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 求救和报复 - 天骄战纪

第一千零二章 求救和报复

凌红巾的双腿修长圆润、光洁饱满,肌肤似羊脂般莹白,从脚踝、膝骨、到腰肢,勾勒出惊心动魄的腿部曲线。 她的腰肢同样纤细、盈盈一握,再往上…… 一道蓝色的抹胸遮掩着那饱满的胸膛。 这时候的她,已不再像一位高高在上的天枢圣地骄女,反倒像一只被扒光的羊羔。 “你一定会被千刀万剐的!一定!”她那清艳的玉容已经气得铁青无比,眸子中尽是刻骨的恨意。 “若真有这一天,你肯定也会先一步在世人面前丢尽颜面。”林寻最终还是没有将对方彻底扒光。 他起身,一把将对方躯体捞在手中,扛在了肩膀上。 感受着对方莹润的肌肤陡然发僵紧绷,这林寻瞬间意识到,这女人内心并未彻底崩溃,兀自在激烈挣扎。 “屁股可真大真翘,也不知道被世人看到后,会否给你起个‘大屁股骄女’的绰号。”林寻笑着朝远处掠去。 “你该死!”凌红巾羞愤欲死,恨得一口朝林寻肩膀咬去。 只是,下一刻她就惨叫,林寻肩头可有修为防御,差点把她那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都崩掉。 啪! 林寻抬手一巴掌打在对方屁股上,道:“老实点!” 感受着那火辣辣的劲道从那羞人的部位传来,凌红巾都快要疯了,心中委屈又愤怒,若有可能,她直恨不得把林寻生吞活剥了。 简直太可恶! 她堂堂天枢圣地核心弟子,风华绝代,姿容绝俗,宛如天上明月般,一直只有被拥簇和爱慕的份儿,哪曾遭遇过这等打击和羞辱? “你这畜生,以后绝对不得好死!” 林寻则在细细品会刚才那一巴掌的感觉,闻言,随口说道:“不仅是大,而且又软又弹。” “……”凌红巾眼睛瞪大,内心真是有一万匹马奔腾呼啸而过,这家伙何止是无耻,简直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淫贼!该挨千刀万剐! “我未婚夫是楚北海,他若知道此事,你就等着被诛吧!”她实在被逼急了,出声威胁。 “哦。” “我师尊是天枢圣地一位踏足长生六劫境的王者!” “哦。” “我……” “哦。” 不管凌红巾说什么,林寻一直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似一点都不感到忌惮,这让凌红巾真要崩溃了。 “其实,你若是对你们天枢圣地有信心,告之我一些消息又如何?归根究底,你还是怕了。”林寻淡然道。 “死亡我都不怕,会怕你?”凌红巾的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 她被林寻一直扛在肩膀上,躯体上仅着寸缕,勉强只能遮掩住那些隐私的部位。 可即便如此,还是让她浑身发僵,羞愤之极,甚至担心,路上万一遇到一些行人该怎么办。 “前方大概数百里之地,就有一座城池,现在距离天亮也就只剩下两个时辰,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再认真考虑一下吧。” 林寻撂下这句话,就再不多说一字。 可他这种平静的态度却让凌红巾意识到,这家伙是认真的,绝对说到做到! 一时间,她内心翻滚不休,挣扎矛盾到了极致,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煎熬。 这种屈辱而羞耻的滋味,是她修行至今都不曾体会过的,让她想抹脖子自杀都不能,只能做出一个抉择! …… 距离天亮越来越近了,远处的山岳和森林也渐渐稀少。 就连凌红巾自己也能判断出,用不了多久,那极远处的地平线上,必然会出现一座城池。 一想到自己极可能将被赤条条悬挂在城门上被万人参观,凌红巾内心最后一丝坚守也彻底崩溃了。 “他们在玄木城,负责此次行动的是……” 空洞而麻木的声音中,凌红巾终究是低头,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消息说了出来。 说到最后,她整个人像丢失了魂魄,眼神暗淡,神色灰败。 林寻将自己的一套衣服拿出,给凌红巾盖上,看着对方这般模样,他忍不住叹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凌红巾沉默。 “放心,今日之事,只有你知我知,既然我答应过放你一马,自然说到做到。” 林寻说罢,撂下这句话,就身影一闪,消失在远处的茫茫夜色中,徒留凌红巾一人留在原地。 夜风习习,伫足原地许久,凌红巾这才像恢复了一些意识,原本散涣的眼神重新恢复一抹清明。 她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已经在逐渐恢复。 “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杀了你恶魔!” 她咬牙,而后似厌憎般,一把将披在身上的衣衫拽下来,狠狠揉碎焚烧掉。 一缕缕神焰缭绕在她周身上下,化作了一层衣裳,将她裸露的肌体遮掩,这一刻,她又恢复了从前的骄傲、自信模样。 “可惜,任你奸猾似鬼,也不可能想到,我告诉你的消息全都是假的!”她心中冷笑,充满了报复般的畅快感。 而后,她没有停留,朝远方掠去。 唰! 就在凌红巾离开没多久,林寻的身影凭空显现在她原先所在的位置。 “这么快就恢复了风采,这女人刚才显然没有真正的绝望,如此推算,刚才她的神情变幻,只怕不是假装出来的,也必然有假装的成分……” 林寻若有所思,而后,身影一闪,悄然跟了上去。 一个人,在遭遇到濒临死亡的打击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求救? 报复? 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在林寻看来,凌红巾只怕已经将自己恨之入骨,必然迫不及待想第一时间报复自己。 而要报复,就必然会请求援助。 林寻倒要看看,凌红巾究竟会怎么做。 至于她之前所说的那些消息,或许是真的,或许是假的,但都已经不重要。 因为自始至终,林寻根本就没打算从对方嘴里套出消息! …… 凌红巾很谨慎和小心,不时会更改前行方向,甚至偶尔会绕几个圈子再前行。 这让紧随其后的林寻愈发断定,此女心中有鬼! 直至天色破晓,夜色褪去,一座巨城的轮廓出现在了地平线上。 凌红巾抵达此地之后,似松了口气,而后转头,目光望向来路,那清艳而绝美的容颜上,浮现出一抹刻骨的恨意。 “你等着!”她悄然攥紧了雪白的拳头,而后,转身朝那一座古老的巨城中掠去。 初开始,紧随后边的林寻也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暴露了,被对方发现。 但很显然,他这是多虑了,凌红巾刚才的举动明显带着一种宣泄情绪的味道。 “北光城……难道此次追杀自己的那些天枢圣地传人,都是由此地派出的?” 林寻一边思忖,一边朝城中掠去。 …… 北光城西南区域,一座恢弘无比的古老建筑中,此刻正汇聚着一众身穿星霜道袍的天枢圣地传人。 南宫火、顾云庭赫然也有在其中。 大殿中人数众多,但却以其中三人显得最受瞩目。每个人身边,皆拥簇着一众男女,宛如众星拱月。 这是两男一女,身上所穿的星霜道袍上,烙印着属于天枢圣地核心弟子才能拥有的金色星辰标志。 毋庸置疑,他们和厉战南、凌红巾一样,是此次前来擒杀林寻的绝巅人物! “怎么回事?目标竟在朝我们靠近!难道厉战南和凌红巾他们去晚了一步,被目标抢先一步逃了?” 蓦地,其中一个核心弟子皱眉出声。 这是一名拥有一头金色长发,躯体轩昂高大的男子,名叫雪千痕,即便在核心弟子行列中,也是排名靠前的卓绝人物。 他手中正握着原本由南宫火执掌的“两仪锁魂鉴”。 “什么?”其他人皆一怔,纷纷将目光看过来。 “有趣,厉战南这家伙也会失手,真是让我意外。”一个灰袍青年笑嘻嘻开口。 他长发潦草,不修边幅,显得很惫懒和随意,名叫张峥,同样是一位核心弟子。 “应该谈不上失手,厉战南和凌红巾一起行动,对付一个绝巅人物已经绰绰有余,之所以如此,只怕正如雪千痕师兄所言,目标是察觉到不妙,抢先一步逃走了。” 一个衣着华美,面容精致甜美的少女开口,她躯体娇小玲珑,浑身散发着一股惊人的媚意,一举一动,都带着撩人心魄的天然魅惑气息。 她名叫玉宝宝。 “呵呵,被目标逃走也算是失手,换我出动,这林魔神早已被诛了!”张峥懒洋洋道,言辞随意,却有一股无法掩饰的傲意。 “你就吹牛吧。”玉宝宝笑嘻嘻道。 其他天枢圣地传人皆沉默。 因为这是三位核心弟子的交谈,他们根本不够资格插嘴。 “且不说这些,我不解的是,目标怎会朝我们这边靠近过来了?是无意,还是有心?”雪千痕皱眉。 “多简单,肯定是他运气不好,慌不择路逃过来了,若他知道我们在这里,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跑来送死。”张峥嗤笑道。 不少人都忍不住笑了,他们潜意识里也认为张峥的说法不错。 只要不是脑子糊涂了,哪个猎物会傻乎乎跑到猎人的地盘上?这不是找死吗? “这就叫时也命也,活该此子倒霉!” 张峥舒展筋骨,原本惫懒额的神色间,骤然迸发出一股慑人的凌厉威势,“上一次被厉战南和凌红巾抢先出击,可事实证明,他们运气太差,被目标逃脱了,这一次,目标既然自投罗网,你们谁都不要和我抢,该轮我上场了!” 言辞铿锵,掷地有声,一股惊人的杀意随之在大殿中蔓延而开,令不少人浑身一颤。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