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无知者无畏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九十三章 无知者无畏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犹如夭矫的闪电,驾驭着绚丽的遁光,呼啸而起,在虚空中飞行。 “天枢圣地传人南宫火!” “天枢圣地传人顾云庭!” “老天,怎么都是天枢圣地的传人,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好大的阵势!” 热闹的碧焰城街道上,修者无数,可是当注意到那如潮水般涌起的绚丽遁光时,皆被震慑到了。 “肯定有大事要发生!” 许多修者心中凛然,意识到这很不寻常。 “快,去通知风语族的强者,这些家伙消息最灵通,肯定能查探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天枢圣地是古苍州第一道统,底蕴古老雄厚。 而今,这一方道统中的许多传人却一起出动,闹出如此大阵势,想不引人瞩目都难。 嗡! 与此同时,在南宫火手中,悬浮着一面古铜镜,镜子浑圆,正面雪白明亮,背面漆黑如墨。 这是一件上古异宝,名唤“两仪锁灵鉴”,只需捕捉对手的一缕气息,注入此宝中,就会被它牢牢锁定。 任凭你改换容貌,隐匿踪迹,也会被两仪锁灵鉴牢牢捕捉到! “此子在赌石时,曾遗留下不少气息,按照楚北海师兄推断,有了这两仪锁魂鉴,他纵然施展大无相术,也都无法逃脱我们的追捕!” 南宫火很得意,唇角挂着一抹冷笑,“这古苍州可是我们天枢圣地的地盘,这次他若能逃了,让我南宫火引颈自刎都行!” “此宝该如何御用?”旁边的顾云庭问。 南宫火笑道:“顾师弟,你只需帮忙追捕此子就足够了。” 一句话,让顾云庭心中意识到,不止是楚北海,这南宫火也对自己有所提防! “据我所知,林寻可不简单,南宫师兄你最好小心一些,当年在下界紫禁城时,你也是体会过此人厉害的。”顾云庭淡然道。 “你什么意思?”南宫火脸色一沉,顾云庭的话,让他想起了被林寻一脚踹在屁股上的耻辱一幕。 “没什么,这次行动是由我负责,我有义务提醒师兄你小心一些,莫因为有了这两仪锁灵鉴而大意,若是出现什么闪失,这责任可不是你我能够担得起的。”顾云庭不冷不淡道。 “哼!你放心,这次我不把林寻此子炮制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亲自去向楚师兄请罪!”南宫火咬牙切齿发狠。 嗡! 就在此时,悬浮在身前的古铜镜一闪,产生嗡鸣,阴阳二气衍化出一道晦涩的符号。 “捕捉到猎物气息了,就在那边,追!”南宫火精神一振,眸中冷芒迸射,下达命令。 哗啦~ 一众天枢圣地传人如神虹光雨般,紧随着南宫火他们朝碧焰城东部方向掠去。 此次出动的天枢圣地传人,有真传弟子十五位,内门弟子三十三位。 除此,还有这些弟子身边的扈从、侍者,加起来足有上百之数,绝对是一支精锐无比的力量。 起码在这古苍州内,已经可以横着走了! 并且,若有必要,凭借天枢圣地传人的身份,南宫火他们还可以发动分布于古苍州各大城池中的修行势力帮忙一起行动,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可以说,天枢圣地就是古苍州的一个霸主,一声令下,分布在古苍州中的修行势力,也得乖乖听令行事了! 这就是古老道统的威势,犹如修行界中的帝皇,统驭一方,无有敢不从者。 …… 夕阳如火,古老而巍峨的城墙已经在望。 “古苍州境内共有三处古传送阵,一处位于天枢圣地,一处位于沙云城,一处位于庚木城。” “其中,沙云城距离这碧焰城最近,大概半天时间就能够抵达……” 林寻在脑海中思忖着离开古苍州的路线,朝城门外行去。 “嗯?” 可就在此时,他霍然伫足,扭头望去。 就见极远处天边,晚霞如火,正有一道道绚丽的遁光朝这边呼啸而来,密集如雨,铺天盖地,气势汹汹。 “南宫火和顾云庭!” 林寻的神识扩散,瞬间就看到了那为首两人模样,登时眼眸一凝,意识到自己已经彻底暴露。 并且,运转狻猊气遮蔽气息也无用,对方显然掌握着某种追踪秘法或者宝物,能够牢牢锁定自己。 否则,断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追上来。 嗖! 没有迟疑,林寻闪身冲出城外。 他的音容模样也随之变幻,恢复自己的真面目。 运转大无相术虽可以改变容貌,但若是真正厮杀战斗,此术就会失去效果。 原因很简单,他终究不是青丘天狐一脉的后裔,无法演绎出大无相术的真正奥妙。 城外,是茫茫无垠的山峦森林,此起彼伏,与天相接。 林寻倒也没着急逃遁,他很好奇,为了对付自己,此次天枢圣地究竟派出了多少厉害角色。 在一座险峻的山峰之巅,他飘然落足,转身回望,静静等待,一袭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风采绝尘。 “林寻,果然是你这藏头露尾的家伙!” 没多久,南宫火他们追了上来,璀璨的遁光如暴雨,将那里的虚空都染成瑰丽的颜色,声势极其惊人。 “林寻,真的是你。”顾云庭眸子中有些复杂,数年不见,这个当年那个从帝国乡野之地走出的少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修为更加强大、气息也更加沉稳和从容,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出尘风采,和当年完全不一样了。 “这就是杀了墨犀老怪的林寻?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其他天枢圣地传人也都在打量,神色间皆带着一抹骄傲和不屑。 他们在路上时,就已听说,这林寻是来自下界的一个狠角色,诡计多端,横行无忌,极其难缠。 可如今看来,也只不过是一个身影瘦削,孤身一人的年轻人罢了,看不出有什么令人忌惮的地方。 “你们才这点人手?”即便被一众天枢圣地传人围困,林寻却显得很平淡和随意。 他一眼就看出,场中敌人虽众,可却没几个可堪一战的。 显然,对方还没有真正地摸清楚自己的实力和底牌! “还是和以前一样嚣张啊!” 南宫火怒极而笑,“这可是古苍州,是我天枢圣地的地盘,你竟死到临头还不自知,我是该说你狂呢,还是说你蠢?” “林寻,收手吧,这次你真的很难再逃脱了,若你主动低头,我会尽力为你求情,毕竟,你也是从青鹿学院走出,底蕴和实力皆堪称上上之选,我相信,只要你主动赎罪,一向惜才的楚北海师兄定不会太为难你。” 顾云庭轻叹,认真开口,欲要主动招降林寻。 因为他很清楚,在这古苍州,别说是林寻,就是一位王境强者,一旦被天枢圣地盯上,也难逃一劫! “放屁!此子罪孽深重,岂能这般便宜了他?” 南宫火恼了,“顾云庭,楚师兄是让你来擒杀敌人的,可不是让你来为敌人开脱罪名的!” “南宫师兄所说不错,顾师兄你这么做,可有些不对了。”其他天枢圣地传人也都皱眉,对顾云庭的做法表示不满。 “我只是不想让大家大动干戈,难道非要打打杀杀才行?”顾云庭沉声道。 林寻倒是有些意外,不禁多看了顾云庭一眼。 “闭嘴吧!”南宫火神色森然,“知道为何楚北海师兄要让你来掌控此次行动?就是要试一试你对宗门是否忠心!如今看来,你这家伙可很有问题!” “你这是要血口喷人?”顾云庭也动怒。 “少废话,现在你给我一边呆着,其他师弟听令,若此子不束手就擒,杀无赦!”南宫火直接下令。 说着,他目光森然地盯着林寻,道,“你看,现在顾云庭也救不了你,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很得意,自认已掌握局面。 “你觉得,我留在这里就是打算束手就擒?”林寻也笑了,这南宫火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和当年一样的没脑子。 “你他妈……是不是傻?”南宫火一脸的错愕。 他们此次兴师动众,堪称是强者如林,在这等情况下,林寻却居然依旧和以前一样狂,他是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换做稍微正常一些的修者,在这等时候只怕也会收敛三分,要么绝望,要么惶恐,哪像这家伙一样,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 其他天枢圣地传人也很无语,在古苍州,他们只需亮出身份,都足以吓得大多数修者六神无主。 可眼前这年轻人却很反常,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不知死活的角色。 “也对,你就是一个下界走出的泥腿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也正常,我倒是高估你了。”南宫火嗤笑,一副恍然的模样。 这解释就合情合理了,无知者无畏,说的不就是这种人? “别忘了,楚师兄曾提醒过,林寻可不是一般人,你们真以为他无知?”顾云庭皱眉,在旁边提醒。 他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一个能用王阵困杀墨犀老怪的强者,岂是无知之徒? “你这个叛徒,都这时候了,还帮那小子说话,赶紧闭嘴吧!”南宫火脸色阴沉,暴喝出声。 与此同时,南宫火大手一挥:“诸位,让一个无知蠢货主动束手就擒是根本不可能的,动手吧!” —— ps:金鱼知道这一章一出,又要被骂配角无脑了。 但,文中已经说了,他们还不知道林寻的实力和底牌,还不知道眼前这位是林魔神,甚至认为杀死墨犀老怪,也是林寻借助了王阵。 而在古苍州,就是他们天枢圣地的地盘,再加上他们人多势众,让得他们自认有着足以骄傲和蔑视林寻的一切底气,这就是信息不对等产生的认知误差。 在这里提前解释一下,因为我实在被骂怕了。 请用搜索引擎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