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乱披风血魔剑经 - 天骄战纪

第一千零四章 乱披风血魔剑经

勾搭成奸? 无论是雪千痕、玉宝宝,还是南宫火、顾云庭他们,皆有些难以置信,这岂不是意味着,凌红巾已背叛了宗门? 这可是绝对无法被原谅和容忍的! 一时间,他们看向凌红巾的目光都变了。 而凌红巾欲辩不得,被这么多质疑的目光注视着,内心简直如被刀割般,气得眼前发黑,快要晕厥。 “此事可是真的?”雪千痕犹自不信。 凌红巾毕竟是天枢圣地的核心弟子,且踏足绝巅道途,拥有着光明无比的前途,怎会选择和敌人私通? “没看到吗,这林魔神正是被凌红巾带来的,否则,他怎可能知道我们盘踞在这北光城中?”张铮冷冷道。 “眼见不一定为实,此中或许另有隐情,我是不会相信这一点的。”玉宝宝蹙眉,她感觉此事过于突兀和荒谬,无法接受。 “怎么,难道你们以为我骗你们不成?”张铮不悦,神色变冷。 看见他们争执成一团,林寻不禁笑了,传音道:“凌姑娘,一报还一报,你骗了我,我也骗了他们,咱们这就算两清了,不过现在还得先委屈你一下。” 两清? 不可能! 凌红巾都气得差点吐血,哪可能会认同林寻的话语。 只是,还不等她反应,就被林寻直接丢进了无字宝塔中,禁锢了起来。 “各位,吵完了吗?”林寻问道。 说话时,他气息骤然一变,原本淡然出尘的身影多出一股难掩的睥睨之色。 唰! 刹那间,所有目光都看向了林寻,神色中有惊诧和不解,都没想到,都被团团围困住了,林寻竟还如此淡定,像没事人一样。 “不知死活!”有人不屑。 “林寻,你死到临头,竟还敢叫嚣,真当我等不敢杀你?”南宫火叫的最凶,他对林寻可是恨之入骨。 “林寻,先放了凌师妹,把事情说清楚,若你配合,我等或许会网开一面,给你留下一线生路。”玉宝宝深吸一口气开口,她是绝不相信凌红巾会背叛宗门的。 “楚北海师兄说的不错,你很强,行事肆无忌惮,有魔神之风范,但是,今天你只怕已无法脱身了,我唯一不解的是,谁给你的勇气,竟敢孤身一人跑来北光城送死?” 雪千痕也开口,眸光涌动寒芒。 在他观察下,林寻自始至终显得也太淡定和从容,这让他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送死?”林寻晒笑,“在你们眼中,我是否只能被动逃跑,而不能主动反击?” “反击?” 听到这个原因,不少天枢圣地传人都是一怔,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看着林寻。 “这家伙是疯了还是傻了?” “一个人,要反击我们天枢圣地?即便是圣人,都不敢说出这种大话吧?” “狂妄无知!” 嗤笑声、不屑声不绝于耳地响起。 不知何时起,在北光城极远处的地方,聚拢了许许多多修者,在远远观望这里的一切。 可当听到林寻所谓的“反击”时,也都差点以为耳朵听错了。 场中,天枢圣地人多势众,不乏雪千痕这等核心绝代弟子,换做正常的修者,谁敢说出这等大话? 更何况,这古苍州可是天枢圣地的地盘! 这林魔神孤身一人,都已经被重重围困,还敢这般大言不惭,这让他们都怀疑,这家伙是否已明知将死,故而开始说胡话了。 而自始至终,林寻神色平静,不曾产生一丝波动。 “听说,击杀墨犀老怪时,你曾借助一座王道禁阵,难道你还打算故技重施不成?” 雪千痕见到林寻这般镇定,心中愈发感觉不踏实,当即冷冷出声,进行试探。 此话一出,场中不少人心中一凛,他们可同样也听说过此事。 但雪千痕下一句话,却让他们都松一口气。 “不怕告诉你,这种伎俩对我们无用,我们既然来擒杀你,自然已经做足了完全准备,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雪千痕眸光如刃,冷飕飕地扫视着林寻。 却见林寻道:“对付你们,根本用不上王道禁阵,我一人足矣。” 他之所以没有立刻动手,也是在暗中打量,直至确定这北光城中并无王境老怪物坐镇,他心中愈发平静了。 “你一个人?” 雪千痕挑眉,他心中虽感到有些不对劲,可当听到林寻这般话语,依旧不禁感到可笑,此子,还真是肆无忌惮到了不知死活的地步。 “对。”林寻点头。 雪千痕刚要说什么,张铮已经不耐烦断喝道:“瞻前顾后,婆婆妈妈,一个不知死活的猎物罢了,值得如此谨慎?” 说话时,他踏步而出,身影散发出凌厉无匹的锋利气息,直冲云霄,威势一下子变得强盛之极。 “林寻,我之前说了,会亲自送你上路,现在,滚过来受死!”他大喝,声震九霄,远远传荡开。 “这张铮不愧是有着‘破胆剑’称号的绝巅人物,仅仅是这般风采,已堪称绝世。”极远处,许多旁观者眼前一亮。 “听说,天枢圣地核心弟子中,这张铮的战力足可以跻身前五之列!” “那林魔神虽强,可碰到和他同样踏足绝巅的张铮,只怕也要被镇压,毕竟,一个是泥腿子出身,一个是古老道统的传人,修为虽相同,可底蕴却是相差太大。” 窃窃私语的声音不断响起。 雪千痕又一次被张铮打断说话,心中愈发愠怒,脸色也变得冷冽不少。 他不再多言,张铮出击,倒也可以趁此机会,试探一下这林寻的底牌! 其他天枢圣地传人抱臂冷笑,他们可不认为,这林魔神会是张铮的对手。 或许,他曾在这些天躲过了一次又一次追杀。 或许,连半步王境中的顶尖人物文行舟也在他手中吃过大亏。 可这都不重要,因为出战的是张铮,一位踏足绝巅,杀伐果断的绝代天骄! 在他的剑下,同样饮过半步王境的血,并且还不止一个! 只是可惜,他们都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抱有和他们同样想法的厉战南,仅仅三拳就被林寻给诛了…… 这也是为何林寻要要在第一时间抵达北光城展开反击的原因,就是要趁他们还没有察觉反应过来时予以打击! “愣着做什么?怕死的话现在就跪下,我保证不会再对你动手,以免脏了我的剑!”张铮大喝,长发飞扬,气息愈发凌厉了。 “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林寻飘然掠起,来到虚空之上,遥遥看向张铮,气息平淡无奇,若天边流云般。 “同为踏足绝巅的人物,我自不会小觑你,但说实话,在我眼中,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张铮眸光如剑,气息肃杀,周身弥漫着凌厉的剑意。 锵! 一柄狭长而耀眼的血剑出现在他手中,剑锋如镰似的,呈现一种诡异的弧度,给人狰狞暴戾之感。 王道极兵——血玲珑! 此剑一出,张铮隐然有一种剑中大魔的风范,散发出令人几欲窒息的血腥杀气。 “那就让我看一看,你们天枢圣地传人的能耐吧,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林寻神色平静。 唰! 张铮动了。 一瞬间,仿若有千百个张铮同时出击,一道道血色剑意如狂风骤雨,自四面八方呼啸而起,密匝匝地覆盖了这片天地。 这里宛如在瞬间化作剑之炼狱,每一道剑意,皆殷虹如血,产生出锋利无匹的气息,将虚空轻易切割,撕裂开无数缝隙。 不少人都呼吸一窒,乱披风血魔剑经! 这可是天枢圣地的绝品道法,张铮甫一出击,就动用此法,显然正如他所言,他并未小觑对手。 “这家伙倒也谨慎。”雪千痕和玉宝宝皆暗自点头,同为绝巅人物,他们自然一眼就看出,张铮并无保留。 “这就是你的剑道?也不过如此。” 林寻神色如常,不闪不避,探手在虚空中一按,一片璀璨的火海铺展而开,一颗颗星辰于其中焚烧爆炸。 转眼间,铺天盖地而至的血色剑意被笼罩,而后焚烧熔炼掉,消失不见。 “不愧是林魔神,的确够强。”雪千痕他们眸子中闪过异芒,若是林魔神一上来就被镇压,反倒不正常。 不过,林寻能够这般轻易化解杀招,也是让雪千痕他们感到有些意外。 “怪不得他敢这般强势地来反击,原来是已经拥有这等可怖的战力,只是,他终究是一个人,今日又焉可能脱困?”顾云庭神色复杂,既震撼于林寻的强横战力,又为其处境担忧。 而在极远处,同样也有诸多修者在观战。 这可是两位绝巅人物之间的碰撞,无论孰胜孰负,已足以在古苍州境内引发一场大轰动。 “乱魔血河!” 震天的长啸声中,张铮势如剑魔,手中的血玲珑掀起一道千丈长的浩瀚剑意,劈杀而至。 这一剑,浩浩荡荡,一条剑气血河奔腾而至,浩瀚而磅礴。 恍惚间,众人都以为是地狱中的幽冥血河显现世间,令天地呈现出一种诡异而渗人的红色。 不少人都浑身一哆嗦,感受到一股扑面而至的凶煞之气,毛骨悚然。 —— ps:感谢童鞋“欧阳夏宝贝”的打赏捧场! 最近俗事缠身,有加更的心,没加更的时间和精力,童鞋们放心,若有闲暇,肯定会多更的。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