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豪赌 - 天骄战纪

第九百八十九章 豪赌

全场寂静,那些旁观的修道者皆心中一叹,这和尚的运气简直要逆天了。 赤龙王刚才以五千上品灵髓买走了那块宝物,南宫水他们若要赔付,那就是四万五千块上品灵髓! 这价格去买一件王道极兵都绰绰有余了。 而林寻所付出的,仅仅只是五百上品灵髓而已…… 赚大了! 也不该那些旁观者唏嘘感慨。 而南宫水他们却郁闷得几欲咳血,之前本以为逮住了一只肥羊,都迫不及待要宰一刀。 哪曾想,事情却发生逆转,反倒是他们要被狠狠割掉一块肉! 林寻一副惭愧模样:“唉,太不好意思了,不如这样,你们只需付出四万块上品灵髓就行了,也算小僧的一份心意。” “放心!输给你的,我们一分都不会少的给你!”南宫水脸色阴沉,让一个和尚可怜? 他可丢不起这个脸! 当即,他们各自凑出相应的上品灵髓,交给了林寻。 林寻心中也不免感慨,“嘲风之瞳”可真不愧是一门独特而神异的妙法,随随便便,就帮自己赚了四万多上品灵髓! “和尚,我们继续赌!”南宫水道,暗自发狠,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焉能罢休了。 “还赌?”林寻显得很不情愿。 “怎么,赢了灵髓就想走?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今天不但要赌,还要赌到底,看谁先输光所有家底!”南宫水神色冷傲。 在他看来,之前林寻完全就是瞎猫碰到死老鼠,走了狗屎运,但这种运气,绝对不会一直出现。 归根究底,赌石,赌的还是各自的能耐和道行! 在这方面,南宫水很自信可以把林寻赢得底朝天。 “你们也……”林寻目光看向那些年轻人。 “放心,只要你这和尚不怂,我们绝对奉陪到底!”那些年轻人也咬牙,很不甘心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原本是宰肥羊,反倒被肥羊宰了,这若传出去,非丢死人不可。 围观众人都不禁笑了,意识到这和尚今天若不把吃下去的吐出来,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了。 “佛祖保佑。” 林寻宣了一声佛号,神色决然,“罢了,诸位执迷不悟,小僧也只能舍己度人,充当诸位的超……引渡人了。” 说的顺嘴,差点说成“超度”。 当然,这点小细节,没人在意了,所有人都巴不得林寻答应,继续看热闹。 第二场对赌开始。 这次南宫水显得很慎重,仔细挑选了一番,选出了一个足有磨盘大小的星骸陨石。 而林寻则又开始纠结起来,他心中却在感慨,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宰肥羊也是技术活啊。 最终,在众人不耐烦的催促下,林寻选中了一块中规中矩的星骸陨石。 这一场对赌,林寻很自觉地输掉了,不过切出的宝物差价并不大,赔付给对方共计六千上品灵髓而已。 可即便这样,还是让南宫水等人亢奋起来,愈发断定这和尚刚才是走了狗屎运,关于鉴石,他绝对就是个雏儿! “还赌?”林寻皱眉。 “说好了,既然赌就要赌到底,和尚,你可不能怂啊!”那些年轻人纷纷叫道。 林寻喟叹,很不情愿地接受了第三场对赌。 结果,又输了。 不过输掉的灵髓依旧不多,只有七千块。 南宫水他们都笑得很灿烂,自信满满,认为按照这种态势下去,迟早能把这和尚给赢得清洁溜溜。 林寻则面带沮丧,喟叹连连。 实则,他内心一点感觉都没有,输掉的只是他抛出去的诱饵罢了,以免赢得太过分,把这群肥羊给吓跑了。 然后,第四场对赌、第五场对赌、第六场对赌……林寻全都输了。 原本赢到的四万多商品灵髓,也都又物归原主。 这种逢赌必输的局势,让旁观者都看得不忍心,太惨了,这和尚若如此输下去,最终非把底/裤也给输掉不可! 此时的林寻,额头上已满是汗水,脸色阴晦难看,一副强撑着的姿态。 可南宫水他们早已赢得心怀舒畅,哪会就此罢手,当即强烈要求继续对赌下去。 林寻恼道:“诸位,你们这是要赶尽杀绝吗?既然这样,不如我们一赌定输赢如何?” 说着,他拿出一个储物袋,道:“这其中有四万上品灵髓,若我输了,这全都是你们的,你们若输了,也各自赔付相同价值的灵髓如何?” 他已经查探过,就凭这片区域中的众多星骸陨石,根本无法在一次对赌中把对方赢得底朝天。 故而才会步步设套,在这时候提出这个建议。 “可笑,你一个人输了,才赔四万,我们输了,就需要各自赔付四万,天下哪有这般便宜的事情。”当即就有人不乐意了。 “好,既然这样,我将此物也做抵押,若输了,它就是你们的!”林寻一咬牙,拿出一株火红如燃的灵草。 甫一出现,一股清冽的芬香就弥漫而开,似可以浸入灵魂深处,不少修者皆露出痴迷之色。 王药! 并且还是一株神异无比的王药! 在场修者皆口干舌燥,目光炽热,根本没想到,这和尚竟还能够拥有这样一株旷世奇葩了。 只可惜,当他们欲仔细打量时,林寻已收起来。 这次为了痛宰对方,他也豁出去了。 南宫水他们皆意动,似王药这等稀缺瑰宝,或许可以用价值来衡量,但绝对是有价无市,买都买不到,因为根本就没人舍得卖! 若在此次对赌中能够赢得一株王药,那绝对是一桩大收获。 “和尚,你确定?”南宫水沉吟道。 “南宫兄,这家伙是在虚张声势,为的是吓退咱们,他才有机会脱身而去,可绝对不能让他如愿了。”那些年轻人纷纷叫嚷起来,他们也眼红了,对林寻的王药垂涎不已。 并且,通过之前的对赌,已经让他们形成一种意识,这和尚根本就不懂什么叫鉴石。 在这等情况下,他们自然信心满满。 其他修者也都眼馋,很想参与进来,可碍于南宫水的威势,他们也只能在心中想想。 “怕?小僧修行至今,一向不看重这些身外之物,又怎可能会怕了 ?”林寻冷哼。 “好,那我们就再赌一场,一局定胜负!”南宫水一咬牙,做出决断。 “你们呢?”林寻目光看向那些年轻人。 “废话,当然是赌!”他们回答的毫不犹豫。 这一场豪赌还没开始,附近其他区域就有许多修者被吸引而来。 一时间,这里俨然成为了鉴宝大会上最热闹的地方,人气爆棚。 尤其当听说林寻欲赌一株王药时,哗然声、议论声更是不绝于耳,轰动不已。 “开始吧!” 南宫水展开行动,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慎重和认真,要赢得漂漂亮亮,不至于被人说他是坑到了一株王药。 林寻静静看着,这一刻,他不打算表现太惹眼,只需赢对方一丢丢,就足够了。 全场众人都紧张起来。 有精通鉴石的行家也在观察,但没人会去提醒了,这是规矩。 当看见南宫水挑选出一块不大不小,形似冬瓜的星骸陨石时,他们皆不禁暗自点头。 在这片区域中,散落陈列着上百块星骸陨石,可在行家人眼中,南宫水所挑选的,无疑是当中品相最佳的一块。 那和尚要完蛋! 因为其他陨石论及品相,皆无法和南宫水所挑选的相比! 一时间,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也变得玩味,心中暗叹,可惜了一株王药。 与此同时,林寻也是一怔,在嘲风之瞳的查探下,他自然也看出了其中玄机。 只是他却没想到,这南宫水倒也了得,竟精准选出了这一块品相最佳的星骸陨石。 此石内部,有神魂气息涌动,封藏着一只通体漆黑的蚕蛹,极其之不凡。 若林寻猜测不错,这应当是一只“裂天魔蝶”,拥有不可思议的潜能,上古时候,就曾有踏足圣境的裂天神蝶,轻轻一扇翅膀,就切断一方天宇,威能恐怖无边。 不过,此石中的裂天魔蝶,若度不过化茧为蝶这一步,也只是一只虫子罢了。 “和尚,该你了!”南宫水返回,自信无比。 林寻走上前,装模作样地犹豫许久,这才挑选了一块星骸陨石,而后就返回,默不作声。 而目睹这一幕,那些鉴石行家皆露出失望之色,他们已看出,林寻所选的陨石中,注定不可能诞生什么珍宝。 大局已定! 南宫水也察觉到了林寻所选陨石的底细,唇角不禁露出一抹自负的弧度,朝贾正说道:“开始切石吧,为了让这位木正道友输得心服口服,可以从他的陨石开始。” “那可不见得。”林寻反驳,可却令不少人怜悯,认为他这是在做徒劳的挣扎。 很快,林寻的陨石被切开,其内只是一株灵壶草,其形如壶,内有乾坤,是淬炼神魂力量的绝佳灵药,也算珍贵,但价值充其量也就在七百上品灵髓左右。 那些年轻人哄笑:“了不起啊和尚,这次居然切出好宝贝了。” 旁观的修道者则喟叹,这和尚注定要挨宰了,不止要赔四万上品灵髓,还要搭上一株王药。 破防盗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