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扒光剥净 - 天骄战纪

第一千零一章 扒光剥净

踏足衍轮后期,也就意味着,距离绝巅王境只差一步了! 再往上,就跳出了修行五大境范畴,道途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地步——生死境王者! 此境,破生死之玄机,踏长生之道途。 而今,大世之争即将来临,可以说,林寻只需进一步锤炼修为,将自身道行臻至圆满地步,就足可以在大世来临时,去竞夺那近若传说的绝巅王境。 至于半步王境…… 林寻如今已经清楚,所谓“半步王境”,就是在冲击生死玄关时,一只脚迈进了门槛,但最终却未能真正铸道成王的强者。 简而言之,这无非就是一些冲击王境而失败的强者! 这种强者实力或许很强大,已突破修行五大境的枷锁,可却又滞留在了王境大门之前,进退维谷,在大道上的处境很是微妙。 在古荒域中,半步王境的数目极其之众,可一想到这些都是在冲击王境时而失败的强者,就足以证明,成王,绝不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万千衍轮境强者中,也不见得诞生出一位王境存在。 成王,需要勘破生死之玄关,需要铸就大道之根……除了对自身底蕴和实力有着极其苛刻的要求,关键还在于气运! 无气运,不成王! 这是自古至今颠补不破的共识。 而林寻他们这些年轻一辈的绝巅人物,所求索的绝巅王境道途也更为缥缈和艰涩。 毕竟,在上古时代,绝巅王境都近若是传说般的事情。 纵观古今,惊采绝艳的盖世人物不知凡几,名动天下的天骄妖孽也数不胜数。 可能够踏足绝巅王境的,却是寥寥无几! 甚至,都无法举出一个可供证明此道的例子! 原因很简单,欲踏足绝巅王境,是需要大造化、大气运的。 若生不逢时,哪怕拥有再逆天惊艳的底蕴和天赋,也注定无缘迈入此境。 但如今则不同。 一场前所未有的大世即将来临,各大古老道统皆判断出,在此等大世之中,必将诞生出真正的绝巅王者! 唰! 一道银灿灿的身影掠来,初开始近若虚无,但随之凝聚成了一个只有手掌高低的“小人”。 小人剑眉星目、躯体笔直如枪,一袭银袍若星光幻化而成,飘洒着一缕缕奇异的魂力波动。 他的五官轮廓宛如上苍的杰作,呈现出一种极致的英俊和完美感,剑眉如墨、眸似星辰,鼻梁挺直,嘴巴抿出一道锋利如刀的弧度。 一头乌黑的发丝束缚脑后,随着夜风拂动,有一种出尘绝俗之气,遗世独立。 看似微小的一个人,却竟比世上所谓的美人都美丽,即便是绝代佳人,只怕都无法拥有这般精致的五官了。 只是,他并不显得阴柔,笔挺如枪的身板、冷冽而坚定的眼眸、以及背后背负着的一柄长剑,给人一种肃杀而冰冷的孤傲之感。 “主人,幸不辱命!”小人出声,声音清澈、平静、透着一种仪式感。 惊艳! 即便不是第一次看见小银,可林寻还是被这小家伙“化形”之后的模样给狠狠惊艳到。 甚至,他都有些嫉妒,忍不住道:“小银,我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是公的还是母的?” 小银一对剑眉皱起,冷冷道:“主人,士可杀不可辱!你难道还要诋毁我的尊严吗?” 上次在乱星滩的湖底深处,小银吞噬了一颗蕴含着纯净魂力的“星核”,顺利产生了蜕变,迈入进化的第三阶段。 不止是觉醒了属于噬神虫一脉的血脉天赋,且蜕化出了人形,不再被原本的虫躯所枷锁。 按照小银的说法,蜕化人形之后,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噬神虫”,拥有了自己的道行和力量。 “我只是感觉……你这模样也太漂亮了,你……真的是男孩子?”林寻打量着小银,一脸的好奇。 “主人,你眼睛在看哪里?”小银脸色一黑,愤怒无比,因为他察觉到,林寻的目光在打量他的隐私/部位,似乎要确认什么…… “哦,没什么,你这把剑挺不错的哈。”林寻连忙收回目光,打了个哈哈,他看出这小子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了。 小银唇角泛起一抹骄傲的弧度,道:“此剑乃是我原本的躯壳所化,烙印我族的核心力量,名曰噬神!” “我能否看看?”林寻闻言,倒是收起了玩笑之心,敏锐察觉到,小银背负的那一柄剑气息很不一般。 “不能。”小银断然拒绝,“剑是用来杀人的,而非是被把玩的,主人,这道理你难道都不懂?” 林寻顿感很没面子,可也知道,小银就是这种秉性,视尊严为生命,不容诋毁。 他问道:“那你修炼的什么剑道?” “杀生。”小银唇中轻轻吐出两个字,配上那英俊无匹的小脸,一副骄傲无比的模样。 “这下子可真够臭屁的。”林寻暗自嘀咕。 “主人,我要修炼了。” 小银说着,就自顾自钻进了林寻的识海中,“对了,以后不要什么阿猫阿狗就让我出动,这种角色不配死在我的剑下。” “……”林寻唇角抽搐了一下,别人都说他林魔神狂妄,可是小银分明要比他更嚣张啊! 不过话说回来,在小银进阶之后,以他的战力,就是杀死顶尖衍轮境修者,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并且,他的战斗方式极其独特,无声无息,专门针对神魂,突然出击之下,完全可以击毙半步王境! 这就是噬神虫一脉的可怖之处。 当然,若碰到修炼有神魂秘法,或者拥有神魂秘宝的对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极其之小。 起码林寻清楚,神魂秘宝可不是寻常宝物,极其之罕见和稀少,能够拥有神魂秘宝的角色,起码都是类似羽灵空、舜白玄、纪星瑶这等盖世人物。 …… 夜色如墨。 凌红巾从昏厥中醒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她对面的林寻。 顿时,她修长曼妙的娇躯紧绷发僵,清艳绝美的脸庞在瞬间变得煞白无比。 在她眼中,林寻俨然已成为了洪水猛兽般的存在。 只是,她恐惧之余,却不禁疑惑,自己竟还活着? 但很快,她就明白原因了。 “既然是追杀,必然有人负责这次行动,我之所以不杀你,只是想了解一些消息,若你配合,或许我会留你一命。”林寻开口,眼神冷冽。 尽管这凌红巾容颜极其之美,可还不至于让他心软和不忍心。 在他眼中,敌人就是敌人,不分男女。 “原来你是为了这些。”凌红巾心中恍然,不禁冷冷道,“但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有骨气是很让人欣赏的,不过,你的神魂已经被我设下禁制,纵然想自杀,也都不可能。” 林寻言辞平静。 “死不了,也不见得我就会屈从。”凌红巾也很平静,美眸中带着决然之色。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用刑了。”林寻道。 “可笑。”凌红巾不屑,“你可以试一试,我会否屈从。” “一般的酷刑,或许动不得你,但若是我把你衣服扒光,将你赤身裸体地悬挂着某个城池的城门前,你觉得如何?”林寻笑道,言辞很随意。 可却让凌红巾浑身一颤,玉容骤变:“你敢!” 尽管早已抱有必死之心,可一想到自己赤条条地被悬挂起来,让无数修道者肆无忌惮地扫视自己的躯体,她就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屈辱和恐慌。 “我一向敢说敢做。”林寻淡然道,“不信,现在就可以试一试。” “卑鄙!没想到你林魔神竟是这般下三滥的无耻之徒!”凌红巾美眸直欲喷火,贝齿都快咬碎。 “我卑鄙?” 林寻黑眸中涌现一抹寒芒,“你们天枢圣地阴魂不散地追杀我一个人,就不卑鄙?还真是可笑了,难道只允许你们杀我,就不允许我反击?” 凌红巾怒道:“即便是反击,也不必用这等羞辱人的手段,有种你就杀了我!” 林寻已懒得废话,开始动手了。 嗤啦! 凌红巾肩头衣裳被撕裂,露出其上赛雪般的圆润肩头和一片莹白细腻的胸前肌肤,在夜色下泛着晶莹如羊脂的光泽。 “林寻,你卑鄙无耻,下流之极!”凌红巾尖叫,她根本没想到,林寻竟真敢这般做,最要命的是,她浑身无力,别说挣扎,连手指头都动弹不了。 哧啦! 又一片衣裳被撕掉,露出一截圆润洁白的大腿肌肤。 凌红巾彻底慌了,俏脸气得铁青,目眦欲裂:“林寻,你也算一位踏足绝巅的人物,连一点廉耻都不要了吗?你就不怕被我天枢圣地报复?不怕被全天下修道者唾弃?” 哧啦! 林寻不为所动,动作不快不慢,凌红巾身上的衣裳很快就被撕裂丢掉,那修长而曼妙的躯体也随之一点点裸露出来…… 这是一个足以令任何正常男人喷血的画面,凌红巾身为天枢圣地的四大“骄女”之一,能够令无数年轻修者追捧和爱慕,自然是一个无可争议的绝色美人。 她容颜清艳,肌肤胜雪,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肌体曼妙修长,宛如圣女般的角色,风姿绝代。 换做其他修者,别说扒光她的衣服了,只怕都不敢有任何亵渎之心。 可很显然,这一切在林寻面前统统没用。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