、羽灵空、甚至是他此刻所易容假扮的木正,都逊色于此人。 他倒也不甚在意,真正让他意外的是,在楚北海身后的那些年轻男女中,他看见了一个熟人。 那是一名青年,一袭白袍,玉树临风,正是顾云庭! 当年在青鹿学院时候,这顾云庭可是首屈一指的风云人物,拥有道火金躯天赋,深受诸多同辈推崇。 只不过林寻和他曾产生过冲突,虽不曾真正交手,但关系却变得很恶劣。 而今,时隔数年,又在这东胜界中见面,让林寻也不免意外。 其实仔细一想,当年从紫曜帝国前往古荒域的年轻子弟中,无论是白灵犀、谢玉堂,还是眼前所见的顾云庭,都各自进入了一方古老道统中修行。 反倒是他林寻看起来算是混得最差劲的,至今依旧是孑然一人,独自在闯荡。 当然,这仅仅只是有无师门上的区别。 顾云庭如今明显也过得很不错,跟随在那楚北海身后,虽锋芒都被后者遮盖住,但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在天枢圣地中的地位并不低。 只是相较于那楚北海而言,稍差一些罢了。 旋即,林寻又注意到一个熟人,一袭火红玉袍,高冠博带,面容英俊而冷傲,正是曾被他踢得屁股开花的南宫火。 林寻很快就收回目光。 他倒也清楚,青鹿学院中但凡表现优异的学生,皆会被送往天枢圣地中修行,故而碰到几个熟悉面孔也并不多奇怪。 “和尚,休要挡路!” 耳畔响起一道阴柔的喝斥声,初开始林寻还没反应过来,旋即才明悟,这是在命令自己。 转过头,林寻就看见了那个扬言杀他如杀鸡的南宫水。 这个阴柔的玄衣男子双手负背,依然很自负和自傲,带着两名婢女,此刻正神色冷淡地盯着自己。 “原来是南宫道友。”林寻笑道。 南宫水一怔,蹙眉道:“你是谁?” “小僧木正。”林寻双手合十,宝相庄严,把木正那种端庄平静的神态学得很像。 “我认得你吗?”南宫水诧异。 “小僧认得南宫道友就足够了。”林寻笑吟吟道,他如今虽道行越来越深厚,但睚眦必报的性格却没改多少。 这南宫水曾扬言要一巴掌灭了他,若没有被他听到也就罢了,可偏偏被他听到,这就跟当面挑衅他没什么区别了。 “此话怎讲?”南宫水感觉眼前这和尚怎么看怎么邪门,很古怪。 “因为若是有机会,说不准道友还会请我帮忙。”林寻认真说道。 “帮什么忙?和尚,你少跟我玩弄玄虚。”南宫水冷哼。 “佛曰不可说,时机未到,强求不得。”林寻悠悠开口,说罢,转身而去。 “这秃驴,年纪轻轻也学会糊弄人了,依我看,这修佛之辈,没一个好东西!” 南宫水冷笑,他感觉很莫名其妙,说话时,他已带着两名婢女离去。 …… 在园林中闲逛了一阵,林寻来到了鉴石区域。 碧绿的草地上,零零散散地堆放着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星骸陨石,有大有小,皆弥漫着银色星辉。 这里是鉴石大会的外部区域,所陈列的星骸陨石品相只能算一般,越往深处,星骸陨石的品相才会越高。 像那一块吸引楚北海前来的星骸陨石,就位于这园林的最深处,那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进入的地方。 林寻此次纯粹是来碰运气的,毕竟,高天一赠予他的令牌,可相当于四万颗上品灵髓,若不花掉,未免太过浪费。 他伫足在那,仔细审视,用神识进行感知。 之前挖掘那乱星滩湖底的三株王药时,他纯粹是误打误撞所得到,运气成分很大。 而现在则不同,每一块星骸陨石皆陈列在那,上边标注着不同的价格,供人筛选和鉴别。 若是选中的陨石中没有切出宝物,那就等于白花钱了。 这就是通俗意义上所说的“赌石”。 对于赌石,林寻可一点经验都没有,故而打算先在这外部区域试试水,看一看这星骸陨石究竟该如何挑选,又是否能切出好东西了。 有趣! 很快,林寻就察觉到,每一块星骸陨石内部,皆涌动着一种晦涩的力量,能够阻隔神识查探,根本无法感知到其内部究竟藏着何物。 也无法判断,这是否是一块无用的废石。 不过,当林寻运转“嘲风之瞳”奥义时,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顿时就不一样了…… 破防盗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